1. 首页
  2. 风俗非遗

小时候过年难忘的三种风俗,烧枫树柴,打糍粑,舞草龙

小时候过年难忘的三种风俗

烧枫树柴,打糍粑,舞草龙

关山听风

春节快到了,小时候家乡过年有很多让我最难忘的风俗,尤其是亲身参与过的,让我刻骨铭心,不能忘却。此文我介绍三种有趣的苗族传统习俗。

年三十夜烧枫树柴

小时候我做的家务最多的事情就是上山砍柴。那时候早晨上学前要砍一捆,放学后再砍一捆,保证火塘里有柴烧是我们兄弟义不容辞的义务。那时村里的小学给我们留出了足够的时间做家务,上午十点上课,下午四点放学。到了砍冬柴(苗乡习俗,指砍用来过冬的柴)的时候,也也就了深秋时节,父母亲特意叮嘱我们兄弟,要砍一些枫树柴回来,到了过年时候枫树就干透了,年三十烧枫树时火力猛,烧得旺。

年三十夜烧枫树柴是苗族村寨古老的习俗。据说枫树是蚩尤老太爷的桎梏变的,枫树又是祖婆蝴蝶妈妈居住的地方。年三十夜烧枫树是为蚩尤老太爷脱去桎梏,好让他与活着的子孙后代一样,自由自在地过大年,而蝴蝶妈妈在年三十晚随着枫树的燃烧,化作美丽的蝴蝶升上天空。

因此,我们还在深秋的时候,当我们扛着枫树柴回家时,就感觉过年的脚步正一步一步地向我们走来,我们这些小孩成了最早为过年做准备的人,也是最早期盼过年的人。

年三十夜火塘内枫树熊熊燃烧,一家人围在火塘边,白色的柴火灰一片片地从火塘内冉冉升起,在空中翻飞飘荡,这就是苗家人传说的枫树化作了蝴蝶妈妈吧,随青烟飞入天堂,庇护她的子孙后代。

父亲还告诉我们,年三十烧枫树,明年养猪就像风吹一样长得快,我们矮小的个子也会像春风吹的草一样长得快。虽然那时候父亲把我们成长与猪的成长相提并论,感到有点难为情,但除夕燃烧的枫树柴给了我小时候过年时的诸多梦想。

如今,年三十夜烧枫树随家乡火塘的逐渐消失而消失了。

 

打糍粑

 

腊月打糍粑,不仅在来年春节时可以当作礼品相送,也是来年春耕劳作时的午餐,村寨家家户户都当一件大事来操办,因此到了腊月下旬,一般是在立春之前,整过村寨因打糍粑而变得年味浓浓,香气袅袅。

打糍粑是一种力气活,是成年男子汉的专利。小时候我们只有看热闹的份,除了吃出甑子时香喷喷的糯米和刚出槽软软的糍粑,基本上插不了手。但打糍粑也有我们小孩子的功劳,那些蒸糯米饭的柴火就是我们从山上砍回来的,看到灶堂里跳跃的火焰,顿时有了一种成就感。

有时候,我也想去打一下,可打糍粑的锤杆太沉了,再加上槽内的糍粑粘着锤杆,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提不起来。这时候,大人就笑着对我说:“等你能打动糍粑的年龄,你就可以讨老婆了。”原来打糍粑和讨老婆有着密切的关系,那时候,我就想,快快长大吧,能讨老婆就能打糍粑了。

如今在农村,家家户户热热闹闹打糍粑的场景已经不多了,大部分的人已经用上了机械来轧糍粑。机械轧出来的糍粑,比手工打出来的糍粑更细腻更漂亮,谁还愿意使出蛮力去打糍粑呢?只是机械的运转把年味驱散不少了。手工打糍粑目前还有一些人家依然坚持,但这是古老的农耕方工与现代化在作最后的挣扎,机械化生产终究要取代人工劳作,这是一种因社会发展而无法抯挡的趋势。

舞草龙

正月里大人舞龙灯,小孩舞草龙,是我们苗乡春节期间的主要误乐活动。家乡一句老话:一条草龙赛过三条龙灯。说的是小孩舞草龙是一种纯真的龙崇拜,没有任何的功利之心。

腊月时,村寨的大人们忙着筹措资金,动手扎龙灯,小孩则忙着扎草龙。扎草龙就地取材,不用花钱。小孩无法插手扎灯龙,大人则总要帮小孩扎草龙。草龙身是小孩自己扎,不复杂,要么把稻草捆在一起,做成一把一把的,用草绳串连起来就行了。用草绳串联起来就行了。要么把稻草结成辫子形状的粗绳,要多长结多长,形成一个整体。扎好龙身后,用竹竿挑起来就行了。

然而,要把稻草扎成一条像模像样龙,关键是扎龙头和龙尾。我们自己也扎了,因工艺复杂,总是扎得不像,被大人嘲讽为蛇或蚯蚓之类的爬行动物。这时,在旁边观看的老人们就会有人站出来,手把手地来教我们。稻草在老人们的手里就像变魔术一般,龙头张开的大嘴,一排排的牙齿,长长的舌头,飘逸的龙须等等,惟妙惟肖,活灵活现。老人告诉我们,他们小时候也是从他们的爷爷那里学来的。古老的民俗文化,当年就是这样代代相传。如果现在农村小孩在正月有兴趣舞草龙,我们这一代人还是可以教他们扎龙头龙尾,但现在的小孩早就对这样的东西早已不感兴趣了,这种技艺在我们手里就要失传了。

村寨舞龙灯从年三十开始出灯,直到正月十五才收灯。舞龙灯是在晚上,我们小孩子也参与,但我们舞的是小灯,也就是给龙灯做配角和点缀。我记得,当年舞龙灯的时候,父亲花了一天时间给我扎了一只猴子灯。孙悟空拿着金箍棒立在灯笼之上,只要把灯稍晃动一下,孙猴子就不停地挥舞金箍棒,左右出击。其他的小孩也打了小灯,有鸟类、鱼类、蚌壳等,每盏灯做得都非常精美。舞龙灯我们小孩子是配角,跟着大人们走,他们将龙灯舞起来的时候,我们还得闪开到一边,以免碍事。

舞草龙我们小孩就成了主角。舞草龙都是在白天。舞龙灯锣鼓齐全,还专门有人吹军号,声势浩大。舞草龙什么打击音器也没有,只有各显神通自己想办法了。那时,我们把家里的铁鼎罐盖子当锣打,把破搪瓷脸盘翻转当鼓打,把两个小木锅盖当钹,还有的小孩提出家里的小铁鼎罐来敲,究竟代表什么,自己也搞不清,就是为了热闹。凡是能打击出清脆声响的东西都被我们用上,家里人对于我们拿出这些东西很宽容,从来不骂我们。至于军号,我们就用小水竹做哨子代潜,声音一样尖锐,很远就能听到。

在现在的人看来,我们这样一支杂七杂八舞草龙的队伍,实在是太搞笑了,但村寨的大人们没有丝毫的嘲笑之意,相反,他们对我们队伍怀着敬畏之心,对草龙怀有虔诚之心。

我们舞草龙的队伍也学着大们舞的龙灯“游团”,也就是到团寨里的家家户户的堂屋里转圈。每到一户,主人都要在堂屋内摆香案,点香烛,烧黄草纸,放鞭炮接龙,还要对着草龙头作揖,给龙头上红(系一块红布条),出门的时候,主人以鞭炮相送。这种接龙的仪式与晚上接龙灯没有什么区别。

草龙游完“游团”后,大人们让我们到田间里去舞龙,此时,家家户户拿着鞭炮为我们助威。我们小孩只觉得好玩,没有任何的想法;大人们则有想法,他们认为到田间里去舞草龙,这一年种水稻种植会风调雨顺、无病虫害,会五谷丰登。小孩抬着草龙在田间奔跑着舞一会儿容易疲倦,走一会儿就不肯干了,这时,大人们会接过我们手里的草龙,继续在田间里奔跑狂舞,嘴里还发出欢快的叫声。

到了吃晚饭时,团寨里总有几户热心肠的人家做好丰盛的晚餐等着我们,把我们当贵客来招待。

如今,舞草龙已列入邵阳市非物质文化名录,节庆时常用来做表演项目,但舞草龙已上升为大人们的活动,已与小孩子们无关了。

古苗疆那些事儿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