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邱盛登|父亲的鼾声 父亲的爱

世间父爱千万种,而父亲的鼾声给了我最深沉的爱。

小时候,我胆子小,八九岁还和父母同挤一张床。每次睡觉前,母亲总要提醒父亲不要打鼾。但提醒归提醒,父亲一旦睡着,此起彼伏的鼾声便响彻整间小屋,如雷鸣、如狮吼、如波涛,惹得我总是难以入睡。为此,父亲没少挨母亲的数落。

一次,外婆生病,母亲要去服侍,只留下我和父亲在家。晚上,一想到父亲的鼾声,我就心悸。似看出我心思的父亲一边吧哒着旱烟一边催我先上床睡觉。没想到少了父亲的鼾声,躺在床上的我有一种莫名的恐惧,翻来覆去睡不着,一会儿用被子蒙着头,一会儿又用数羊的方法来帮助自己入睡,不知数到了多少只羊,还是睡意全无。

我不禁想起父亲的鼾声了。

“大,快来睡。”我大喊父亲,一会儿,父亲开始打鼾了。这一夜父亲的鼾声似带着旋律,我第一次觉得父亲的鼾声如此悦耳、如此亲切,听着听着,便美美地进入了梦乡。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农村,电视如熊猫般珍稀,露天电影对人们来说,就是一道丰厚的视听美餐,但一向对子女严厉的父亲是不会允许我去邻村看电影的,只有在邱姓本家有喜放电影时才让我去看。每每同龄人自由自在飞也似地点着火把去邻村看电影,看完后几星期都津津乐道谈天说地,而我只能傻傻地当个听众,心里伴随着些许失落,内心的涌动淹没了父亲的严厉,叛逆的种子深埋心底。

记得在一个寒冷的冬天,邻村又放电影了。晚上我在灰暗的煤油灯下匆匆写完作业,装乖上床睡觉,静候父亲的鼾声,不出人意料,不一会儿父亲便鼾声如雷。我蹑手蹑脚地在父亲的鼾声中轻轻地拉开门,又小心翼翼地合上门,溜之大吉。看完电影,半夜已过,我凝神屏息猫到门前,静听一番,见鼾声又起,便踮着脚,和着父亲的鼾声幽灵般飘回床上。虽然紧张得要命,但却还在心中窃笑父亲的鼾声给我带来的乐趣。

第二天,父亲早早下地干农活去了,母亲也给我做好了饭,催我起床吃了快去上学。母亲告诉我,父亲在我昨夜看电影回来之前一直就没睡,更别说鼾声了……从此,我再也没有去邻村看过露天电影。

同龄人在东奔西跑的露天电影里长高,而我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和着父亲的鼾声中一天天成长,并远离家乡。创业的艰辛已使我很少回家,也很少有机会再聆听父亲那熟悉的鼾声,可那美妙的声音似天籁常常回荡在我的梦境,带给我无穷的幸福和遐思。

今年“十一”假期,父亲说腿脚不便,全身还不时疼痛,要到城里来做个检查,适逢妻子去省城陪读,四十年后,我再一次如儿时般和父亲共睡一房共躺一床。夜里我挨着父亲躺下,却只听到父亲微微的喘息声,往日熟悉的鼾声却怎么也听不到,我悬着的心难以放下,问父亲哪儿不舒服,父亲总是说没事,还一再催我快睡。

没有父亲的鼾声,我提心吊胆,彻夜难以入眠,父亲似乎察觉出什么。一会儿,父亲的鼾声又渐渐响起,但我分明感觉得到父亲今夜的鼾声和以前大不一样,既没有起伏更不像雷鸣……

我知道,为了让我睡个安稳觉,父亲又假装打鼾了。

但愿父亲的鼾声永远真切地响在我的身边,滋润我的心田!

作者简介:邱盛登,武冈市双牌人,1977年12月出生,2000年毕业于邵阳学院中文系,现为湖南省作家协会教师作家分会会员,语文报(初中版)特约编辑、通讯员、曾担任第九届"新世纪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特约评委。作品散见于《湖南教育》《邵阳日报》《邵阳晚报》《现代校长与管理艺术》《人民教师》《当代教育科研与实践》《湖南党建》《武冈报》《都梁风》等报刊杂志。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