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李逸峰 | 晋人笔法写清怀——刘建平书法浅识

沈尹默说,要论书法,先讲用笔。如果不知用笔,也就无从研究书法。用笔须有法度,故第一论笔法。笔法精通了,然后笔的运用才能自由。建平君是讲究用笔的人,我对其深研晋人笔法的实践颇为赞赏。

先是对小楷下过不少功夫。记得几年前刚见建平时,他的小楷与我同时见面,着实让我吃惊不小。我一直认为,一位想做大做强的书法家,小楷是其必修的功课。不在这一环节下功夫,没办法体会点画的精微与字法的巧妙。建平完全以锺王笔法写字,结体亦横向取势,故能古意盎然。落款署“慕晋堂”,这时候我大略知道了这慕晋堂主人的审美取向。古人说,取法乎上,仅得乎中;取法乎中,仅得乎下。书法与绘画等其他艺术门类不太一样的地方,就是绝对绕不过临摹法帖这一步。绘画可以写生,书法无生可写,唯一的方法就是学习前人。建平深谙法古之理,尤其对锺繇《荐季直表》、《宣示表》,王羲之《黄庭经》、《乐毅论》等小楷经典用功尤勤。加之他能明白学习古人重在笔法的领悟,即使是最小的一个笔触,他都尽量去再现,尽量去体会和实践笔触入纸、行笔、出锋的微妙动作。这样的学习是有效的。不几年功夫,他在全国的一些书法活动中就崭露头角,包括兰亭奖的入展也是以小楷的面貌出现的。

但建平是有追求的人。小楷的研习和磨练过程对于他后来书法艺术道路的拓展大有裨益。他将触角伸到了晋人行书与草书,这些魏晋新体书法正以日趋成熟的书写体系丰富着建平的笔法。一管柔毫在他的手中能上下翻飞,左右顾盼。笔法或隐或显,出入连接,笔势贯通,所谓“落笔结字,上皆覆下,下以承上,使其形势递相映带,无使势背”(蔡邕《九势》)。书法体势的建立首先在于笔法的娴熟。不理解毛笔的性能,不能很好地发挥工具的优势,书法应有的“奇怪”之势就不可能产生。

建平对于笔法的研究 下过很多功夫,但他深知自己对于书法的理解远远不够,为继续深造,建平赴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进行了学习。在那里,他的观念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原来停留在拟古的阶段总是出不来,现在面临的是如沃兴华、张羽翔、陈国斌、曾翔等各路书坛豪杰对书法尤其是笔法莫衷一是的观点和看法。一时间把个建平君弄得手足无措。但毕竟是有着很好判断力的学习者,很快他就发现了这些先生们的共同主张,那就是现代人对于书法的理解已经不能仅仅停留在复制古人的层面上,现代哲学思潮对于古老书法的浸润已是不争的事实。你必须重视现代视觉艺术构成对于书法艺术的改造,你必须关注书法艺术在现代生活中存在与发展的理由,你也必须接受笔法因时而异因地制宜的客观规律。笔墨当随时代是有道理的,但如何随时代,做起来太难。这一年的修炼,更新了建平对于书法艺术的思想与情怀,尤其对于晋人笔法在书法形式构成中的地位和作用认识得更加深入,对于笔法的继承与发展方面有了更加清晰的紧迫感。他的笔法既入晋人堂奥,又有当下时风,以更加熟练的笔法构筑颇有形式感的块面空间,脱去了许多迂腐之象,多了些清新的视觉效果。

慕晋堂主人,羡慕的不仅是晋人书法,更是晋人情怀。建平对于古人笔法的探求与实践,对于现代书法存在的生态环境的思考,都出于对书法艺术的热爱和关注,出于对自我生命价值的实现和追寻。这与魏晋人物的心怀是暗合的。人与物都很雅致,很清新。这在他的书法中能够看得见。当然,我更希望他在骨气与神采上多体会,多思考。也许可以通过读书,通过作文,通过游历,真正达到与古人相通,与自然融合。骨气洞达,神采焕然,是极诱人的境界,建平君是禁不起这样的诱惑的!
(李逸峰,1972年生,湖南隆回人。文学学士、佛学硕士、书法博士,中国社科院宗教学博士后。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甘肃省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甘肃省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甘肃省书法教师国培计划首席专家。现为西北师范大学书法文化研究院副院长、硕士生导师、书法学科带头人。)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