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记忆中的老油房

早些年前,因工作之便,我经常跟随粮油科技专家们到各县区去作考察调研工作,也常打听老油房一些传统手工工艺的事,去寻觅那老油房的踪迹,结果大失所望,或许是老油房消磨尽了岁月,已从人们生活的周边彻底退出,消逝得无影无踪。

传统手工工艺榨出的那些清油(茶籽油、菜籽油)香味,随着岁月的流逝似乎越来越让人回味,也在我思绪的深处慢慢溢香,那粘粘稠稠、褐黄澄澄、油香四溢、香气扑鼻的味道,犹如一种游丝缠绕着我那复杂的、沉浮的、不离不弃的情结。这些年来,老油房的影子,总是以这样的感觉和借口,唤起我那盘踞在脑海里的记忆。绵醇的、喷香的、怀旧的,飘浮的油香一股脑爬出我那生命记忆的节点。

老油房中的榨油主机“木龙榨”

老油房,就是用来榨油的加工厂房,如今人们把它称之为什么制油厂、酿造厂或某某公司之类的吧。在现代榨油器具和操作工艺没有革新以前,老油房里榨出来的油一直领衔主演着人们的一日三餐。那个年代,老油房主要是榨茶籽油和菜籽油。我们生产大队周边就有鸟啼冲、禧家坪、官塘湾等3个老油房。

在那个年代,我们农村里人总喜欢在“油房”前冠冕堂皇加上个“老”字,叫做“老油房”,也许是为了叫着亲切或有感情,更多是因为它深久的历史渊源。好长一段时期,农村里的人吃的植物油都是当地人民公社周边大队或生产队上的老油房榨出来的油。当然在城区或镇上周边也有这种老油房,多数是由政府粮食局下属部门统一管理的,每年粮食部门统征统购榨植物油的原料全靠这些油房加工制作,定量供应城市居民、工人、医生、教师、政府编制人员、所有吃国家粮的人们,按月凭定量供应的油票或购粮证,才能每月买得到一斤植物油。

传统手工工艺碾碎油茶籽的碾槽

这类油房比较陈旧,时间长久的有几百年,短一点的也有几十上百年的榨油经历。油房的设施比较呆板,通常都是一些木料、石料等做成原始榨油工具,比较粗俗、简陋、黑乎乎、油腻腻、滑溜溜的,看上去没有半点美感,当然更没有现代化气息。

老油房几乎都是建在人民公社的场镇显眼处,或者是伫立在村庄的中心位置,有3至5间房屋,分为里间和外间,里间用来储存榨油的原材料或摆放榨好的成品油,外间则是榨油的 场所,一座大木榨,耸立在房屋正中间;一口大大的铁锅,蹲坐在某一个墙角,一根烟囱连接着锅灶,然后伸出屋外,将一串串黑烟,送上青蓝的天空。外面,门旁边挂一简单的牌子,多以白底红字或白底黑字,上面写着“某某人民公社或某某大队油房”几个大字。在时间和油烟的浸染中,这些牌子的颜色渐趋黯淡剥落,那“油房”的字眼,就给人们一种油腻腻的感觉;有的干脆任何牌子都不挂,因为都是本乡本土的社员们,就凭房屋墙面上布满的油渍和油房里飘出来的油香味,也尽人皆知了。

在我的记忆中,无论是城镇中的老油房,还是乡村中的老油屋,一般都是坚固的老房屋,房柱、房梁又大又粗,到处油迹斑斑,乌黑乌黑的,仿佛在向人们诉说它有着久远的历史。

儿时在老油房玩耍

老油房里热气腾腾,炒熟的榨油原料和油的味道混合成了一种复杂的香味,构成了老油房的一种独特氛围,也氤氲着这种浓郁丰收情调,涂抹上了岁月、季节自然迷人的韵味。随着榨油季节的到来,家家户户的油瓶或者油罐里便装满了足够一年食用的植物油,听着这些植物油在锅里“嗤”、“嗤”的响声,真使人高兴。然而,榨油的季节又是新一轮生产季节的准备期。

可是,这些年我寻遍了湖南省永州市9县2区好多乡镇,至今也没有看到那笨重而又简陋的传统手工榨油房和工具了,或许早就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和古朴乡村的生活空间。

消失的传统手工木榨油房

在乡间村镇,老油房的运作方式,自然是农家作坊式的。所以,一座老油房,并不需要很多人劳作,最多10个人就够了(分两个班,每班3~5人)。多数时间,你见到他们,总会看到他们那样不紧不慢地做事,淡定、从容,似乎很悠闲,他们是以一种悠然的方式,将某一种含油脂的植物变成人类不可或缺的滋养品。

我喜欢那种看上去极其笨拙而原始的榨油方式,从中似乎能看到时间深处人世的烟火,看到人类的某些更为朴拙的美感、美质。传统手工榨油机,简单得让人感到某种简陋的担忧。老油房的榨油“主机”是一根粗大的“油槽木”,长度在5米以上,直径不能少于1米,树中心凿出一个长2米,宽40公分的“油槽”。油饼做好后装进榨槽里,在油槽侧加入大小厚薄不一的木楔,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开榨了。

烘烤油茶果

人民公社那些年月,我的父亲是公社草席厂和社队企业的管理员,每到榨油的这个季节,就会到那些老油房去蹲点,为各个老油房添置一些榨油的工具。那个年代,老油房是属于集体的,农闲季节,各个生产队就抽派年轻力壮的强劳力和有打油经验的师傅组成打油队,轮流去老油房打油,打出的油按比例交送粮油食品站,余下的按各生产队人口定量分给或卖给本队社员,供日常生活用。父亲每次去榨油房时,童年时期的我,就会跟随着去玩耍,也因此得以常到老油房去了。

听父亲说,从冬季到来年过年前,便是榨油的黄金季节。在那个多磨岁月里,很多人家锅里都等分到油后好过年。秋天,刚收下储藏在仓库或保管室中的榨油原料,都要经过一段存储回潮出油率才高,干燥很了的加温蒸炒油质好,但出油少;水分过多的,油料物就会变质,榨出来的油不好。立夏之后,一些油料物就会出现泛油现象,出油率则会降低。最好是冬春季节,秋收的油料物经过“冬眠”,水分饱和散失了,精华也就沉淀了,不仅出油率高,而且油质特别好。所出之油,色纯、味正、脂香浓烈。所以,那个时候,人们喜欢于冬春榨油,一是劳作的人们农闲了,二是榨出的油正好过年用,接替那断粮缺吃的二三月,仿佛成了那段历史铁定的生产生活规律。

童年时期到老油房去耍,特别喜欢去搬这弄那,当然也就少不了被大人们叫骂和恐吓。但我却特爱老油房散发出的油香味,和迎面而来的清新撞击声,空气中就弥漫着一种特别的味道,一种自然和生活纠结难分的缠绵与醇和。记得在公社旁边的村子里,就是一家有名的老油房,在老油房的前面有一条宽不过3米的小江,这给油房取水提供了极大的方便。老油房后面,是一丘丘的油菜地,油菜花儿开得清香四溢;隔在中间的水稻田里,泛着一波波水汪汪的皱纹,还有那犁过后的软泥巴露出水面,好象是在倾听和捕捉人们春天的生活气息。

我喜欢老油房那种香味,那香味充满着古朴、纯正、悠长的粮食味道。我喜欢看那种打油的过程,准确地说应该叫“压”或“挤”油。那种过程虽然简单,但却有着某些精微的东西,引发你去思考生活中的某些现象,或者某种事物产生的过程,这个过程,简单中蕴藏着一股缓慢的劲力,悠悠的,走向深远。

来源:隆回民间文艺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