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校园文学 洞口县文昌学校作品专辑

洞口县文昌学校作品专辑(一)

指导老师:刘永中

树下的牵挂

1801班   刘菁

姥姥家门前的那棵橘子树,是我一生的财富。枝条向四周蔓延,形态各异。到了秋天,那老枝条上抽出来的小枝条上挂着一颗颗果实:青的、黄的、青黄相间的。虽然那些橘子大部分是酸酸的,但它们在我心里却永远是那么甜——它们会哄我、骗我一生,我知道,但我乐意。

看着天上北归的雁阵,走在乡间的烂泥小路上,听着不知名的鸟儿们嘹亮的歌声,我沿着小时候的足迹,向一座无人居住的小木屋走去(那是我外婆的老家,她们早已搬到新家去了),远远地望着屋门口的那棵老橘子树,老树老态龙钟,树根上瘿瘤凸起——足够知道它有一大把年纪。我又望一望那毫无声迹的客厅,脑海里浮现出小时候的一幕,姥姥露出慈祥的笑容,朝我喊着:“菁,嗯累嘎(你来了)!”此时我的腿不由自主地朝前走过去,可我停止了——那小道上长满了半人高的杂草,我惧怕草里有蛇,不由自主地朝后退了几步。当我再望了望那客厅,空无一人。我恨不得给自己两拳,为什么要退缩?

多希望姥姥的去世是场梦,可这是真的……

还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去姥姥家,不是一到门口就刷存在感,而是偷偷地绕小道,然后静悄悄地躲到姥姥背后,突然大叫一声:“嗬!”当然,可能吓不到姥姥,因为她在米寿之年,耳朵和反应必然有点钝,有时还需要喊几下。而每一次我绕小道走到姥姥背后,都会经过那棵老橘子树,有时我还要在树后躲一下。每一次姥姥被我吓到时,她都会说一句话:“嗯哥各炒蛋(你这个调皮蛋)!”而我当时傻乎乎地笑着,您也笑着,就这样笑下去……而我的计划失败时,您则狡黠地笑着说:“哈哈,气哦情刀嘎吧!(哈哈,被我捉到了吧)”我就会假装生气地捶您背,您还在笑着,假装生气要打我,我转身就往橘子树上爬,站在橘子树的粗大枝丫上:“来抓我呀,来抓我呀……”你瞧着我那挑衅的眼神,还有那故意做出来的鬼脸,听着我那狂傲的语气……您仿佛全都不在意,而是担心地喊:“快滴级哈来,慢急要透哈累哥(快点下来,不然会掉下来的)!”我这才得意忘形地爬下来,走向房间看电视喽!

橘子树见证了这一切,橘子树,你还记得吗?请你播放一遍……

秋天是个丰收的季节。当橘子树上大部分的果实变成了金黄色的时候,放学归来的我便会便兴高采烈地冲到橘子树下,麻利地爬到橘子树的高处,越高橘子越甜。当我够不着的那橘子时,您便递给了我一把钳子,语重心长地说道:“莫要刺嘎办不涛哥司情,要晓得行求帮助(不要自己一人做自己办不到的事情,要晓得寻求帮助)!”我似懂非懂的应了一句。

冬天是个寒冷的季节。家门口的橘子树及空地上铺上一层银装。我穿着大棉袄跑到空地上,拾到雪,揉成一团,做好架势,瞄准一根橘子树树枝砸过去,嘿,中了!突然,您呵斥道:“莫吵,快滴累搭火(别吵,快点来烤火)!”而我也只能灰心丧气地来烤火。

我读小学的时候,常在橘子树下写作业,您总会趁机检查我的作业,您连小学都没上过,字也不识几个,可您那认真的眼神,却总让我担心有哪个差错会被你发现,写作业也不敢三心二意。还有您看电视时,有些字儿不认识,你会问我那是什么意思,有时我不耐烦地道:“我不知道!”您则在竭力思考,看着您那专注的眼神,我心中羞愧,您却没有一点责备之意……

我的姥姥享年90岁,一辈子就生活在这小镇上,她活得朴实,像那棵橘子树一样。如今,那棵橘子树还健在,姥姥,你也一直都在,是吧!

原谅我第一次为人子女

——致我亲爱的父母

1801班  刘阳

嗨,爸爸妈妈,你们好吗?正式认识一下,我是你们的女儿。

我不记得我小时候到底是怎样的了,总归是和你们不亲近,也不会像今天这样同你们说心里话。

可能是大了吧,看待问题的方式不同了,眼中人也不一样了。

我不是个喜欢矫情的人,不会说什么矫情的话。我知道我有许多地方做得不好,我也知道我会做一些让你们失望的事。总归是不想的,但又拿它有什么办法呢?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请你们原谅我的调皮,原谅我第一次为人子女。

其实,爸爸,每次你同我讲道理的时候,我都有在认真听的。我只想同你说,你说的道理,我都懂,并不需要你苦口婆心的组织语言,同我讲思想教育。你总是说我这做不好那做不好,可是没关系呀,人总归是要独立的嘛!我想请您,等我长大好吗?那些道理的含义,我都知道的,但并不是你说了,我就要去实现呀。那些道理的实现,总要经过教训的沉淀,时间的见证。您的苦口婆心,会在无形中在我的心上划上一下,会让我觉得痛苦,觉得不耐烦。所以,放开手,让雏鹰学会展翅好吗?

我不知道怎样做好您的女儿,但我也在摸索。我会尽力去完成你的期望,尽力去成为你心目中的女儿。

妈妈,你是否又学会了一支新舞?哈,你知道吗,在暑假之前,我不怎么了解你,请原谅。在那之前,我把我想说的话深深的埋在心里,不会与你开玩笑,甚至不怎么用欢快的语气同你说话。不过,那都已经是过去了。这个暑假,是我对你了解的分水岭。现在,你对我来说,是一个大小孩,这使我常常忘记你是个长辈,与你开没大没小的玩笑。但,妈妈,在你心目中的我是怎样的呢?不管是怎样的,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用别人家的孩子来与我对比吗?你在同我说别人家孩子的时候,我就会觉得,你是怎样怎样的嫌弃我,我是怎样的差劲。我真的不想知道别人家的孩子是怎样的,我做好我自己就够了,不是吗?妈妈,你应该去多了解一下你的女儿,其实,你的女儿真的不差。

我想知道,你们是否小心翼翼的在做着“父母”这个角色呢?因为,我也在小心翼翼的做着“女儿”这个角色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放松一下吧,做个朋友是不错的选择。

我不想在面对你们的时候不自在,也不想再把话独自揣心里。

我想同你们做朋友,真的。

爸爸妈妈,原谅我第一次为人子女。

给弟弟的一封信

1501班  刘芷娴

小子:

早就想给你写封信了,却又无从下手,不知写什么。近些天,看着你那淘气的样子和一天天俊朗起来的面部轮廓,不如就今天吧!

在你还是一个细胞的时候,妈妈就告诉我,你呀,就是专门为你姐姐我而生的。为什么?我告诉你:No why!也许就是这段对话,奠定了你被我欺负的使命。

你还在妈妈肚子里,八个月大的时候,妈妈做B超回来。嗬,我从那张四维图上看到了什么?你猜!

那是你清晰的五官,你闭着小眼,双手微举,似乎在摸索着什么。

我当即笑出声来,不觉将脸贴在照片上你的小脸蛋上,似乎感觉到了你那与我最相似的血液。

2017年2月8日早上10时10分,我清晰地记得那个时刻。一声啼哭,划破了天边的乌云,霎时间,阳光普照,那是我一生中最宝贵的时刻!莫名的,我就成了七斤六两的你的姐姐了。

在充满消毒药水味的病房里,你躺在小床上,半闭着双眼,是在偷偷观察着周围的人吧?我小小心翼翼地凑到你身边,你真黑!“别是抱错了小孩儿……”我嘟啷着。你却似乎听懂了,睁开大眼睛看着我,我欣喜极了,忍不住伸手捏捏你的脸,可你却开始“哇呜哇呜”地叫。爸爸立刻转过身来,一边柔声哄着你,一边瞪着我。

嗯……惊讶的我仿佛掉进了宫斗剧中……

转眼,你五个月了,妈妈给你换上了一套轻便帅气的短裤衬衫,胖嘟嘟的,越发神气。你也会爬了,经常我一不注意,你就不见了。一秒惊慌过后,你总在家里的某个角落咯咯笑着。小子,是在嘲笑我们的惊慌吗?

在我看来,你也有缺点。你唯一的缺点就是爱哭,一哭起来就天崩地裂,暗无天日,家里就会被你闹得鸡犬不宁。因为爱哭,你在六个月时换上了“疝气”(小肠下垂)。你只要一哭,病就会发作,反复不断。

因为病痛,你撕心裂肺,你可知道,姐姐又有多痛彻心扉?

你最终要动手术。手术前夜,我躲在被子里哭了一整夜,你还那么小啊!

手术后,你的头上绑着消毒纱布,难得安静地躺在妈妈怀里,一动也不动。我轻声叫你,你抬头,竟虚弱地扬起嘴角,并伸出双手,我立刻轻轻地将你搂在怀里,泪水却决堤似的奔涌而下。一片朦胧之中,你懂事的伸出小手,将我的泪水拭去,视线明朗起来,映入眼帘的是你那熟悉的笑脸。小子,是在笑我的软弱吗?

小子,能让你成为我的弟弟,我真的很幸运,这是老天在眷顾我吗?

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我一早睁开双眼,你和阳光,都在。

不仅如此,你将会是我的唯一,而我,也是如此。

对吗?

你的姐姐

2019年10月20日

爱无声

1801班  肖 婷

如果我没有记错,我已经有10天没有仔细地看过你们了。

也许,你们还不知道吧,当然,我也没有告诉你们,怕你们担心我没有好好休息。2月13日深夜,你们已经熟睡了,尽管躺下还不到10分钟。我偷偷溜到你们房间,静静看着你们。

是的,和其他父母没什么不同。头发不再柔顺,里面还藏着一些白头发。脸也不算粗糙,但肯定的,不再光滑了。仔细看看,妈妈脸上还有些斑,细纹也悄然无息的爬上了眼角。爸爸,真的,每当我静静看着你时,眼泪就准备好夺眶而出了,但我又不得不把眼泪挤回去,遮掩刹那间的脆弱。爸爸今年37岁,可是看上去,却是47岁模样。也许有些夸张吧,但脸上深深的皱纹,就是饱经风霜的证据。说他47岁,也不为过。

爸爸最关心的是我的学习。我记得,小学时候,每次考试之前,爸爸会恐吓我:“考不到第一名,你就别回家了。”可从三年级开始,我绝大部分考试都是二三名。难道我考不到第一名,您就真的不让我回家吗?怎么可能?无非是想我努力学习,以后生活轻松点。考第一名那次,爸爸很高兴,接下来的几天里,都没有怎么批评我。我却想考二三名,听上去很奇怪吧,但至少,他能和我多待一会,虽然我是二三名,但看到奖状时,爸爸的嘴角总会不自觉地扬起,眼角的皱纹也会更加明显。可转眼,爸爸就会批评我太懒,不够努力。也许这些话听起来很烦,但以后,可能想听,他们都不会讲了吧。

妈妈总说爸爸不爱干净,衣服裤子不是破个洞就是到处有泥巴。但说这句话的时候,内心何尝不是心疼呢?下雨天,雨水无情的打在身上,出太阳时皮肤总是会被晒伤。有时,爸爸会去别人家里修空调,身上总会很脏,但每天都会回家。这并不是他的主要工作,他去凤凰或邵阳时,我们就可能半个月见不到他。如果这样,修修空调有什么不好?能回家,不用日晒雨淋。爸爸的皮肤很敏感,长时间晒太阳是不行的。日子可以不富裕,但人一定要健康;生活可以不顺利,但家庭一定要和睦。

我又将视线转向妈妈,一个母亲在家庭中也许是最累的人了。

妈妈的眼睛一直有点血丝,是的,一直有。幼儿园的小朋友、我、弟弟还有这个家,都需要妈妈。有时,妈妈还要帮爷爷给人家办酒席,很少有休息的一天,可能压根就没有,可她从不抱怨。

他们是独一无二的父母。我想快快长大,这样,他们就不用那么辛苦了。我又怕,我长大了,他们就老了。父母的爱,就是这样,没有华丽的言语,可你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愿时光放慢脚步,愿你们有大把的时光让我守护。

爸爸妈妈,等我长大!

很重要的事

1501班   谢杏彤

“好痛!不、不要打我!”邓沅边跳边叫。三姨咆哮道:“昨天刚刚骂了你,叫你不要玩游戏,你还搜游戏。”“不,我没有!”邓沅的眼神看上去坚强、刚毅还有一丝倔强,使我都有些相信他。“你还不承认是吧!我一进来就看你脸色不对劲,看看,这是什么!”她把手机屏幕放在他爸眼前,经过一家人的狂风暴雨,邓沅支支吾吾地承认了。

“好啊!”三姨夫拿起拖鞋不断往他身上抽,边抽边说,“我叫你嘴硬……”邓沅只得边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边用手挡肉。打完后,三姨又说了一段极伤人的话:“你现在玩游戏,长大以后就只能去街头要饭。我平生最看不起的就是乞丐!唉,你要是不读书,现在就给我辍学,我是不会养你的!养你还不如养一条狗,一点回报都没有!”邓沅又抽泣了一声。我知道三姨说这样的话其实也是希望邓沅少走弯路,是爱他的一种表现,只是偏激了些。三姨这种爱的方式邓沅从小感受到大,但他从来不觉得他妈是爱他的,他甚至觉得他妈当时根本就不想把他生出来;他爸平时根本就不管事,不打不骂有时还溺爱,偶尔心情不好了,恼到了就下手重的很,最终受伤害的永远是邓沅。

我和邓沅说,你可以尝试和你妈沟通一下。他回答道:“你想多了,我跟她沟通?我还想多活几年呢!”当时他妈听到了,一脸失望地离开了。他们身为母子却形同陌路人,互相看不到对方一点好,如果没有改变而是默默地发展下去,他俩关系只会越来越差。

有时三姨也希望自己和儿子的关系好一点,所以她愿意为了儿子身体健康去苦学了中医。可邓沅只看到他妈不让他干这不让他吃那,没有感受到三姨对他的爱。

其实邓沅也想让他妈多开心一点,于是经常蹿到她面前开玩笑,讲笑话,可三姨只是总觉得他很烦,看到他蹿过来,手会摆两摆把他呵斥走。

他们互相感受不到对方爱自己的方式,所以说,沟通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指导老师点评:亲情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之一,这几篇精选的学生习作写的都是亲情。刘菁同学《树下的牵挂》表达了对姥姥深深的思念,以景写人,托物寄情,文笔较成熟,善用方言,让人倍感亲切。刘阳同学的父母长期在外务工,因为疫情原因,她春节也未能和父母团聚,她和父母最多的联系方式就是手机通话,她的《原谅我第一次为人子女》有着对父母的思念,更表达了对理解和沟通的强烈渴求。刘芷娴同学感情细腻,用朴实的语言把对弟弟的爱表达得淋漓尽致,这就是血浓于水的姐弟亲情。肖婷同学性格内向,但内心非常敏感,她深深体会着父母的辛劳和不易,“爸爸妈妈,等我长大!”,若她的父母看到,一定会非常欣慰。谢杏彤同学的《很重要的事》,从侧面描述了一份非常紧张的母子关系,值得所有的父母孩子反思。

刘永中简介:湖南省散文学会会员,洞口县作协副秘书长,高级教师,洞口县第三届名教师,在《星星诗刊》《散文诗》《新湘评论》等刊物发表散文、诗歌、评论100余篇,指导学生参加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获一等奖多次,辅导学生在《初中生》《作文》等杂志发表文章30余篇,编辑有40万余字的班报合集《如果时光会说话》。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