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李自健 | 画笔亦可如刀如剑

人间四月天,路上的风景正好,天上的太阳正晴,最是春游好时光。今天带您走进李自健油画背后的故事之三,了解李自健美术馆镇馆之宝——巨幅油画《南京大屠杀》背后的故事。

《南京大屠杀》李自健作

画笔是用来描述美好的。画内心的真情,画世间的善与美。但有时,画笔亦可以如刀如剑,刺破谎言与阴暗,传播历史真相。

巨幅油画《南京大屠杀》最先创作于1991年。彼时,李自健居美国。因为获得爱国僧人台湾仰光寺星云大师资助,他已摆脱初到美国的窘境,在洛杉矶一处幽静的院子里安心创作。

一天晚上,亦师亦友的星云大师和他谈及自己的生命历程,讲到1936年12月,日本侵略者在南京烧杀掳抢,他在南京做生意的父亲与家人失联,母亲带着12岁的他从江苏乡下辗转跋涉到南京城里寻找父亲。父亲的店铺已经烧毁,只剩断壁残垣,而街头满目疮痍,尸横遍野。焦虑无比的母亲牵着懵懂的他在一堆一堆的尸体中翻寻。那些尸体有的砍头,有的破腹,有的鲜血淋漓,有的已发出腐臭,被好心人大略收殓了一下,横七竖八地堆在一起。母子一路惊恐、悲伤、无助,寻找多日,一无所获。星云大师说:“那种悲惨,我终其一生都难以忘记!……出家人本该超越世俗痛苦,但这些,事关历史真相,事关民族苦难,而时至今日,日本仍有某些人还在千般抵赖、遮掩,甚至撒谎南京大屠杀根本不存在。我作为见证人,应该告诉这个世界真相!历史不可忘记,不能重演!”他叮嘱李自健,

你要画一幅这个题材的油画出来,告诉世界真相。 李自健一边寻找历史资料照片,一边构思。但美国关于这方面的资料少之又少。仿佛世界只知道奥斯维辛死亡工厂,不知道南京浩劫。李自健更感到责任重大。他发动国内亲友收集有关南京1936年的资料和图片,复印或拍摄后寄到美国,不能邮寄的资料就通过长途电话口述,他边看、边听、边在草图上勾勒画面。李自健打算用足够的篇幅来再现历史,油画分三联,左联是两个日本军人在砍头比赛完后拭刀狞笑,右联是哀伤的出家僧人在拖收尸体,中联则在堆积如山的尸首中,一个从血泊中爬起的幼童惊恐嚎哭。尸山后面则是硝烟滚滚的中华大地,鲜血流淌的长江之水。 李自健用80多个日日夜夜,废寝忘食投身创作。创作中常常悲从中来不可自抑,他不得不终止创作,播放一些舒缓的音乐来平复自己的伤痛。精神的痛苦和肉体的辛劳,令他一下暴瘦了十多斤。待画完工,他邀请星云大师过目。当画展徐徐展开,星云大师一动不动伫立画前,久久不发一语,眼角泛泪。李自健忐忑不安地问:“您觉得还行吗?”星云大师深吸一口气,平和地说:“你画得很好!我见到的就是这样尸堆如山,就是这样悲惨。你创作用了心,我要谢谢你!”。

李自健老师正在创作 在星云大师的支持下,李自健携《南京大屠杀》等百余幅作品,以“人性与爱”为主题,巡展世界六大洲,环地球三圈半,在三十多个国家与地区进行了72次公益性的巡回个展。 《南京大屠杀》震撼了世界爱好和平人们的心灵,同时也让日本右翼势力又恨又怕。在巡展中途,多次受到日本右翼势力的百般阻挠和人身威胁。但李自健无所畏惧地坚持巡展,坚持宁肯撤展也不撤画。  1999年,李自健在巡展途中,意外遇见《南京浩劫——被遗忘的大屠杀》作者、华裔美国学者张纯如女士。令李自健无限感慨的是,在美国出生,在优裕家庭环境中长大的柔美女子张纯如,竟以壮士般的勇气和对历史探索的坚定决心,亲赴中国、日本、欧洲实地采访大屠杀幸存者,查阅巨量文献、档案,以无可辩驳的实事向世人、特别是向欧美世界展现了日本侵华屠城南京犯下的滔天罪恶。两人在巡展现场相谈很久,彼此充满敬意,并且互相鼓励: 哪怕用生命作为代价也要让南京大屠杀这一历史不被人无视,不被人遗忘,更不被别有用心的人抹杀。 这次见面,坚定了李自健携《南京大屠杀》走遍世界展览的决心。 当2000年,星云大师联手画家将这幅巨画捐给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后,画家觉得《人性与爱》巡展不能缺少这一重大主题材,要以历史的伤痛谴责战争,以民族的苦难呼唤和平。 2003年画家重画《南京大屠杀》,随后将其加入全球巡展作品阵容中,继续以画载道,向世界发出声音。  2013年中国国家博物馆决定永久收藏《南京大屠杀》,将其与《开国大典》油画并列陈于中央大厅。 2016年画家为自己在家乡长沙创建的李自健美术馆再次重画了《南京大屠杀》,而今这幅巨作成为美术馆的镇馆之作,带给无数观众心灵的震撼与沉思。

作者 | 成小潇

音频 | 吴婉沁

来源 | 湘江早报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