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宝庆风情】花瑶,一支像黎明般美丽的古老部落

一路山风一路歌,达观坚忍的花瑶山民定会创造出自己辉煌灿烂的明天!

花瑶,一支像黎明

般美丽的古老部落

老后  摄影  撰文

湖南隆回县境北部高寒山区一个叫虎形山的地方,群山巍巍、绝壁重重、古木参天、沟壑纵横。每当飘渺的雾霭悄然散去,总总似有团团火样艳美的山花在绿野流动,伴和着啾啾鸟语,洒一路朗朗笑声,弥漫出多情的山歌……

在这茫茫的大山深处,居住着一支奉黄瓜、白瓜为生灵的古老部落。因为他们的先祖在悲惨壮烈的历史演绎过后,幸存的青年男女机敏地钻进密藏的黄瓜、白瓜棚,终而躲过灭绝种族的追杀,逃进莽莽山林。砍山筑巢,刀耕火种,顽强地繁衍生息,至今七千余众,世世代代都自封自闭在他们赖以生存的特殊山寨里,忠实地承袭着他们先祖最最古朴、纯真、鲜活、地道的民俗、民习与民风。

如今,这一座座与现代文明相距甚远,却神迷兮兮的寨子,犹如颗颗璀璨的珠翠,依然稳稳当当地镶嵌在虎形山一带的崇山峻岭之中。

当属何宗何族?几被世人和史料所遗忘。有说属苗,却无苗民的点滴印痕。说其是瑶,可他们从来就不曾知晓瑶家鼻祖“盘王”,也不曾有过什么“盘王节”,甚或和拥有三百多万人口的瑶族大家庭,几乎没有任何共同的特点。只是,在早年的民族认定中,还是将这支独特的古老部落,圈在了“瑶族”的范围里。且以其惊人的族群意识和对生存环境的特殊认知,建构起了他们独特的生命密码与原生的艺术品格。

这是一支特别爱美的民族。男人们着装潇洒随意,头缠黑白相间的方格头帕,倍显英俊;女人们则个个着装艳丽绝伦火辣抢眼,从头到脚都是花的世界、色彩的海洋。她们身穿镶着红布边缀着红布扣的岱蓝色对襟长衫;下着艳素相融的挑花裹裙,腰缠层层叠叠五颜六色的腰带,头上配一个由红黄相间的花带精心编织而成、状似倒扣斗蓬的火红头巾,后面再吊上一支支长长的彩须,煞是好看,倍显妖娆。随着他们娇美的身影闪动在那绿意葱笼的山野,远远望去,俨然束束耀眼的山花。于是,我们便誉其为“花瑶”了。

如今,这支瑶族同胞中自称“唔奈”的古老宗支——花瑶,逐渐进入了社会的视野,诱来世人关注的目光。

花瑶地处偏远闭塞的高寒山区,少与外界往来。虽也早已和当地汉民和睦相处,至今却仍忠实地承袭着他们先祖最最古老、纯贞、新奇、怪诞的民俗与民风。寨子里疯狂圣洁的婚嫁习俗,繁缛热烈的诞生礼仪,神奇诡秘的原始宗教,多情撩人的山歌情歌,以及他们与生俱来对山石和古树的崇拜等,使得这崇山峻岭中的花瑶山寨,一直笼罩在神秘兮兮的氛围里。

花瑶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有大气的山川、摩天的石瀑、奇异的巨石、成群的古树、浩瀚的竹海、神秘的峡谷、灿烂的溪河,一幕幕满溢野性的瀑布,一串串状若仙湖的水潭……

这是一方难得的尚未被现代文明侵害的净土,这就是我心中圣洁的“香格里拉”。

为了追寻和记录这支鲜为人知又独具民族个性的古老部落,我先后300多次去四百公里而外的花瑶山寨采风,其中就有9个春节是在冰雪茫茫的瑶寨度过的。足遍那里的每一个山坳、村寨,熟悉那里的每一户民舍、人家。甚或哪个寨子有几棵苍老的古树、有几尊奇异的巨石,都印在了我的心海。我常和他们同吃一鐤饭、同睡一张床,且和着他们的心律,一起感受普通人生历程中的喜怒哀乐。间或又携同老伴朱春英一道奔走瑶山,以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侧面,将这个部落的生活习俗、文化形态和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等,不断地挖掘、记录和整理。我深深爱着这支山样坚挺而又朴实、憨厚的民族,珍爱这个十分珍爱本民族古老遗传的原生态部落。

我清醒地意识到,要让这支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继续代代相传,是越来越艰难了。社会迅猛发展的车轮,迟早都将无情地辗过这片如同月亮一样静谧、神迷、圣洁的土地。为了探寻这支古老的部族,数十年来,我一头扎进神秘的花瑶山寨,默默地游走,用心去考察。日晒、雨淋、风吹、霜打、冰冻,遇歹徒、被狗咬、遭蛇追,好多回差点连命都搭上……    

一晃40年,我就痴痴地只做这一件事,永远都在行走中,且唯有付出,莫言回报。

为了探秘花瑶文化,我倾注了大半辈子的心力,啃过无数难以言表的苦头,付出过太多真挚的情感,也一直在变着法子不断地为花瑶、为花瑶文化、为花瑶民众放肆呐喊,虽然声嘶力竭,却是无济于事。在历史车轮轰隆隆的巨响中,我太渺小了!

(老后潜心于追寻神秘古老的花瑶和独具特色的花瑶文化,一晃四十年,永远都在行走中,且只有付出,莫言回报。朱春英 摄)

就在我的心迹尚还未被完全辗碎之际,把长年积淀珍藏的大量图片资料,小心翼翼地筛选,佐以朴实的文字,用一个个专题的形式整理集结成稿,发往四方,以期用文化的眼光和膜拜的心态,为“花瑶”这个独特、善良、坚忍、达观的古老瑶族宗支,留下大量珍贵、鲜活、真实、永恒的历史身影。

尽管,外部的世界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代通讯和传媒亦不时地把海量的信息传送到了东西南北偏远的山寨。然而,朴实的花瑶山民却依然如故,日复一日,默默坚守着先人历炼过的生存法则和生活轨迹,优雅而缓慢地稳步向前,也不时地向世人昭示着自己独特古老、神秘而极富魅力的文化传统。

我且悄然感受到了,久经历史磨砺、饱经生活苍桑的花瑶同胞,终也冲破曾经的社会世俗,纷纷扬起头颅、挺足胸膛,满溢出久已失落的民族自信心来,我便倍感欣慰。

一路山风一路歌,达观坚忍的花瑶山民将以其特有的勤劳与智慧,融合在祖国祥和美好的大家庭里,定会创造出自己辉煌灿烂的明天!

作者简介

老后(本名刘启后),湖南隆回人,77岁,民间文化专家 著名民俗摄影家 作家。曾荣获:  全球华人文化领域最高荣誉“2014十大中华文化人物”、全球艺术家联盟“摄影终身成就奖”、CSR中国文化奖2015杰出贡献人物、全国非遗保护十大新闻人物、全国传统村落守护优秀人物、全国最美家庭荣誉得主、湖南非遗保护十大杰出人物、湖南省十大道德模范人物、湖南省首推八大“新乡贤”人物、湖南省影协最高荣誉“主席特别提名奖、中国艺术摄影学会“盛世群星”称号。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