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晓风拂面 · 亮节清心 | 范晓亮书法艺术

| 范晓亮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高级培训师

湖南省书法家协会理事

湖南省书法家协会教育委员会副主任

中南大学客座教授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客座教授 书以载道  正大气象  ——范晓亮书法评论 文/鄢福初 十五年前,因书艺与晓亮结缘,那时候,我在娄底,他在邵阳。十五年来,虽未能常与晓亮衔觞而泼墨、举笔而赋韵,但我一直关注他。二十余年来,晓亮潜心书道、以古为师、不断进取,已具有较强的书法创作能力。2013年底,他与陈文明在岳麓书院举办“心迹双清”书法联展,后又相继在东莞等地成功办展。   据我所知,晓亮走上书法之路,缘于幼年深受其父亲影响,由唐楷而入书门,后入师范学习,又转益多师,使其对书法之认识更上层楼。二十多年来,他不仅认真临习中国各个历史时期具有代表性的法帖,而且对古人的书论和今人的书法文章,进行了较为深入的钻研,不仅如此,他还广泛交流,四方求学,开拓视野,渐成风格。 中国书法致用而竞美,是一门独一无二的艺术,实乃中华文明之瑰宝。历代精英,力耕砚海,世世相袭,代代相传。今人从事书法艺术,须得溯本追源,以古人为师,勤奋临习,稳扎基本功夫,深悟其中奥妙,再融会贯通,方可成就书家气象。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若不勤于临帖练习,不勤于思考探索,不勤于书山探路,不勤于四海求知,不勤于读书学文,难成书家矣!   书法之精神,非勤不能入其门,非古不能正本,非悟不能有成。晓亮习书,与古为徒,以临帖为日课,无论寒暑,坚持二十余年毫不动摇。其书法,根植传统,结字严谨,工中见妙,布局谋字,浓淡得宜,整体协调。观其笔法中锋行笔能见其迹,提按转折能得自如,线条爽利而不乏弹性,似侠客挥铁臂舞利剑,行云流水,潇潇洒洒,自由自在。其结字,更是气韵生动,自然而活泼。其用墨,亦润枯有度,给人春风满面之感受。其章法,和谐而生动,如诗意流淌其间。晓亮今日之书艺渐见精湛,若非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中国书法艺术深受中国文化之影响,中国书法艺术中蕴涵着伟大的民族精神,书法之魂乃中国文化。为书艺者,必先读书,读破万卷,才是修为。晓亮深谙书法之道,不仅须在字中求,还需有字外功夫。其以国学为根,以文化为本,固本而形兼诸象。晓亮读书,诸如诗词歌赋、历史哲学等多有涉猎,翻阅典籍,攀援书山,少有懈怠。观其书作常见自作诗词楹联,此亦是难能可贵也!   书家须以书为乐,乐在其中。要在习字临帖之中寻求乐趣,不厌其烦,反复临习,得见真谛。晓亮已将书法融为生活的一部分,其乐于学习,乐于钻研,乐于创作,乐于传播。他不仅自乐其中,十余年来,他充分发挥邵阳市青年书协的平台功能带领一班青年人徜徉书道,通过办班授课,广泛传播书法,让不少青少年和公务员都接受了书法熏陶,有些考入大学,有些各类大展中获得佳绩,让更多书法爱好者乐在其中,正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结同道而行,共醉书香,其乐融融也!   书家须要有正大气象,书法要形成正大气象,需研习古人的经典法帖、提高书法创作的审美水平,还需胸养“浩然之气”,这是书家的人格力量,也是书法的精髓所在。晓亮坚守着正大气象的书风追求,能在纷杂之中辨别真伪。从晓亮身上可见他的从容和和胸怀,不浮躁,不为时风而动,不刻意迎合展览,不为追逐名利而轻言转变,他坚守自己风格。与晓亮交谈,可见其对书法和人生的理解颇为深刻,其书作之中,洋洋洒洒,可见其真情性流露。   晓亮算得上是湖湘书坛的实力派青年书法家之一。尤其是他居长沙之后,于篆、隶、楷、行诸体用工甚勤,皆可书之,且格调高古,不入俗套。作为一个青年书家,如此刻苦,如此创作,如此多种书体并用,实在是难得。   晓亮告诉我,他此生必将与书法相伴永远,也必将以书法之至高境界作为毕生的追求。我衷心祝福晓亮,祈望他继续前行、孜孜不倦、更攀高峰!   (作者系湖南省文化和旅游厅副厅长、湖南省书法家协会主席)释文 |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欧阳修《浪淘沙》。甲午春月。范晓亮书。 释文 |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李白《赠孟浩然诗一首》。晓亮书。     释文 | 迥临飞鸟上,高出世尘间。天势围平野,河流入断山。癸巳金秋,国庆吉辰。翰林苑晓亮书于长沙。


释文 | 东西二都赋,左右九州图。翰林苑清虚道人范晓亮书于长沙。岁次癸巳立秋后三日。    
释文 |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

晋陶渊明独爱菊。
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北宋周敦颐撰文。庚子新岁。范晓亮录于长沙。    
释文 |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刘禹锡《陋室铭》。庚子新岁。范晓亮书。    
释文 |
 闻张都大宣德权提举榆柳局在杞(耜)者。倘蒙明公荐此职。为成此河事致薄效。何如。芾再拜。南京以上。曲多未尝浅。又以明曲。则水逶迤。又。自来南京以上方有水头。以曲折乃能到。向下则无水头。此理是否。米芾行草闻张提都大宣德尺牍一则。庚子新岁。范晓亮临书。    
释文 |
 用水墨之法,水散而墨在,迹浮而棱敛,有若自然。纸刚则用软笔,策掠按拂,制在一锋。纸柔用硬笔,衮努钩磔,顺成在指⒅。纯刚如以锥画石,纯柔如以泥洗泥,既不圆畅,神格亡矣。画石及壁,同纸刚例,盖相得也。卢携临池妙诀。庚子新岁。范晓亮书。    
释文 |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王维诗两首。范晓亮书。    
释文 |
 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左宗棠联句。庚子新岁。范晓亮书。
释文 |
 居德。南北朝诗人谢灵运《善哉行》诗曰:居德斯颐,积善嬉谑。庚子新岁。翰林苑范晓亮书。    
释文 |
 秋花之香者,莫能如桂。树乃月中之树,香亦天上之香也。但其缺陷处,则在满树齐开,不留余地。予有《惜桂》诗云:“万斛黄金碾作灰,西风一阵总吹来。早知三日都狼藉,何不留将次第开?”盛极必衰,乃盈虚一定之理。凡有富贵荣华一蹴而至者,皆玉兰之为春光,丹桂之为秋色。李渔《桂》诗文一则。庚子新岁。范晓亮录。    
释文 |
 斋欲深,槛欲曲,树欲疏,萝薜欲青垂。几席栏干窗窦欲净澈如秋水。榻上欲有烟云气。墨池笔床欲时泛花香。读书得此护持,万卷尽生欢喜。嫏嬛仙洞,不足羡矣。吴从宪《赏心乐事》。庚子新岁。翰林苑范晓亮书。    
释文 |
 万壑疏风清,两耳闻世语,急须敲玉磬三声。九天凉月净,初心诵其经,胜似撞金钟百下。陈继儒《小窗幽记》一则。范晓亮录。 释文 |
 春。庚子立春。范晓亮祈福。      知笔,始可论书  ——范晓亮书法摭评 文/李逸峰 晓亮的书法这两年突飞猛进,着实让我有些吃惊。 细寻个中进益之因,无他,知笔也。 曾经,晓亮与很多书法学习者一样,一直在学书的道路上徘徊。据他自己说,走弯路实在痛苦,找不到突破口,找不到前进的方向,字虽写得漂亮,却难以进入书法的堂奥。其实,究其首要的原因,不知笔故也。 历代笔工深知书法之要首先在于工具之精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所以竭尽心力,钻研工序。毛笔制作历史,历数千年,不断改进。用笔者若不能理解匠人之心,不能充分发挥工具之用,岂非暴殄天物,枉费了工匠们的诸多心机? 笔,为工具之首,故书法之道,先在用笔。 唐之前,用笔之法秘而不传,留下许多耐人寻味的故事。 据说钟繇年少,随刘胜入抱犊山学书三年,还与曹操、韦诞、邯郸淳等议用笔之法。繇忽见蔡邕笔法于韦诞座上,苦求不得,捶胸三日,其胸尽青,以致呕血。太祖曹操以五灵丹急救,才活过来。韦诞死后,繇悄悄派人盗开其墓,终得笔法。但也无他,关键就两句话:“多力丰筋者圣,无力无筋者病,一一从其消息而用之,由是更妙。”又传王羲之在《笔势论十二章》序中告诫王献之:“今书《乐毅论》一本及《笔势论》一篇,贻尔藏之,勿播于外,缄之秘之,不可示之诸友。”这些文字并不可信,但笔法秘而不传却是不争的事实。 神秘的笔法不仅不轻易示人,还来些故弄玄虚的记载。唐开元间,张怀瓘作《六体书论》、《论用笔十法》、《玉堂禁经》,或言“书是妙迹,乃秘而不传”,或言“翰林秘论”,或言“玉堂禁经”。
唐韩方明《授笔要说》从自身学书专求笔法说起,再由其所师徐璹、崔邈而上溯张旭、智永、王羲之、钟繇、崔瑗,最终所得笔法亦不过所谓的“永字八法”,而于用笔的具体技术细节问题不见明说。 笔法秘而不传,让多少人徒费精神,不得要领。直至今天,有人习书数十年未得门径,根源在于不知用笔。 不知笔法,不可与论书。晓亮知笔,故能突飞猛进。 首先,晓亮重视笔法的研究,注意体察古人的用笔之妙。他的书法胎息二王,重视笔锋流畅地分割纸面的效果,追求点画之间斩钉截铁式的笔触交接。王羲之的用笔方式在他笔下部分再现,尤其是中锋杀进宣纸的感觉,已经显示出足够的功力。古人对于用笔有过许多形象的说法,如“锥画沙”、“印印泥”、“屋漏痕”、“折钗股”、“壁坼”等等,其实都不如东汉著名书家杜度所言的一个字:杀。毛笔杀入纸面,既道出书写时沉着痛快的感觉,又点明正确的用笔方法在纸面上形成的入木三分的视觉效果。不知用笔者往往只能任笔为体,不见笔锋,墨不入纸。这样的书写者即使造型能力很强,也不能真正领略“杀入纸面”的艺术效果,进入不了书法的层面。知笔不知笔,相隔一层纸,捅破这层纸,笔法不再玄乎。 晓亮惑于笔法者久,而今终于“杀入纸面”,杀出重围,他的笔下“多力丰筋”。 其次,他关注细节,萃取精华。细节决定高度,他对点画的起收十分重视,也许受褚遂良、米芾等人的影响,每一点画都试图在自己的控制之内,将笔触入纸走向、离开纸面的去向都努力交代清楚,点画转换之处也注意或方或圆。清人朱和羹在《临池心解》中论及用笔细节:“用笔到毫发细处,亦必用全力赴之。然细处用力最难。如度曲遇低调低字,要婉转清彻,仍须有棱角,不可含糊过去。如画人物衣折之游丝纹,全见力量,笔笔贯以精神。”晓亮用笔于细微处见精神,笔笔到位,绝不苟且,尤其是他的小字行楷书作品,用笔沉稳,颇有力量,一丝一毫之间,见棱见角。结字虽具北碑气象,而笔法则纯从魏晋中来。启功先生所谓“透过刀锋看笔锋”,晓亮作品则可透过笔锋看到刀锋的力道,看到骨气开张的精神。他平时徜徉于《怀仁集王羲之圣教序》、二王尺牍以及赵孟頫行草书之间,开张放逸之中尚能包孕一股醇和之气。《王圣教》是经过刻帖这一环节的范本,已经部分赋予了刻凿的、寓于方圆之间的劲健之形,但正是这种方圆兼备的体态,为我们提供了萃取的笔法玄机,如能对照二王尺牍、米芾行草、赵孟頫墨迹,是可以还原笔法细节,提炼其中精华的。晓亮努力地做着这方面的工作,而且效果俨然可观。 第三,晓亮善于向身边的朋友学习。晓亮广结善缘,加之性情朴实,态度谦和,朋友们的优点他善于发现,也善于吸取,在他的笔下能见到活跃于当今书坛的朋友们的影子。这不奇怪,从历史上来看,一时代有一时代的文化,一时代有一时代的书风。前些年,书法界掀起一股流行书风,有人懒得在古人经典上下功夫,需要批评;而近年来,又开始走向另一极端,逐渐形成厚古薄今的风气,强调回归传统,甚至独尊二王,形成所谓的“伪二王”现象,这种时风恐怕同样有问题。晓亮推崇古人不薄今人,说明他在书法的道路上是理性的,有自己的思考的。 正因为这样,晓亮的书法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譬如,若对古人的笔法做进一步的研究,将会生出更多的变化,有些过露的起收可以略微含蓄,有些过直的点画可以在中段加入提按的动作,用笔的方圆亦可少些圭角痕迹,姜夔《续书谱》云:“方者参之以圆,圆者参之以方,斯为妙矣。然而方圆、曲直,不可显露,直须涵泳,一出于自然。”结字时字内空间对比变化与字外空间摆动交错,是营造字里行间视觉效果的关键因素,亦不可不细细察之。依晓亮眼力性情,于篆隶的点画之间多些用心,于米芾、王铎的行气章法之内多些工夫,更多进益庶几可待。 (作者系郑州大学书法院副院长、书法博士、第十二届全国书法篆刻展监委)  
释文 |
 半月居家门未出,焚香熏艾赶瘟神。东风若是知民意,快让梅花早报春。何漂先生《有感于庚子年初疫情诗一首》。范晓亮敬书于长沙。    
释文 |
 江汉伤时疫,鼠年春正寒。凶神凌北海,峻骨节南山。奋翮看黄鹤,同舟挽赤寰。一番风雨后,岁月记斑斓。郑欣淼先生《武汉抗疫赞诗》。庚子新正。范晓亮敬书。    
释文 |
 全民战疫斗争忙,便把衣袍作武装。剪断青丝当励志,将身与国保安康。何漂先生《赞湘雅医院医护人员支援武汉疫情诗》。范晓亮书。    
释文 |
 疯狂疫毒匆匆袭,肆掠江城变困津。黄鹤何消仙气质,白云犹有楚精神。但凭灾难能磨砺,直面沧桑敢较真。待等梅花重抖擞,一朝胜似十年春。何漂先生《有感武汉疫情诗》。庚子新正。范晓亮书于长沙。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