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抗疫专刊‖儿子的视频孙子的画

儿子的视频孙子的画

文/欧阳宗岩

9日下午下班后未见儿的座驾,我即发了条信息,“你回来吃饭吗?”5分钟未见回音,乃拨通语音通话,未接。又过了5分钟,我打通电话,铃声响了40秒,还是没接。心里就窝了火,我“咚咚咚”地跑上三楼。

“爷爷,爷爷,你看我画的猫好不好?”一拉开门,五岁多的孙子阿哲定是听闻脚步声已跑到门口,手指对面墙上,一脸期待地问我。

“好,好。”画有些小,视力有些弱,距离又有些远,我象征性地望了望墙上的画,不带情感地答了两声,问,“你爸呢?”

“爷爷,阿瑜上班去了。”两岁多的孙子阿谭笑着回答。

“上班?他今天不是夜班后出班休息吗?”

妻起身说:“大水又确诊了一名病人,他接哒电话,下午就去那村子了。”

儿子儿媳都在医院工作,这个春节不能休假,每天都要接触一些不知何病、不知何方的病人。病人中有无武汉旅居史或跟有武汉旅居史的人接触过吗?尤其是儿子,每天都要接过病人的血液、大小便标本做化验。不知县里确诊的几例新型肺炎他做过几个初检呢?每天下班回家,他们虽然都用酒精全身喷洒,可酒精灭毒真的有效吗?会不会还有没喷到的地方呢?他俩会不会携带病毒回家呀……

这些疑惑、担忧从除夕夜儿子上夜班时就一直在我心里翻滚着。也是出于同样的顾忌,初一晚上,岳母打来电话,委婉地拒绝了我们一家计划的初二拜年。这些天,我们仨除了上班去单位,就在家里宅着。今天,他竟然去了确诊病人的村子,那他肯定还得去病人家里!我心神不宁,菜刀一下切到手指,好在反应快,只让拇指尖破了点皮。

吃饭的时候,阿哲说:“爷爷,我告诉你一句话,你真的觉得我画的猫好吗?”

“应该好吧。只是爷爷开始没时间注意看,等吃完饭我再好好看看。好不好?”我带着笑,认真地回答。

“只是——有个地方,我觉得画得还不好。”

“那我们先吃饭,吃完饭,你再告诉我哪个地方还画得不好。可以吗?”

“好呀!”吃饭总是慢腾腾的阿哲,大口大口地吃起来,用了不到平常一半的时间就吃完了。放下碗,他拉住我的手,“爷爷,我告诉你一句话,我们上楼吧,我想再画一只猫。”

“好啊!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今天为什么要画猫呢?”我牵着他的手。

“因为——猫可以吃老鼠呀,没有老鼠就没有病毒了呀!”

“他看了阿瑜穿一身白衣服的视频,听说是去杀‘檐老鼠’传播的病毒,就找出纸和笔画了猫和老鼠。说要帮助爸爸,让猫去抓坏老鼠。”儿媳在身前解释着。

“是吗?那你的猫和老鼠是仿着哪张画画的,还是……”

“没有模仿,都是他自己想象着画的。”

“对!是我自己联想出来的。”

“联想?哇——这只猫画得可真好!”

“我厉害吧?看了电视,我就在脑袋里联想出来了。”

“嗯,你的联想可真不错!你爸的那个视频呢?让我也看看好吗?”

“妈妈,你把爸的视频发给爷爷吧。”

视频很短很短,只有7秒。那白色的防护服从头裹到脚,还戴了护目镜,若不是拍摄者那句“你家阿瑜,号这里工作”,哪能知晓视频里的人就是儿子呢。

我早已从微信里知道穿防护服的滋味。看着,看着,又看了一遍,我的两眼慢慢地、慢慢地湿润了。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职责就是使命!”这些话,对“疫敌”肆虐的医务工作者来说,绝不只是口号,必得拿出真实的行动。因为“疫敌”狡猾地潜伏着,随处都可能遭遇,随时都可能出现新的疫情。儿子昨天下午下班后,又接到了“晚上去采样”的通知。“采样”就是前去采集新的疑似病人或密切接触者的血液标本。这不就是“冲上前线”去“疫敌”吗?

有的人,将医务工作者视之为擦屁股的卫生纸,但多数人称其为“白衣天使”。而在我心里,儿子虽不是什么“天使”,但也绝不是“卫生纸”。是的,他只是千千万万个“抗疫战”中的一名普普通通的医务工作者。而一名真正的医务工作者,哪怕不理解的人将其视为洪水猛兽,也会笑脸相待,也该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斗志和勇气!

我知道,他不告诉我,是怕我担心。当我从夜班归来的儿媳口中知道这个信息的时,已是晚上九点多。

估计他早已进入了“战斗状态”,不宜打扰,但我还是忍不住发了条微信:“请千万千万小心,这是晚上!上次那视频太短了,若是方便,可否让人再拍个?”

可他一直没有回复。是纪律不允许还是没看到呢?

我久久不能入眠。为让儿子儿媳休息好,我和妻子早就各带个孙子睡觉。听着阿哲熟睡的鼾声,我在想:孙子都自发地在以自己的方式“助战”,而我怎么还在顾忌这顾虑那?作为一名老党员,“疫敌”当前,做好自身防护,尽可能地做出可口的饭菜,照顾好孙子,也许就是对他们最好最大的支持吧。我们无恙,他们才会有饱满的热情、充沛的精力去“战斗”。

这样想着,我就迷迷糊糊地在午夜的寂静中,一觉睡到窗外露白……

写于2020年2月14日

【作者简介】欧阳宗岩,湖南洞口人,爱好文学,尤喜散文、随感,间有小文发于报刊杂志。邵阳市作家协会会员。出版作品集《流年记忆》。

“雪峰文艺”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