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宝庆青红】“祖师爷”单飞豹——老田骨干之三

祖师爷——单飞豹

——老田骨干之三  

文 / 卿青红

单老师是老田的师傅。七十多岁。1951年出生于桂花飘香的季节。长沙县人。

 

那天去科室访他,推开门,办公室里皆忙碌。他坐在临窗的办公桌前看病历,见我去,没有过多的言语,只道稍等。我伸手拉过椅子坐在一旁,只见他不时用红笔细心地标注记号,字字过目,心思细腻,态度严谨。虽已年迈,神情仍坚韧饱满,如同老松,凛凛飒飒。

后来他忙完手中的工作和我走进筱园长谈。因为是长者,请他坐下后,给他倒水喝。他摆手制止,态度随和。

聊起前尘往事的光亮与璀璨,还有一些受冤的屈辱,在岁月忽晚的日子里,他的骨子里仍透着坚韧不拔。他的心态好,让人心仪。这种坚韧如丝的品质,是他的命中之福。

如同他1968年读完高二去当兵,那是人生轨迹里的另一种好——少年记忆中最好的光环。

他将人世间最美的时光留在部队里,直到1974年退伍回乡。75年慷慨激昂的去了衡阳学医。“医生”这个神圣的职业像条拋物线引领着他一步一步朝着殿堂攀登。78年学成归来,直接分配到湖南省精神病医院(现湖南省脑科医院)。从此着了白衣,再无空隙。

哪怕当年有留在省组织部工作的机会,他都不屑一顾。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单位仍留不住他的心。他的鸿鹄之志并不在衙门里。那些病患者缠绕在他的心尖尖上,快点回去……快点回去……我要回原单位。他跑去和自己的上司说。你要考虑清楚。上司要他慎重。想好了,回原单位当医生。自此卷好被子返回,留下天地清明。

 

回到热爱的工作岗位后,又开启了另一番天地。修成正果的人肩膀上担子压的更沉,但他乐于此不知疲惫。犹如一头雄狮,朝气蓬勃。在工作和生活上,非常有上进心。天生自带王者风范,雷厉风行,非常有领导才能,从主任医生到医务主任……等等,担任了多种岗位的工作,每一次的变动,他都会尽自己所学,专心致志。在工作岗位上诚实的奉献自身力量从不抱怨,直到2011年9月退休。他以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的态度证明对自己选择的人生道路不悔。

退休后,受徒弟老田的邀请在魏源医院工作。“祖师爷”这三个字是医院里的小辈们对他的尊称,不管是论资排辈,还是他的为人处事。在大家的心目中,他一直是个德高望重的人。一个人的气场若干净,充满了希望,哪怕不显山不露水,也会对旁人有很强的吸引力。因为他给人的温暖、踏实和稳妥,会让大家觉得安宁。

那天下午,我和他聊了那么久。他的语气一直很平和,没有锋芒毕露、亦不小心翼翼。他的随意和洒脱让人臣服。

我告诉他,魏源医院的员工尊他为“祖师爷”。他笑了笑,很淡定。我说这个世界上我特别尊重值得尊重的两种人:第一种:医生;第二种:老师。前者救人,后者教人。而他最是荣幸,两两相兼。言至于此,我起身与他握手,传递着我对一个长者的敬佩。

单老师与老田的师生缘分起于1990年。那个时候的老田还只是小田,一个刚迈出大学校门唇红齿白的小伙子,毕业后分配到省精神病医院实习。缘分总是很奇妙,恰好分在单老师的科室。从此,师生缘聚一起。很多时候我们都说相遇是缘分,这是天赐的。一个缘字适合任何关系。但是能相逢相连相宜确属福分、养分和情分了。

老子说,知其黑守其白。在这个快节奏的时光里,一段关系能支撑多久?一直是未知数,也许现在聊的热情高涨,下一秒的关系就冰火两重天,一别两宽,再不愿相见。但是单老师和老田的师徒关系能在万万千千的支离破碎中找到圆满,此中自有真意。

哪怕有时候,师徒之间的关系波涛汹涌,如烈火烹油,但因知了老田认定一件事后十条牛加十匹马也拉不回的倔犟脾气,他仍旧腰杆笔直的坚守。于公于私,在他的心里有了担当的成分,面对老田有时候一意孤行,剑走偏锋的决定,他常惊心。

终于有一次,他和老田就某件重要的事情起了冲突,大吵了一架。老田三个月没理他。不理就不理。彼此都不说话。他也是个脾气粗犷的汉子。三个月后,老田喊他,跟他道歉:师傅,您知道我的脾气呢,就是太臭了。说到这里他咧嘴笑,眼中透着慈。我问他发生矛盾的时候想过离开吗?没有。老田不容易,从创业开始,历经的磨难很多时候真的是灭顶之灾。看着他一步步扛过来,我唯有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只要他每一步都走稳走踏实,我就高兴。创业不易,守业更难。他的话里裹着的是对老田的真。

 

于是,我故意说:老田既然那么不听劝告,你难得管他的死活啊,让他去撞南墙呀!就别自己去讨那种嫌了呗。那怎么行呢?做不到。他语速极快的反驳我。我看着他,硬是憋着没笑,双手在自己的脸上搓啊搓。

他的心胸宽阔,不似这个社会上一些遇到外因就露出狰狞面目,背后搞套小动作就能让人魂飞魄散的种种。他光明磊落,是有情有义的铁骨汉子,不拘泥于一个世界的单调。任凭岁月盘剥,越剥越剩下洁净的壳与肉,剥到最后依旧是一颗赤豹心,干干净净。

说起老田刚创业的时候,他说特别困难。场地上环境差,技术力量也没有,人员少。头三年真是非常不易,直到第四年打了广告,一下子收到52个病人,但是后来一直是50到60个病人之间徘徊。精神科怎么也上不去。

1999年3月1号,第一次到隆回来的时候,是老田和湖南省精神病医院合作,医院派了四个人:他和一个医生、一个护士还有一个财务。但这一次,待了两年,就终止了合同回了长沙。中间临时有请来帮过忙。

2014年3月1号,第二次的长久驻扎营地,这次的转变是他已经退了休了。一直到现在。后来老田将他的妻子也请过来帮忙,负责老年科。从此,两个老伴携手同行,互相有了照顾。

谈到当年老田跑到长沙跟他说要办综合科的事情,他说我阻止,但老田没有听我的劝。后来失败了。但是失败也是成功之母。经此一劫,至少老田在思维基础上提高了很多。话落后,他看着我笑了笑,有种如释重负的意味。我也笑。

老田这生能遇到这样的良师相助,何其有幸,事业又怎会不逐步攀升呢?我无法用语言阐述自己内心的感动,唯有在分别的时候,起身上前与单老师再次握手致敬。

医院里刘勇芳院长那天说起单老师发自内心地赞叹。他说那是个有担当的人,更是一个吃得了苦,霸的了蛮的好人,越是条件艰苦的地方他越去,且自告奋勇。做事从来都是主动出击。2019年,湖南中牟分院刚开业不久,他放心不下直奔而去,一待就是两个多月。刘院长说魏源医院发展至今,单老师的功劳最大。因为他们这批晚辈刚来医院上班的时候,单老师都带过。

刘勇芳至今都记得,当年医院场地窄,病人住二楼,他们住一楼,只要听到楼上一有响声,单老师就带着他们往二楼冲,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任何迟疑,干脆利落。刘勇芳不轻易夸赞人,但那天对单老师极尽赞誉。

安度晚年的时光里,这样的收梢是人生最好的态度,传递着动人的光芒,令所有的人发自内心的敬佩。他——单飞豹,“祖师爷”三个字,当自无愧。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