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借得一塌糊涂

刘大杰先生头衔甚多,作家,翻译家,文史学家。此处最想拈出的是,刘公还是复旦大学中文系主任。当得这个职位,何德何能呢?德,不说也罢,这主任那主任的,有甚德?能,却须有一点的,这主任那主任,可以无能,中文系主任,中文之能,当有一点罢。

句读之不知,惑之未解,“小学”都谈不上毕业嘛,却当上了中文系主任,还是复旦的,你不捂嘴笑么?我是不敢笑,鲁迅先生自然敢笑,鲁迅先生笑死去。

刘主任当主任,让鲁迅先生爆笑的是这一回,民国曾出版过一本《袁中郎全集》,这书校阅者,鼎鼎大名,是林语堂;标点者,大名鼎鼎,正是刘大杰。袁中郎集里,有一段话是:“色借日月借青黄借眼色无常声借钟鼓借枯竹窍”,据说,正确的标点是:“色,借日月、借烛、借青黄、借眼,色无常。声,借钟鼓、借枯竹窍……”刘主任来点呢?却是:“色借,日月借,烛借,青黄借,眼色无常。声借,钟鼓借,枯竹窍借……”

借,借,借,借你个大头。中文系主任乱借文章,让中文系学生笑掉牙齿,大家都凑句子,凑成《教授杂咏》,其中有“色借青黄借,中郎遂借光”,所讽者,正是刘主任。学生笑话一通,不算什么,让鲁迅先生也冷齿与笑,笑话就笑大了,先生在《骂杀与捧杀》不屑曰:“人古而事近的,就是袁中郎。这一班明末的作家,在文学史上,是自有他们的价值和地位的。而不幸被一群学者们捧了出来,颂扬,标点,印刷,‘色借,日月借,烛借,青黄借,眼色无常。声借,钟鼓借,枯竹窍借……’借得他一榻胡涂,正如在中郎脸上,画上花脸,却指给大家看……”

我等中文队(您是中文系的,我是中文生产队的)毕业生,是体育老师教的,中文系主任之中文,是食堂师傅教的?刘主任是作家,不懂中文,没什么可说的——您以为中文作家懂中文么?刘主任是学者啊。说来,刘主任中文真不是体育老师教的,是德育老师(稍安勿躁,且容后说)与文育老师教的,古文功底深厚得很,《大学》都能解,何况这般句读之“小学”,好小儿科的。

标点乱点,点成大花脸,非刘大杰借光袁中郎,而是另有其人借光刘大杰。复旦毕业的陈四益先生,揭得其中有内幕:“一位明白底里的朋友告诉我,那本由时代图书公司印行的《袁中郎全集》的标点,其实并非出自大杰先生之手,而是一位从事革命活动的朋友(也是一位文化界名人),因生活无着,借大杰先生之名,标点此书,弄几文稿费谋生的。”这位文化界名人是谁呢?“此人据说是阿英”。

借大杰先生之名,弄几文稿费谋生。这个怕也是文章作法之一大法。这般文章作法一:以名人之文,文章主体一字不改——错了,人家改三个字,比如将“刘大杰”改为“刘诚龙”(错了,好像不用改三个字,只须改两个字),则名也来,利也来,名利双收。这法有点蠢,最容易被原作家捉奸在版哒——太贪者,自然太蠢。

另有法子,蛮聪明,自己写的,署名人名,落款是自己的——名人准名人,人家抢着发稿,稿子发去,稿费发来,我要什么名?我只要利。好像是扫二维码付款,其他都不管,你如何经营管他娘,只在付款的二维码上,贴上自个二维码,钱打到自己账户就可以。阿英自己名字可以不要,借刘大杰之名器,赚自己稿费,告吉。名不收者,利收;利不收者,名收,名利不双收,单收不算丰收,也不是歉收啊。有收便好。

借名人名,收非名人利。多年来一直是文人谋生法子。这法子现在还畅行?不太行了,偷文,能偷几文?要做贼也不做文贼啊,千字十文,千字百文,莫如去垃圾场拣破烂。借名人文,不赚非名人利,这法子倒是越发畅行了。某某说,某某曰,某某最近撰文道。这某某者,不是政治家,便是主持人;不是大歌星,便是大脱星;不是国学大师,便是西方大腕。

自个文章,借他人大名,也不是要出名,还不是要谋利(打赏的,没几个呢),干嘛呢,他想啊想的,是想推销其思想,推销其观点,推销其派别,推销其权威。他想说的是,看看,我们这一边的,我们这一派的,我们这一伙的,牛人牛呢,队伍大呢,这么大的大腕,这么名的名人,都跟我们站一边,列一队,合一伙呢。

网络文章,漫天飞的,多有此类。“北京拣煤渣老婆子”著文,托名煤油大王;“饥区的灾民”,饭都没吃得上,却要来站队,借得种兰花的姥姥之名,著派性文章;贾府的焦大,嘴里塞了满满的马粪,喷出来,署名是林妹妹——林妹妹跟我焦大是一伙的。文章要派性,思想要立场,人家不信你的,何搞?借啊,到处借啊,借歌星,借舞星,借大腕,借大v,借主持人,借外国人,借鲁奖得主、茅奖得主,借龚古尔奖得主、诺贝尔奖得主,借崔永元,借白岩松,借普京大帝,借特朗普总统……借得他一塌糊涂。

 扯远了,回到刘主任这来吧。前头说了,刘主任不但是文育老师教的,而且是德育老师教的。刘主任背大黑锅,他不做声,“解放后,此事已成过去,刘先生从不愿谈及此事,只对几位非常熟悉的朋友谈过内情。”刘主任背黑锅而不洗白,很德吧。若让我以小人之心来度君子之腹:当年阿英借刘主任之名,谋稿费之利,刘主任知否?不知否?或是有约,也不可知。他知与不知,外人怎知?也是一笔糊涂账了。

来源:刘诚龙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