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斯文扫地

黄光军

经常动笔的诸君,说话也如作文,喜欢装腔作势。有时简简单单一句话,非得戴帽子、穿衣服,打扮得花枝招展,才肯从嘴里说出来,一如现代社会容颜控的女孩,绝不素颜见人。

我干秘书十多年,自然免不了这种习气,满口都是字话,绝不说俚言土语,与人交谈亦字斟句酌,唯恐辞不达意,又恐不高不大不上。

有一年县里举办篮球赛,领导们开会讨论是否组队参赛,我在旁边也发表高见:“打球好,能调节气氛,增强职工凝聚力!”领导听完笑了,说了一句:“打球就打球,扯啥子凝聚力啰!”我的脸小小地红了一下。领导都没这么大的腔,我一个小小老百姓,倒颇有以天下为己任的派头。

前不久陪领导下乡督查,行车途中闲聊,说到上半年欠产一个点。大概因为屁股在秘书位置上坐久了的原因,我总有些“先领导之忧而忧,后领导之乐而乐”的慨然正气,立马安慰领导说:“没问题的,欠产还在可控范围之内!”车内瞬间寂静,然后司机“噗嗤”一声笑了,“在可控范围之内,这也太那个点了,像大领导的发言!”大家都笑了,我的脸上有点烧。

浸淫文字越久,我越觉得自已不会说话。就像那个学步的邯郸人,别人家的步子没学好,自己家的步子也忘了,最后都不会走路了,只能爬着回家。如今我不说字话,几乎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了。譬如眼前这事,质朴一点的可以说:“差一点点,不算个事!”粗鲁一点就说道:“卵大一点事,顺手就补上了”。可是这样的话我说不出,还是“在可控范围之内”的说法合我脾性。

文化是个好东西,它使人礼貌,说话斯文。但很多时候斯文是个表象,给外人看的。据说官场上人物,彼此越是客气,关系越是生疏。私底下拍桌子骂娘、吹胡子瞪眼的,才真正是自己人。因此斯文就像穿好衣服、戴漂亮帽子,只为以好形象示人。

人要出名,都得斯文。唯有万人之上的皇帝不用溜须拍马讨好他人,因此无所顾忌、用不着遮遮掩掩瞎扯蛋。某些皇帝的所言所行,颇能展现其真性情、见出其真面目。

鼎鼎有名的汉高祖刘邦,发迹之前非常厌恶文人,甚至在儒生讲话的时候,摘下他们的帽子往里面撒尿。

民国时期山东土皇帝张宗昌,绰号“狗肉将军”“混世魔王”。他草莽出身,文化水平不高,偏偏爱充斯文,到处题诗。他的诗别具风采,他写大明湖:“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荷花上面有蛤蟆,一戳一蹦达”;游蓬莱阁:“好个蓬莱阁,他妈真不错。神仙能到的,俺也坐一坐。靠窗摆下酒,对海唱高歌。来来猜几拳,舅子怕喝多”;他骂人:“你叫我去这样干,他叫我去那样干。真是一群大混蛋,全都混你妈的蛋”。

李白和杜甫九泉之下见了他的诗,保管棺材板都压不住了,恨不能从地底下爬出来骂人。

造反起家的大西国皇帝张献忠,以粗鲁野蛮闻名,连圣旨都是骂娘的话,世所罕见。

事实证明,斯文人说粗话,固然粗不起来;粗人说斯文话,也文不过来,即便他贵为皇帝。

这些皇帝、土皇帝的“光辉”事迹,让人可笑又可悲。秀才的笔杆子,强不过皇帝的拳头子。文秀才在武皇帝手下打工,一句话不对就会掉脑袋,文盲皇帝视之如虫豸,驱之如奴隶,呼来喝去,十分可怜。斯文扫地,于此为甚!

(黄光军,洞口县作家协会成员,作品散见于《人民邮电》、《湖南邮电报》等)

来源:邵阳晚报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