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新聊斋三题(闪小说)

​作者:谢林涛 来源:邵阳晚报

燕 女

秋风起,天转凉。三爷的心,七上八下。

三爷老了。稍微远一点的地方,他走不动。村子里十户九空,冷冷清清,三爷找不到说话的人。三爷不是哑巴,锁上嘴巴难受。

这天一大早,三爷跨出屋门的第一件事,就是抬头往上,看屋檐下的燕巢。

“三爷,我在这里。”

三爷的耳边,响起一个女子温柔的声音。

三爷赶紧收回目光,转头看向女子。女子身穿黑披风,表情凝重。

“三爷,天凉了,我不得不到南方去。不能再陪您说话了……”

“你是……燕?”三爷茅塞顿开,打断女子的话,由惊而喜。

女子点点头。

“走吧走吧,孩子。这些天,我心里一直不得安宁,舍不得你走,又想你早点走。寒潮说来就来,耽误不得。”

“三爷,那您多保重,来年我再回来。”女子说完,轻轻飞起来,绕三爷盘旋三周,头朝南,越飞越远。

“燕……”三爷高叫一声。三爷被自己的叫声吵醒了。

三爷掀掉被子,没穿外衣就摸索着走出屋门。三爷抬头望向屋檐。屋檐下,静悄悄。

松鼠女

三爷在松树林里弄柴火。三爷老了,只能捡些枯枝,扒些败叶。

村里的人大多外出了。林子里可拾的柴火,多得很。

“多么好的柴火,没人要,可惜。”三爷自言自语。

“可惜什么啊,没人跟您抢,高兴还来不及哩!”

“哪个?”冷不丁背后有人说话,三爷心里咯噔一响,急扭头。

中年女子,亭亭玉立。金色皮衣,棕色长裙。

“哈哈,三爷,您认不得我,我可认得您。”女子背靠一棵大松树,爽朗地笑着。

“奇了怪了……”三爷举手挠头。

“记得么?您来这里拾柴火,有好几次,有只松鼠在您的头顶蹿来蹿去。您不骂松鼠,也不去摇晃松树,捉弄松鼠。您跟松鼠说了许多好听的话,把松鼠当亲人。”

“这……哪跟哪啊?”三爷使劲挠头。

“三爷,我知道您老了,孤独。以后啊,您想跟人说话了,您就来这片林子吧。如果您看不到我,您就用烟锅敲敲这棵松树,我听到声音,就知道您来了,我就来陪您说说话。”

“你是……”三爷的话没说完,一阵风过,女子不见了。面前的松树,树枝摇晃。三爷又看到了那只他称做“乖乖女”的漂亮的金色松鼠。

箱 女

三爷睡觉前,在电视里看了个魔术表演。

“真是怪事!”三爷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在床上烙烧饼。

“咔嗒”,床头的樟木箱子响了一下。月光下,三爷看到箱盖慢慢打开,一个头上挽着发髻的老太婆,缓缓从箱子里爬出来。

“哎呀,憋死我了!老家伙,越来越懒了,一年到头也难得打开箱子,让我透口气。”老太婆伸伸腰,慢慢走到三爷头躺的一侧,在床沿坐下。

月光朦朦,三爷怀疑看花了眼,耳朵也出了毛病。

“咳”,三爷干咳一声。

“咳么子咳,早知道你这么冷血,当初我……真不该答应老爷子,陪伴你!”老太婆剜一眼三爷,哽咽着说。

三爷这回听得真切,赶紧伸手拉亮电灯。可是,沿床上什么也没有。三爷的目光久久落在床头的樟木箱子上。

三爷三十出头时,有天在深山里打猎,从狼口里救下一个老木匠。知道三爷依然单身的老木匠,用家里珍藏了多年的上好香樟木,为三爷做了这个箱子。

“若是我有个女儿,我一定把她嫁给你。可惜我没有。”木匠红着眼睛对三爷说,“做这口箱子,我是用了心的,就当是我女儿吧,让她陪伴你。救命之恩,永世不忘!”

(谢林涛,洞口县人,长期在深圳发展,闪小说爱好者。有多篇习作在报刊发表。出版闪小说集《回家》。曾获2013中国年度闪小说总冠军大赛冠军)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