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名家之约 | 耕夫 :​叩访遗爱湖(散文) | 宁古塔作家网

作家名片

耕夫,原名张耕夫,湖北黄冈人。著作等身者,科技传媒人。60年代诗歌遗老,获得《诗刊》《星星诗刊》等创作奖20余项,著有《耕夫诗选》《乡村背影》《风吟雨诉》等诗文集。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任某国家级科技杂志主编。

叩访遗爱湖(散文) 

作者 / 耕夫

(东坡傲雪眺雪堂)

为某种召唤和诱惑而来,我叩访遗爱湖。

一场喜雨刚过,洗碧了天空,清新了大地,漂濯了人们久盼雨水的心境。漫步在湖边的草丛里,我的鞋子被水露打湿。抬头间,看见落日的余晖正一寸寸地消隐在自己凝成的血泊里,把湖光山色浸染得一派彤红,我的心溅起微澜。夕阳是大自然赐给我的一件披风,此时此刻就披在我的身上。我用想象之手将披风一抖,偌大的湖面就波光粼粼了。

这就是遗爱湖,这就是钟灵毓秀、端庄绮丽的遗爱湖,处女般娴静地卧在古城黄州城区之中央。湖边的草径是一根神经,牵引着我走向湖的深处。草们是群居的族类,呈示出一种灵醒的绿意,那是一种看一眼就会让人心旌摇荡的绿,其间夹杂着一些不知名的花。这绿漾漾的草和不知名的花,还有一些高得需要我们抬起头才能仰视的树,以及另一些正在长高的树,共同妆扮着浴后睡美人般的遗爱湖。湖就睡在水上,水便是湖的床。这是很风情的水,这是很灵魂的波,在黄昏的梦乡里跳跃,在我的心尖上流响。

湖泊是城市的眼睛,我心仪已久的遗爱湖,因为我——行吟诗人耕夫的到来而诞生传说。九百年前,一代文豪苏东坡因“乌台诗案”贬谪黄州,在赤壁上向东的坡上,筑一处雪堂草舍,荷锄躬耕,排遣心中的郁闷。在黄州,先生写下了一词二赋八诗,外加衣服《黄州寒食帖》,从而铸就了苏子位居中国文化巅峰之丰碑。我久久伫立在东坡像前,看见这位千古文豪的眼里蓄满了文化的智慧。他魂守遗爱,行吟历史,以自己的人格力量给遗爱湖的自然风物注入了灵魂,从而大大提升了遗爱湖的美学价值。黄州人说,苏东坡是这座城市的文化名片,苏子成就了黄州,黄州成全了苏子,这种人文景观与自然景观的相得益彰,汇聚成古城黄州至善至美、至智至慧的一大景观。

(苏子醉卧问赤壁)

要活出别人仰望的高度,必先活出自己喜欢的深度。苏东坡是中国五千年来最懂生活、最有生活情趣的人。林语堂赞其一生是“人生的盛宴”——在中国历史上,还找不到谁的生活能比他更丰富更精彩,还找不到谁能比他更善于发掘生活的快乐。我们一直看重作为文学家的苏东坡,而忽视了作为生活家的苏东坡,其实,苏东坡堪称“国民老公”,从古至今,没有哪一个文艺女青年和知性贤内助不喜欢他。作为生活家的苏东坡更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因为人生最重要的,就是拥有发现快乐和制造快乐的能力。

人生缘何少快乐,只因未读苏东坡。人间有味是清欢,天才背后是乐观。人生,无非是糊涂的过,糊涂才能潇洒;快乐的活,快乐才能无忧;知足的乐,知足才能无求。苏东坡之于我们的意义,是他对生命经验深度和广度的开拓,是他对日常生活永不衰减的热情和想象力,就像他亲手创制的“东坡红烧肉”,油而不腻;就像他亲手研制的“东坡饼”,香脆可口。学习他的生命哲学,可得“清欢”;学习他的艺术哲学,可得“境界”;学习他的工作哲学,可得“欣然”;学习他的处世哲学,可得“逗逼”;学习他的交往哲学,可得“天真”;学习他的生活哲学,可得“趣味”。

边走边想,这样走着想着,我就来到了遗爱湖边,这个被誉为“黄州城市客厅”,敞开温柔的胸怀,迎迓我这位游子般的客人。晚来的风如猫,轻巧地自湖的彼岸蹑足而至,携来如许芳香。我欲拽过一袭蕙风的衣角,试问这馥郁的芳香从何而来,可是风儿一转眼就溜了,溜得无影无踪。湖岸的林子真好,那一株株张扬的生命令我想起日本画家东山魁夷的一本画册。画上的树,或者林子,由画家用爱心精绘而成,那是一种叫人永远也忘记不了的丹青境界。虽然遗爱湖的树并非是画上的树,但是遗爱湖的树本质地呈现着一种静穆、淡远、高洁的美。逡巡在这片林子里,我的心中陡然升起一种成材的渴望,这份由树及人的渴望,为什么平日里总是被平庸包裹着,让我们原本不甘平庸的心在岁月的蹉跎中渐渐地失去光泽了呢?

问心,这才叫扪心自问!

我曾读过诸多关于城市填湖造地的文章,感触颇深。文章说,人们在建设城市的同时,一步步将城区的湖面包围,湖变得越来越瘦,文明之刀剥离着城市湖的身躯。读罢,我的心不免生出些许的忧患,然而我总爱往好处想,剥离只是暂时的,哪怕是一个阶段一个时期的。一切事物应该是这样:过盈不好,过亏亦不宜;过盈可能成灾,过亏也会受损,现代文明的创建总不能以毁灭自然为代价,因盲目一举而留下千古遗恨啊!所幸黄冈的决策者和建设者们没有短视,而是擦亮这张名片,让以“十二景”为代表的遗爱湖风物焕发出了夺目的光芒。

临水人洁,近荷心香。大凡美好的事物总是让人刻骨铭心。我在黄州生活和工作期间,以遗爱湖为家,与文赤壁为邻,和四季缤纷的花们为朋,跟高低错落的树们为友,我喜欢将自己在临水近荷的遗爱湖之滨居住的房子,比拟为镶嵌在湖泊的衣襟上的一颗碧玉,令我的生命闪烁出光泽,每天穿越在这座人流与鲜花簇拥的城市,豪情时刻在我的胸中激荡。

啊,遗爱湖!我无法忘却这个雨后的黄昏,我独自一人闯进了你半开半掩的心扉,窥视了你浴后清爽的丰姿。这个夕照的约会真是美丽,当我与母亲湖倾心对话时,我成为风景的一部分,我就是风景的魂。

2017年11月22日初稿于黄州文兴阁   

      2018年01月09日定稿于江城风雨斋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