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秋 雨

作者:林 娟 来源:邵阳晚报

一场秋雨一场凉,一个转身,夏天就走远了。

人说“秋风秋雨愁煞人”,我却从小偏爱这淅淅沥沥、缠缠绵绵的秋雨。小时候,记忆中的父母一年到头都在田地里劳作,春耕秋收,只有在这颗粒归仓、心里不慌的秋雨天,才能在家坦然地歇一歇。所以,儿时的我总是心里祈盼着下秋雨。

至今,我都常常梦见生长的村庄,梦里总是那座旧瓦房,天空中下着迷蒙连绵的秋雨。母亲坐在门口纳鞋底,我们姐弟三人围坐在母亲身旁,听母亲重复那不知诉说了多少遍的陈年旧事。父亲倚靠在竹椅上打瞌睡,那会儿我一直很纳闷,为什么父亲这么容易犯困。这种整日聚在家里享受天伦之乐的秋雨天,也就成为了山乡里最惬意的日子。世界被雨幕笼罩着,鸡犬之声不闻,一切都是那么恬适,温馨!

“下雨天才是农民的星期天呐!”母亲时常仰望天空中连绵的雨线叹道,当时我们还太小,听后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如今已步入中年,经历了生活艰辛的我,才深深地体会到了当年母亲言语中透出的那种生活的不易……

连着几天下着秋雨,雨的脚步细碎而又轻盈,淅淅沥沥,绵绵的,软软的。行走在秋雨里,有点恍惚。多少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仿佛就在昨天。感觉那么遥远,却又那么清晰。那时候父母养育着我和弟妹三个孩子,一穷二白起家,父母又是老实人,整天在地里辛苦刨食,日子过得艰难。他们只期望我们姐弟能够脱离土地,不再做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人。那会儿对于广大农村人口来讲,能够跳出农门吃“商品粮”,简直就是一辈子的终极奋斗目标。

那年,我在父母的期盼中选择报考中专学校,并如愿考上了。因为毕业可以包分配,成为国家正式工作人员,即当时所谓的“铁饭碗”。可以早点参加工作挣钱,给家里减轻负担,更能如愿跳出了农门。

清晰记得16岁那年,离开家乡的那一天,也是下着绵绵的秋雨。父母把我的这次出门看得很神圣,示意我在神龛前点燃三炷香,行叩拜之礼。在他们心里,我能够丢掉世世代代禁锢在身的农民身份,用“国家干部”的身份取而代之,这是多么光宗耀祖的事情,自是要感谢祖先的庇佑。而自认为十几岁就实现了父辈梦想的我,背着行囊,斗志昂扬地离开了家乡。心中带着“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野心,坚信自己有更大的飞跃,一定能够成为金字塔较为顶端的那一部分。

后来,在最初的兴奋过后,我们这些放弃了更高平台进入中专学校就读的孩子,才发现所谓的中专,其实是农村孩子进入城市的最低门槛。我们的发展平台,终将一辈子会被这一纸文凭约束。我终究还是成为了“跳出了农门,却没有跃过龙门”的人。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了一所乡镇卫生院工作,我从农村里出来,最终又回到了农村工作。我清楚地知道,埋怨已经没有用,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几年后,我调到了县城工作,眼界开阔了不少。而父母至今依旧还在土里刨食。

秋雨淋湿了我的脸颊,吹散了旧梦,我在秋雨中遗失了最初的梦想,但唯独那份恒心还在延续。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