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吹灭读书灯 一身都是月

作者:张燕峰 来源:邵阳日报

我酷爱读书。

年轻时,爱读书,大多如陶渊明老先生所言“不求甚解”。那时,书读得很快,从翻开第一页开始,就急切地想知道主人公经历了哪些悲欢离合,他在情感和生活的漩涡里到底做出了怎样艰难的抉择,命运有没有辜负他,最后又是怎样的结局。就是在这样急迫心理的驱使下,我一目十行,目光像贪婪的蜜蜂舞动翅膀一样,在散发着墨香的文字间翩跹,流连忘返,直读得酣畅淋漓,如醉如痴,忘记了吃饭,也忘记了睡觉。

《第二次握手》《安娜·卡列尼娜》《复活》《战争与和平》《牛虻》《追忆似水年华》……就是在这一时期阅读的。由于太过痴迷情节的跌宕起伏,而忽略了对语言和艺术形式的品味和欣赏。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文学书籍为我的生活打开了一扇五色斑斓的窗口,让我看到了世界的浩瀚辽阔和生活的丰富多彩,让我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卑微浅陋,如一粒微尘,如一棵小草。

为了摆脱困囿我的种种看得见看不见的束缚,我更加渴慕读书,我渴望与那些高尚的心灵对话,我沉迷于与智者思想的碰撞。就在这种交流与碰撞之中,我获得了从未有过的精神的愉悦和心灵的解放。正所谓“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哲理使人深刻……”读书丰富了我的知识,陶冶了我的情操,甚至不知不觉间也改变了我的容貌。我变得博学,谈吐得体,风度优雅——在阅读中,我遇见了那个正在脱胎换骨破茧成蝶的自己。

随着年龄的增长,也随着书籍的滋养浸润,我的内心世界逐渐由奔腾喧嚣渐趋于平静从容,阅读的速度也不自觉地慢了下来,读书也更侧重于品读。这一阶段的阅读,不再盲目地追求阅读的数量和速度,而是既注重汲取思想的精华,又注重学习欣赏艺术形式的完美呈现。我常常为书中的某一句话而情不自禁地会心一笑,也会为作者构思的精巧和匠心独运而击节赞叹。

遇到一本好书,那是上天对自己的恩赐。阅读一本好书,更是可遇不可求的好缘分。对于这样的好书,我觉得如果浮光掠影,蜻蜓点水,简直是辜负了上天的一番美意,实在是愧对作者呕心沥血的奉献。于是,我开始反复地一遍又一遍地阅读一本书。

《平凡的世界》《霍乱时期的爱情》《百年孤独》《瓦尔登湖》……就是在这一时期反复阅读的。每一次阅读都有一种全新的感受和体验,都有一种意想不到的感动在猛烈地撞击着心扉,那一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正如北宋词人张孝祥在《念奴娇·过洞庭》一词中,面对中秋时节洞庭湖“素月分辉,明河共影”的美景,发出了“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的浩叹一样。是的,读书之乐、读书的妙趣真的是一种难于与人分享的独特而奇妙的精神之旅。

黄永玉先生曾说过“关掉读书灯,一身都是月”。确实如此,在每一个万籁俱寂的夜晚,当我放下缠绵已久的书本,浑身舒坦,似乎沐浴在如水的月光下,每一个毛孔都舒张开来,都在尽情吞吐接纳天地灵气,心灵也如月光一般空灵,澄澈。如果进入梦乡,就连做梦都是香甜的呢。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