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外婆的木林冲

????_20191023151329.jpg

红网时刻10月23日讯 木林冲,顾名思义,是一个有树林的山旮旯之地;我的外婆家就在这个冲的一个叫花屋的院子里,于是,我身上有一半血脉来自木林冲。

虽然外婆外公作故多年,但是我还有一个年过古稀的舅爷,每年的春节与舅爷的生日,我都要走进木林冲,去看看舅爷,去找找儿时的记忆。

木林冲,其实就是现在的邵东县火厂坪镇木林新村,我每年走进2~3次,都有新的发现、新的惊喜:通村的公路平坦宽阔,油砂铺成;公路两边绿树成荫,干净卫生;山上森林墨绿,田园庄稼滴翠,村头一栋栋新居拔地而起,错落有致。

????_20191023151424.jpg

走进花屋院子,健谈的舅爷说起村里的变化如数家珍:村里建起了卫生室、健身场、养老院、图书馆;通了自来水、客车、建了特色产业园......十卡婆(外婆)家几个孙子都建了高楼大厦,三舅爷家建了别墅,满表文讨了婆娘生了孩子......我们木林冲成为了省级文明村,现在的国家政策硬是好!

舅爷给我说起滔滔不绝,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其实,关于外婆的木林冲,有我很多难忘的记忆:那是一个山多人多田少水少的小山村,村里以张姓为主,还有很多小地名:土家坳、继子山、花屋里、擂钵皂、刘里屋场、张家祠堂。

????_20191023151432.jpg

因为地少人多,刘里屋场的人在外做手艺的多,花屋里的人在外打猎打团鱼的多,土家坳与继子山的人种红薯、包谷的多,他们就是靠干这些活来维持生活。

据我母亲说:卡婆(外婆)一世生了十个孩子,因为生活与医疗条件差,只带活了五女一男。

我母亲属于老大,因为家里人多家贫,16岁就嫁到了隔一座山的毛坪冲。

那时,我外公隔三差五背着一支猎铳,沿山路打猎来到我家恰饭,我母亲说:你卡婆(外婆)家人多,卡公(外公)想来我们屋里恰餐饱饭。

我是一个乖孩子,小时候,母亲杀了喂养一年的猪后,总要我去卡婆(外婆)家送点肉与猪心肺,她说:你卡婆喜欢恰(吃)心肺,卡公喜欢恰(吃)肥肉,你舅爷喜欢恰(吃)槽圈肉,送到后就回来,卡婆屋里她们自己都少饭恰(吃)。

有时,我去外婆家里玩的时候,外婆边说边往屋里楼上爬:你确实有恰(吃),前几天你三卡婆家生了个孙子,我弄了些“三朝”豆子莫有恰(吃),给你这个外甥算了。

那豆子吃得现在想来还是蛮香的。

有时候,与母亲一起去外婆家里去,外婆对我母亲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张家的媳妇生孩子生死了,可怜啊!李家的几个崽都是30多岁了,没有讨婆娘,屋里太穷了。

????_20191023151347.jpg

在我的记忆中,外婆给我唠叨得最多的话是:崽啊,你要听话啊,发狠读书,吃到“国家粮”,就有饱饭恰了。

外婆的木林冲,喜欢唱大戏与耍狮子,我就很喜欢到外婆家玩,过年的时候,木林冲的狮子一开耍,我就跟着舅爷与耍狮子的队伍一家一家的跑,顺便也弄点瓜子与花生恰,可我外婆说:格里是叫花子穷快乐。

岁月不居,星移斗转,外婆外公离开我们有30多年了。

看到木林新村的变化,我由衷地感到高兴。

看到舅爷与其他木林人一样,享受着新农村带来的衣食无忧的快乐生活,我对舅爷的晚年又多了一份放心。

现在想来,要是外婆外公还活在木林冲该多好啊!

来源:红网邵阳

本文为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sy.rednet.cn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