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母亲烤酒

颜复叶

父母虽喝酒不多,但都喜欢每餐抿半杯米酒。他们喝酒从不去店里买,母亲常说,自己烤的米酒,纯,喝了不头疼。而且经常少量的喝酒,还有利于健康。

也许我母亲说的是对的,她七十有二了,身体还硬朗得很。如年轻时期一样,今年重阳节一来,母亲说她要做一坛重阳酒了。

母亲是个风风火火的人。她前一天到集市上买了烤酒用的草饼药,接着又将草饼药捣成粉末,第二天便开始动手忙着烤酒。其实烤酒并不像大多数人心目中想象的那么简单,真正的土办法烤酒很复杂,甚至复杂到许多人不想去学习烤酒。

母亲先是用大锅子煮了25斤米。待米饭煮熟后,母亲又洗干净一块木门板用来将煮熟的饭凉透。凉饭时要在门板上用勺子不停地翻动,这样饭凉得快。饭凉了以后,母亲再将草饼药粉末均匀地撒在饭上,然后用手不停地揉搓。

母亲将和上饼药粉末的饭放在一个酿酒的缸子里。在缸子里的饭中间凿个拳头大的洞,缸子顶上层塞满了草衣,用来保温。放了饼药的饭一般两天后便香气四溢,随之便在缸子里冲下几大勺水。

母亲每次烧火烤酒上座时都要在40天以后。她说,放在缸子里孵化的时间越长,烤出的酒就越有料,也就是出酒多。母亲烤酒上座后一般换五锅水,如换六锅水,烤的酒便有点淡了。

母亲将酒下座后,要让我尝尝酒说好不好?其实我滴酒不沾,但在母亲多次让我尝酒的要求下,我尝酒后总能说出点道道。每次听到我说酒又香又醇时,母亲顿时满脸笑开了花。

我记得南宋诗人陆游有句诗“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这写出了款待客人的热情与对田园生活的向往,估计我母亲也是如此。

来源:邵阳晚报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