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笔直的树也能做弯弯的犁弓木?

关山听风

从前,大园古苗寨发生了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真实故事,从那时起就成了寨子里大人们教育小孩子的反面教材,类似王安石所写的《伤仲永》,他结果比仲永好。

据传,大约在明末清初的时候,大园古苗寨有一位叫彪子的小男孩,聪明伶俐,读书过目不忘,出口成腔。由于家里贫穷,彪子从懂事起就善于“计谋”,从同伴和大人哪里捞取好处,如人家的赚一担猪草、一担柴火、或几升稻谷等等。他的父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的儿子很能干。他在寨子里留下了很多智趣故事,这里从略,以后再讲给读者朋友们听。现在正新学年开学的时候,先讲彪子是如何成为寨子教育孩子的反面教材的经典故事。

彪子十岁的的那年冬天,他在寨子与人闲聊。有一人说:“彪子,我们寨子没有人不被你骗过,但有两个人你永远骗不了。”彪子一听来了兴致,他问“是哪两个?”那人说:“就是你的父母。”彪子默不作声地走开了,但他心里却在酝酿着一个如何骗他父母的荒唐计划。

有一天,他在自家房屋边的菜园里烧了一堆大柴火,然反把树上的青叶子和少量的土罩住,让烧着的柴火冒出滚滚浓烟。

他的父亲当时在寨子前面河边的碾坊给人家当帮工。彪子就跑到家里告诉母亲,说他父亲掉到碾坊低下的水沟里,出不来,冷得直打哆嗦,巩怕连命都难以保住,要她让快拿一床棉被去。彪子母亲当时就急了,伤心得泪流满面,到房里拿了一床棉被就往碾坊奔去。

彪子母亲走的是寨子前面的大路,寨子后面还有一条小路,也是近路,因要穿过一片坟茔地,加上路崎岖难行,很少有人走这条路。彪子则从这条路飞快地跑到了碾房。他母亲还在来碾坊的半路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摇摇晃晃地走来。

彪子到了碾房后,他告诉父亲,家里着火了,也不知母亲是否从屋里出来了。,彪子父亲出了碾坊,看到自家房子地方冒着一股巨大的浓烟,确认是自家房子起火了,赶快往家里跑。

彪子父母在路上相遇,俩人抱成一堆,放声痛哭。他父亲一看自己老婆只拿了一床被子,以为家里全被烧光了,悲从心起。而彪子母亲看到自己丈夫安然无恙,也是喜极而泣。他们哭了一会,相互询问,才知原来两人是虚惊一场,被儿子给骗了。

彪子父母被彪子大逆不孝行为惹得怒不可遏,自此他们才觉醒过来。他们认为,如果儿子照这样下去长大后肯定会变成十恶不赦的人。他们求寨子家族出面,按族规来管教儿子,但族人因多次吃过彪子亏,又恼恨彪子父母惯坏了彪子,是他们自作自受,不愿理这事。于是,彪子父母决定将彪子送往县衙去坐牢,由官府来管教。

大园古苗寨到县城有九十多里,彪子父亲天还未亮就带着彪子出发。他们沿着湘黔驿道走了二十里,来到一个叫磨石岭的山岭上时,天才刚亮。磨石岭上有一凉亭,父子俩就在亭子里稍微歇歇脚,好继续赶路。

彪子指着亭子下面一棵笔直的杉树自言自语地说:“这棵杉树做犁弓是一根很好材料。”此时,彪子父亲正生彪子闷气,冷冷地说道:“全寨子里的人都说你聪明,其实你是最愚蠢的人,做犁弓的树要弯嘛,直材怎么能做呢?你在哪里看到犁弓是直的?”彪子接话道:“如果这棵树在很小的时候,将它压弯,整成犁弓的样子,长到现在不就成了做犁弓的好材料吗?”

彪子父亲听到这话,沉思了良久,觉得儿子的话非常有道理,也觉得内心有愧,儿子走到今天这个样子,是自己从小惯坏的。于是,他带着彪子返回了家。

从此,彪子父母对彪子严加管教。彪子因家里穷读不起书,也就不可能发挥他的聪明才智,通过科举考试成为栋梁之才。但由于父亲醒悟得早,管教得严,后来也没有变成恶人。他靠走正道挣得了一份好家业,让父母晚年过上了好日子。他晚年时也成为了寨子德高望重的人。但他在直木做犁弓的故事在大园古苗寨代代相传,成为寨子父母教育小孩子的教材。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