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吴三桂为什么在田心红庙上画蜈蚣,关公为何成为苗乡侗寨的河神?

关山听风

来自微信公众号 古苗疆那些事儿

湖南省邵阳市绥宁县境内已知的有红庙两座,一座位于长铺子苗族侗族乡田心村,现为湖南省历史文化名村,另一座位于关峡苗族乡兰溪村。两座均建在村落的水口山。 兰溪村的兰溪之名,又称蓝溪、岚溪,全称为兰溪口,意为兰溪注入巫水河的口子上。其红庙位于紧靠兰溪河的水口山脊之上。

田心村,原夏二里(相当于乡),过去在其一片广阔的水稻田之中有一条百余米长古老的商铺,为当年湘西南最大米市,也是湘黔古驿道往来客商与巫水河上行下行商旅,及放排之人落脚的伙铺,上世纪六十年代修溶岩电站,此街为水淹区,搬迁后消失。田心古时有官渡,与对岸的双溪村(今李家团村)相连接,名为双溪官渡,是湘黔古驿道主干线过巫水河(当时绥宁段黄石河)的唯一官渡。双溪官渡下游约500米的水口山脚便是红庙,此红庙因1947年特大洪水而冲毁,尚存遗址。

兰溪村与田心村相邻而居,兰溪红庙与田心红庙相距不远,两村之间都是苗族,都说苗语,人文风俗相同,各方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据当地老人介绍,田心红庙与兰溪红庙基本上是相同的。但兰溪红庙比较偏僻,而没有历史故事可讲,而田心红庙则是见证过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变迁。

兰溪村现在重修的红庙供奉的主神是关云长及关平、周仓,据田心老一辈见过红庙的人讲,田心红庙供奉的主神也是一样的。

那么为什么红庙供奉的是关云长呢?

中国传统文化之历代文庙和武庙之分,庙供奉的主神比较稳定,是纪念和祭祀我国伟大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孔子的祠庙建筑,一直沿用至今。而武庙供奉的主神在历史的长河中是有变化的,分为三个阶段:一是武庙兴于唐朝,尊吕尚,即姜子牙姜太公为武成王。二是明朝初期,朱元璋废除姜太公的武庙祭祀,共记三百年之久,但民间并没有对武庙的祭祀,但主神已换成了岳飞岳武穆。三是明朝末期,明朝皇帝追尊关羽为武庙的主神,设立关帝庙。满清时期,清康熙四年,尊关羽为夫子,雍正八年,追封关羽为武圣,以关羽为主祀的关帝庙为武庙。

然而吴三桂的一个小动作却惹怒了当地的苗民,因为田心地形是一个天然的太极图,又有五条山脉奔腾而来形成“五龙拱印”的地理奇观。苗民认为吴三桂镌刻的蜈蚣破坏了他们的风水,于是在对岸修了一座佛塔,塔顶上雕塑了一只大公鸡,来对付红庙的蜈蚣。这里也有一个民间说法,公鸡是蜈蚣的克星,专门啄食蜈蚣。据说,后来吴三桂进兵宝庆和衡阳后,当地偷偷摸摸地把红庙上的蜈蚣头给铲掉了。当吴三桂兵败,死在衡阳,当地苗民认为是他们铲掉了蜈蚣头的功劳。当然,也纯属当地百姓的愚昧与迷信。巧合的是,红庙与佛塔皆在1947年特大洪水中一起冲毁。

有点扯远了,还是回到原来的话题上来。红庙可能就是原来民间的武庙。为什么这么说呢?湖南地方的花桥(风雨桥)上都设有关圣宫,花桥一般都是建在溪河上,用关羽来压水灾。因为当时《三国演义》已流行,民间已知道,关羽不仅有“千里走单骑”的忠义故事,同时也肯定熟知“水淹七军”的故事。而在朱无璋废除姜太公的武庙祭祀,由于受《三国演义》所谓正统思想的影响,关羽的威望在民间越来越来越高,以至在朱无璋废除姜太公的武庙祭祀后,民间对关羽尊为武圣的呼声也越来越高,民间多有设庙祭祀。其实,当年不管是吴三桂本人还是其部属,在红庙中镌刻蜈蚣之事可看出,红庙就是民间武庙。至于为何称为红庙,可能民间认为关羽辅佐刘备为正统,也可能认为关羽为红脸,元明时期,戏曲已很发达,舞台人物的脸谱也固定他了,红色脸谱象征忠义、耿直、有血性。

据田心年老看到过红庙,且参与当年巫水河放排的人说。在水上行走,过急流险滩如同水上打仗,操的是武行,当然要敬武圣人。这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实用原则,各行各业皆有其神师爷,或是保佑之神,如瓦、木、石、绳、棚匠的祖师为鲁班,铁匠、补锅匠、窑匠、金银业的祖师为太上老君,小炉匠、兴秤匠的祖师为胡顶真人,鞋匠的祖师为孙膑等等。

当年田心是木排的集散地,上游下来的小木排、短木排皆到此重新编成大而长的木排。放排人在启锚前,皆要到红庙烧香敬关公,上行下行的船也是如此。看来关公已成了巫水河吃水上饭的护身符。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