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宝庆人文

丹心向党——向暄与贺绿汀的故事

文/刘目卿

向暄与贺绿汀是宝庆普通中学(今邵阳市二中)的校友,也是一起参加革命斗争的战友。

向暄,1898年生于邵阳县,1921年秋从宝庆普通中学毕业后考入长沙湖南省甲种工业学校,受省会轰轰烈烈的学生和工人运动的感召,很快投入革命洪流。1924年秋加入中国共产党,是年受党组织派遣回宝庆开展工人运动,在平民工艺厂建立了宝庆第一个基层工会。1926年6月,任宝庆地方执行委员会工运委员。他积极开展工人运动,宝庆基层工会迅速发展,到1926年10月建立了13个基层工会,会员达2284人。宝庆总工会成立后,向暄当选为总工会委员长。同时,总工会还建立了一支工人自卫武装——宝庆工人纠察队。随后,各县总工会相继成立,广大工人群众在党组织和总工会的领导下,同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

1926年9月25日,长沙230多个工会等群众团体3万余人,举行大规模的反英游行示威运动,宝庆立即响应。向暄接受贺绿汀的建议,于1926年10月中旬的一天,组织发动3万多名群众在协操坪举行反英大会,揭露英帝国主义的罪恶行径,当场烧毁鸦片烟两箱。贺绿汀带队冲进英国福记煤油公司油栈,点火烧掉煤油2万余桶,另没收美国正大煤油公司煤油2万余桶,给英、美帝国主义以狠狠打击。

1927年4月21日,“马日事变”前夕,向暄在去广西寻找党组织的路上,因避雨躲进罗城的姐姐家,刚进门不久,尾随而来的敌人便冲了进来。向暄被捕后在监狱里遭受种种严刑拷打,但始终坚持一个信念:忠于党,决不背叛。当时,地下党组织想劫狱营救他。内线将这一消息传给他时,他严词拒绝,并从上衣撕下一块白布,咬破食指尖,写下了“切莫冲动,以免祸延”八个大字,再三嘱咐内线同志转交地下党组织。随后,他昂然站起,用血指在狱中斑驳的墙上写下一首绝命诗:

共产主义未行前,黑幕千层,压迫千层!

官吏豪绅战线联,势焰熏天,铜臭熏天!

余将幸福尽牺牲,为民平冤,竟先蒙冤!

从容就义意醒然,不要人怜,却被人怜!

1927年7月27日,向暄在宝庆城区的协操坪(今大祥坪)英勇就义。

为了纪念向暄,人民在邵阳县下花桥镇大观村修建了向暄墓。

贺绿汀,1903年生于邵东,小学毕业后,考入宝庆普通中学。1923年,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长沙密云中学艺术专科班。1926年回到邵阳母校任专职音乐和图画教员,并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同校友向暄等积极参加革命活动。1931年考入上海国立音乐专科学校。

1937年淞沪抗战爆发后,贺绿汀参加了上海文化界救亡演出队,从武汉、开封一直演到西安。到西安后,他们向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提出坚决上前线的请求。期间,贺绿汀应邀访问八路军的一个炮兵团。战士们指着一门门大炮兴奋地告诉他:“这些大炮都是缴获日本鬼子的。”望着这些大炮,贺绿汀的灵感突然迸发,化作一个个火热的旋律:“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当晚,他将歌曲写好,取名《游击队歌》。随后迅速组织演唱,1938年1月6日,在八路军总司令部的一次晚会上首次演出,他亲自指挥,歌声刚落,会场上发出暴风般的掌声。朱德总司令上台握着他的手说:“这首歌写得太好了,就像一颗颗钢炮射向敌人的胸膛。”随后《游击队歌》迅速传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抗日战场。

1943年7月,在延安八路军总部礼堂的一次晚会上,嘹亮的歌声再次响起:“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演唱完毕,毛主席紧握贺绿汀的手说:“你的《游击队歌》写得很好啊!”

1949年,全国即将解放,贺绿汀和家人坐火车返回上海母校,途中遭到国民党飞机的轰炸,他的衣物、乐谱全部散失。可是《游击队歌》原稿被他贴身珍藏着,幸运地躲过了一劫。1961年,贺绿汀将《游击队歌》原稿作为建党40周年的礼物捐赠给“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

贺绿汀一生谱写了3部大合唱、5首钢琴曲、45首合唱曲。新中国成立后,任上海音乐学院院长,全国文联副主席,1998年获上海文学艺术杰出贡献奖。

贺绿汀热爱家乡,关心母校。1992年11月8日,在邵阳市二中90华诞的欢庆日子,一曲优美激昂的歌声响彻校园:“邵水之滨,六岭之际,有一群百灵纵情歌唱……世纪沧桑,桃李芬芳,爱国进取,奉献力量,我们从这里起航……今天是二中的学生,明天是祖国的栋梁。”这首名叫《我们从这里起航》的校歌,一直激励着邵阳市二中的学子们奋发向上。

[来源:云邵阳]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