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宝庆人文

迴栏街里忆烽火 ——追忆奋战在邵阳八路军驻湘通讯处的身影


周志斌 张雪珊 刘振华

八路军驻湘通讯处旧址。 谢冰 摄

修缮后的八路军驻湘通讯处旧址展览厅。 谢冰 摄

宝庆邵阳,素有“铁打的宝庆”美誉。这里曾是湘西南革命的摇篮,全省抗日的中心。罗卓云、彭钟泽、向暄、谢伯俞、李柏青等革命先烈,前赴后继、慷慨赴死的英勇壮举,惊天动地,永垂千古。

置身邵阳八路军驻湘通讯处旧址,抚今追昔,感慨万千。迴栏街曾经熊熊燃烧的抗日烽火和红色基因,已经成为激励共产党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砥砺前行的丰碑!

严怪愚

●严怪愚的铁肩道义

八路军驻湘通讯处一迁到邵阳,就马不停蹄地利用合法、公开的身份,掩护和协助党组织、革命团体开展活动。1938年末,正当风起云涌的抗日救亡活动席卷着邵阳大地的时候,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因对抗战失去信心以及与蒋介石的权力斗争,与日方达成了一份“重光堂密约”,准备与日本“合作”,另组国民党中央及政府。汪精卫叛国投敌的消息一出,邵阳立即掀起一片讨伐汪精卫的浪潮。

一天深夜,民国八大著名记者之一的严怪愚正在赶写抗日前线得来的稿件,他的好友、著名记者范长江突然来到他的家中,并将汪精卫叛国投敌的消息告诉给严怪愚。范长江对严怪愚说:“你主办的《力报》远在邵阳,所谓‘天高皇帝远’,是不是可以冒险抢先发布此事?”说着便将材料递交给了严怪愚。严怪愚看后情绪异常激愤地说:“汪精卫一贯两面三刀,欺世盗名,必须赶紧揭露他的真面目!”经请示邵阳八路军驻湘通讯处有关领导后,严怪愚放下先前赶稿的采访报道,连夜赶写汪精卫叛国的报道,随后用加急电报发回邵阳,第二天便在《力报》头版刊登出来。随后,全国的民间报纸纷纷转载报道,消息传遍了全国。

这一报道,让重庆国民党当局非常尴尬,当时湖南省政府主席大骂严怪愚造谣,声称要将他枪毙。后来汪精卫抖出德国大使陶德曼的诱和之事后,蒋介石便下令各大报纸刊登汪精卫之事,并宣布将其赶出国民党。严怪愚率先揭露汪精卫投降派的无耻嘴脸,在全国赢得一片叫好之声。

帅孟奇

●帅孟奇的勇往直前

革命“老大姐”帅孟奇,1926年6月经人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在白色恐怖的日子里,她机警、巧妙地同敌人周旋,涉难历险,毫无畏惧。1932年10月10日深夜,因叛徒出卖不幸被捕。在监狱里,敌人施用种种酷刑,她仍然咬牙一声不吭。当砖头加到6块,她晕厥过去;敌人又踩杠子,她的左腿骨被压折;后来敌人又灌煤油,她呛得七窍流血,左眼失明。她忍受了非人的毒刑,视死如归,保守了党的秘密。

1937年5月,帅孟奇经党组织营救出狱,后来辗转到邵阳八路军驻湘通讯处工作,当选为中共湖南省委候补委员。她忍受着女儿被敌人毒死、母亲发疯、父亲失踪、丈夫另组家庭等巨大悲痛,奋不顾身地投入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救亡统一战线运动中。

“革命终会取得胜利,我们的付出是值得的!”帅孟奇不止一次豪迈地对战友说。在血与火的考验中,她彰显了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勇往直前、不惧牺牲的大无畏精神和宽广的人生胸怀。

徐特立

●徐特立的慷慨激昂

1938年11月13日,长沙“文夕大火”后,徐特立根据中共中央南方局书记周恩来的指示,将八路军驻湘通讯处经沅陵迁来邵阳两路口的曾家院子。同时迁来邵阳的还有中共湖南省工委、省文化界抗敌后援会、《观察日报》社、崇实女校等革命组织、机关和团体。

1939年1月8日,八路军驻湘通讯处和中共湖南省(工)委组织了14个群众团体,在火神庙坪(今资江小学)举行“反汪锄奸”集会。会上,徐特立不顾生命安危,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说,深入浅出地阐述抗日必胜的道理,并引用“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古训,痛斥汪精卫叛国投敌罪行,批驳“亡国论”“速胜论”,鼓舞人民的斗志。当天会场流动募捐处,许多妇女把自己佩戴的金戒指、金耳环等当场摘下,捐出抗日;数百人当场报名参军。

面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屠刀,中国共产党人无所畏惧,开展了有理、有利、有节的反顽斗争,掀起了邵阳抗日救亡运动的新高潮。(来源:邵阳晚报)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