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今日宝庆

春风无限潇湘意--读陈丽芳的画


陈丽芳

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女画家协会理事、湖南省花鸟画家协会副主席、湖南省文史馆馆员。


春风无限潇湘意——读陈丽芳的画

杨柳湾

“春风无限潇湘意”丹青八愚画展在永州开展的前一天,应海天老师的邀约,我提前参观了画展。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陈丽芳老师的一幅紫藤,端庄内敛,雅致文气。这风格,与我脑海里的陈丽芳老师的严谨安静的工笔画印象,大相径庭。由于好奇而探究,由于喜欢而研读。

安静的月夜

陈丽芳的工笔画,除了一幅《竹乡絮语》尺幅稍大外,大都是四尺整纸和斗方,中规中矩的构图,淡雅清丽的设色,给人安静恬适的感觉。

《月夜》。远景是一轮满月和飘来的一朵云彩。一树枝繁叶茂的老藤,在月光的清辉下,渐渐明亮起来。月亮冉冉升起,光线越来越强,这树老藤即将通体透亮。在一枝横藤上两只胖胖的麻雀,眯缝着眼睛,睡意阑珊。那只雄鸟回眸自己的爱侣,雌鸟显然没有感受到对方的目光,依旧似梦非梦。光的强弱变化,让安静的画面充满生气。

《银夜》。前景是皎洁月光下的一对鸳鸯。强烈的光线耀动着,鸳鸯身体淹没在无尽的月白中,只能看到鸳鸯的头部和尾巴上的彩色羽毛。背景的水仙花,茫茫一片,似乎只有花蕊的鹅黄,透着水仙的高贵。两只鸳鸯似乎也被这光线炫惑了,恍恍忽忽睁大了眼睛,让人想起王维的“月出惊山鸟”的意境,兴许在画的远景中那深深一湾,便是“春涧”所在吧!

《朦胧》的构图就更不相同:光线从背景处直射过来,照进芦苇丛中的一群熟睡的水鸟。芦苇工整而严谨,一丝不苟。芦苇的疏密由线条的虚实映衬,光线的明暗变化则通过渐近的花青层层渲染来表现,单纯而朴实,灵巧而新颖。而白色水鸟的身体,意笔廖廖挥就,拥挤却不混乱,敦厚而安宁。作者着重刻画的是它们安祥的睡眼和睡姿,纤微毕现,朦胧中透着静谧,柔丽中写着沉着。富有虚实浓淡干湿变化的线条,凸显着作者写实基础上注重的笔墨效果。工写结合,全画既可远观其势,又可近观其质。这种辅以彩墨的表现手法让陈丽芳的工笔画颇有新意。

《绿荫》《春雨》《微风》等工笔作品,各有不同,让人留连。纵观陈丽芳的工笔画,构图简明而有力,细致而有序,用笔洗练而明快,沉着而流畅,刻画精到而严谨,风云变幻而又和谐自然。画面中花草古朴、温情、清纯,小鸟小鸡淡泊、敦厚、天真,相得益彰而不喧宾夺主,注重节奏又轻快温柔。顺应自然、顺其自然地描绘不同光影效果下的花鸟是陈丽芳工笔画的主要内容。作者在放松自然的创作状态中,静如止水,穆如清风。老子说:“静胜躁,寒胜热,清净以为天下正。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複”。她的画力求至静至远,无须在意是谁的流风余韵,作者多年积累的哲理睿思,娴熟畅快地描绘,特别通过水墨渲染来描摹光线明暗,严谨而明晰,与岭南画派一脉相承,带给观众朴素而简远,平淡而真实的感受。

无限春光

陈丽芳的写意花鸟,豪迈空灵、欣欣向荣,给人以无尽的希望和向往。

《春光》。一簇簇杜鹃花蓬勃而健硕,枝繁叶不茂。缨红的花朵向阳怒放,火焰般地灿烂,不经意飞来的一只小鸟让画面动了起来,树枝次第下颤,画面最下面的那一枝花显然是掉下去了。早春薄雾还在留恋,滴滴露珠出卖了画家写生的时间——清晨。

《岭南春晖》、《蝴蝶花开》等,是在广州、云南、福建等地带学生写生的作品。早春二月,岭南一带已是桃红柳绿,蝴蝶兰大行其道。作者小心地怜惜地把春天录制下来,生怕一不小心春天又要远行。作者的家乡潇湘大地还是春寒料峭呢!紫荆花开得格外恣意,全然不顾小鸟的造访。水仙则仙气十足,她们骄傲绽放,不顾不盼,悠然自得,无须任何点缀。

《紫光》。呼拉拉一片紫色倾城而下,刚刚苏醒的淡紫的花蕾圆润而呆萌,经历了风雨的暗红色的花瓣已然还有几分羞涩,浅浅的鹅黄在花串中闪烁。风吹过来早春的讯息,枝叶也不甘寂寞地探了探头,当然那只燕子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紫色的春光里不能没有“我”。

近几年陈丽芳的写意花鸟,作品很多,《翘盼》《鸟语花香》《春风无限潇湘意》等佳作,代表着她的创作方向和追求。放笔洒脱,不仅形似,更追求放纵笔墨中的神韵,以表达作者热爱生活、热爱家乡的心绪与感恩社会、感恩家人的真实情感。严格写实,又能保持笔墨的灵动。富有虚实变化的线条,让画面灵动天然,充满生机。更多的画作中她摒弃线条,纯抹骨,画面的花草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和特有的感染力。除了湖南本地的花草,广东、福建、云南等地的热带植物都跃然入画,增添了画作的新鲜感和时代感。在作者开阔的视野中,以包容深刻的思想来洞察和理解花鸟,以人性的意识来把握和叙述花鸟的故事。每一幅写意花鸟都有情景,都有拟人的情绪气度。画作的平易、亲切、和谐、温暖、深刻与繁复,犹如世俗一样可亲可爱。

谦谦君子

陈丽芳老师不以画荷而闻达,而我却喜欢她的莲。

《荷趣》。静谧安祥的氛围中,清风徐来,微波荡漾,几朵怒放的荷花以色线勾勒,以淡彩点染,花蕊纸包不住火一样露出自己的绚烂,鸟儿已落在茎干上好些时候了。花终究只是荷叶的背景,前景中荷叶才是作者关心的重心:水墨淋漓,以水破墨,大大丰富了荷叶的光感与质感,中间的白色是水珠在晨曦中强烈的反光,鸟儿因此不能直视,半睁着眼睛,审视着眼前硕大无朋的荷叶。当然荷叶旁边那一尾小鱼才是画龙点睛之笔,笔简而形神俱在,粗笔细笔兼用,洒脱灵动,很聪明的弱化了线条,却在墨色表现体感质感上有齐白石《荷花鸳鸯图》的韵味。

《雨洗浮华留寒芳》是陈丽芳的一幅工笔荷花,阳光从右上角照射过来,田里的莲叶有了阴阳向背,花青的叶和茎,通过白色的调和,营造出水天一色的氛围。一朵白色荷花,呼应阳光盛开。我们仿佛可以听到花开的声音,不,那是一只蜻蜒羽翼扑棱棱的声音,宣布着夏天的到来。“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诗意,扑面而来。莲茎的挺拔与独立,在画面一隅,却又能支撑整个画面,诠释着“中通外直,不蔓不枝”的坚定。

《秋荷》。写意地描写了秋天的荷叶:夕阳的映照下,莲株苍凉而不悲戚,莲实挺拔而不招摇……

陈丽芳有大量的荷花作品,有纯水墨的,有工笔设色,有兼工带写的。无论形式如何,都让人想到《爱莲说》。王鲁湘说,理学大家周敦颐选取佛家象征物——莲,重新注入君子的人格内涵,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35个字,定义一个君子的道德自我。一个完整的君子人格,需要时间和距离才能品赏。陈丽芳笔下的荷花,是一个谦谦君子的形象:舒放中现精神,淋漓处见风骨。荷叶或用赫石调以淡墨,纵情挥写,纯洁不失沉凝;或用花青调水调墨,细笔勾勒,情意生动,墨色交融。荷的君子形象,也成就了陈丽芳画的独特的形式语言——鲜明与纯净。

陈丽芳获得过很多的荣誉,也收获了学生和粉丝的信任与爱戴。她近四十年的中国画创作生涯,追求自然、敦实、纯洁的表现,追求古典哲学的笔墨内蕴,追求人性的修养与表达。生活本身的磨砺有沉重更有担当,为人师表的职业定位了她的亮色和乐观,她摒弃了维度单一的探索,不断地选择与定位,既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形式语言,又让观众能从她传统的金石味的中国画中聆听到岭南画派的历史回响。陈丽芳前面的路还很长,我们期待读到她更多更好的画作。

时间会选择经典。

文/蒋蒲英(永州市文联主席)


陈丽芳作品欣赏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