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风俗非遗

生产习俗

农  事  
    (一)作物种植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境内水田一般只种一季中稻,部分田种一稻一油(菜)或一稻一麦(小麦、荞麦)。土里一般种麦、豆、薯、棉,山土多种高粱、红薯、包谷等杂粮。种植时间有“立夏前、好种棉”,“清明前后,种瓜种豆”,“处暑荞麦白菜”,“七藠八蒜,九油(菜)十麦,迟种莫得。”等农谚。
    一般水田,用牛犁三遍,头遍称犁板田,从中间开犁路绕圈向外犁,二遍和三遍,均由外绕圈向内犁。水田四周用稀泥糊在田塍内面,防漏水,称培子塍。田塍上与田角余地,讲究修整,俗云“男子畲边,女子鞋边”。绥宁盐井犁田时,不挂牛鼻索。
    农民十分重视水稻秧田。秧田选背风向阳、土质肥沃处,一般不变卖。说到某人的珍贵
物件和有利门路时,邵阳话用“这是他家的秧田”为喻。出卖秧田,是十分穷困败家的表现。
    秧谷浸种,1日俗妇女不得介入这项劳作,以为淤气重,会影响成长。新中国成立后妇女普遍参加农事劳动,这类禁忌自然消除。秧田的下肥和平整工夫,比一般田好。在秧田里,讲究不吃东西,不谈老鼠、老鸦等,迷信成分之外,有高度集中注意力以播种的实效。播种后,扎一稻草人,立于田中护守秧苗。田边插枫叶一枝,表示“风吹秧长”。第一次下秧田扯秧,称开秧田门。当天,农家办“报秧酒”,食腊肉,盐蛋。接着是插秧,又称莳田。插面积宽的,由里手领队打列(lia),从田的正中开插,栽一列笔直的禾苗。顺手由左到右,插4~5行,边插边退,称倒退行,其他劳动力,挨在右边接插,互相配合,打列的人是公认的插田“把式”,受众人尊重。插秧动作快的,喜插长行,称作“盖楼板”。动作慢的,被左右的人赶过前去,一片绿色中,自己范围内形成白水方框,被别人“关住”,称作“装神龛”,在伙伴中会受到善意的戏谑。这样,作业时常形成一种你追我赶、你谦我让的愉快气氛,加速工作的进展。60~70年代办人民公社,一度流行插“架子禾”,用划行耙在秧田横直划线,大家将秧苗机械地插在经纬线交叉点上。80年代,农村实行家庭责任承包制,逐渐恢复了从前的插田习俗。插秧时亲友和邻居,多互相帮助;主人家以好的酒食招待,还要用大块大块的猪肉,拌上米粉,包以荷叶,文火蒸熟,称莳田巴子,馈赠插田的人。插秧劳动紧张、艰苦,尽可能吃得好一些,以补充体力消耗,这种习俗,已长期地被传承下来,虽然食物种类因时因地并不全同。
    插田半月后进行中耕,旧时使用石灰除草杀虫,农民踩田时,手扶踩田棍,双脚来回挪动,将杂草踩入泥中,口唱踩田歌,此唱彼和。踩田之后,紧接着施肥,多用人畜粪肥。邵阳农家视粪如宝,多方积肥。故农谚有云:吃到口(bu)屎,穿到口(bu)屎;冒得口(bu)屎,饿得你死。农民在农闲时,背上特制畚箕,出外捡野粪。秋冬兴刨草皮,晒干后,聚成小堆火化。挑塘泥,刨阴沟,又搜积煤灰等,称土肥。用稻草垫猪、牛栏,称厩肥。春天,把嫩草嫩叶踩在泥里沤泡,称绿肥。也有烧石灰撒在田里的。施肥后在田坝口,插上树枝或草叶,示旁人不要随便放水走肥。60~70年代,化肥猛增,积肥的活动大幅度减少。田间用水,以前多为深灌。缺水时,梯田则用龙骨水车,脚踏,手摇,引水而灌,动作艰苦,称为“拜天”。也有用水瓢、抽水筒提水的;靠近溪河的田,则设置筒车,利用水的冲力,引水灌田。80年代以后,人们逐渐认识到粪肥、土肥的优点,积肥活动稍有恢复。而农田排灌,普遍用抽水机。
    久旱不雨时,旧俗有抬着木雕或泥塑的菩萨,在村庙游行的。所抬的菩萨一般为本姓的神巫,有抬梅塘二帝爷、郑督干岁的,也有抬贺金声与车大任偶象的。随行的人,不管太阳多大,忌戴斗笠,并要穿着草鞋步行,以表示诚意。新邵严塘,寺门前一带,旧俗抬“雷公”,“雷公”蓝脸尖嘴,胁生双翼,手执木凿,由一强健青年掮着前行,后随队伍每人拿木瓢或脸盆,向路人(也互相)泼水,路人也可与队伍对泼。敬神的觋公吹牛角鼓励,旁观者呐喊助威,泼到一方退走为止。求雨结果往往滴雨不下,农民徒呼奈何之时,承头巫师却说某人某人不诚心,埋三怨四。50年代,此习俗尚存,人民政府屡禁不止。但从那时起,政府经常组织人力、物力,帮助旱象露头的地区抗旱,几乎成了一种制度,加上水利工程的广泛修建,抽水机的增多,迷信求雨的活动到60年代后已经很少出现。
    旧俗还有炒虫子的。大年三十夜,农家烧起火,架上锅,将所需要种植的作物种子,每样拿出一些,放到锅里,一人掌锅,其他人就装虫。掌锅人边炒边问:“么子虫?”众人回答:“包谷虫”,这样边炒边问,把常见的害虫都要问遍。水稻发生虫害时,在田塍上搭木架,点上油灯。灯下放水盆,让害虫扑火自灭。这种设置一直传习下来,只是油灯为电灯所代替。随着药物除虫的普及,炒虫子的习俗已消除。
    新谷快成熟时,摘几束谷穗,去壳拌入老米中煮饭吃,谓之尝薪。备酒菜,祭祀天地祖宗后,由家中长辈先尝第一口新米饭。并且盛半碗饭喂狗,传说稻谷是狗尾带来的;割几蔸禾喂牛,因为牛耕田有功。秋收时,每丘田角,要留下一蔸禾不割,意为留给老鼠吃,以免老鼠找进屋来。丰收年成,以村庙为单位筹款唱木棒戏,有称太平戏的。也有请巫师、道士打醮还愿的。城步等苗乡侗寨还有“庆鼓堂”、“打泥脚”等活动。绥宁有“逗春牛”,集体化妆表演,以示丰收之乐。50年代,打醮还愿等迷信活动渐少渐废,其它形式多被承传下来。尝薪,过年,农家都十分重视。
    隆回、绥宁、洞口、城步等县,一些旱土面积宽的山区,往常烧荒(即放火烧掉原来农作物的杆、叶和杂草为肥)播种,有集体生产习俗。十几人或几十人参加。由一人背铜锣和响鼓,往来劳动场所,一手击鼓,一手敲锣,伴以说唱,称“打锣鼓”。说唱就地取材,即兴成章。内容有对在场劳动者进行褒贬或取笑的,体裁有小说、说书、快板等,似顺口溜又像山歌,形式多样。使得劳动场面活跃,工效亦高于寻常。
    (二)植树造林
    50年代前,农家屋前院后喜栽果树、棕榈、小竹;田埂、塘坎、溪岸多植杨柳;亭旁庙首栽松、柏,三岔路口植樟、杉、枫、松,以保一方风水。城步、绥宁等地侗族人民,还有生孩植树的风俗。凡一小孩下地,其家人就栽上十棵小树,待小孩成人后,树亦成材,可以做家具及嫁妆之用。新栽树苗,各地大多结草为标,发现有人破坏,则在树上扎一把纸钱,以示祈祷山神惩处。成片山林多系借自然风为媒飞子成林,任其自生自灭。但各地均组织有禁山会,刻写禁山公约,决定开山、禁山日期,防火条例,任免禁山人员。禁山员每逢农历初一和十五,沿村鸣锣,宣告封山育林公约。山区人民还有给果树喂年饭的。大年三十吃午饭时,派两人提酒饭和柴刀,一个扮主人,一个扮果树,扮主人的走到果树前,用刀往树身上一砍,问:“什么树?”扮果树的答:“××树。”然后从结不结果、起不起虫、果酸不酸等,一项项问答下去,边问边将饭菜喂进树身的刀口里,酒淋在树蔸下,最后燃放几个炮竹,以求果实丰收。
    隆回小沙江一带瑶民,沿用“竹木不知”的道理,在竹树没有发芽生长以前,进行栽植。如松树在清明前移植,成活率高;杉树的移蔸、插枝,则在冬末、春初为宜。农村房前屋后仍普遍植树。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山区除沿用飞子成林外,还采用人工育苗、飞机播种等造林办法。禁山多订乡规民约,边远山区还建立了护林防火联防组织,设立看山员。八十年代起,每逢三月中旬前后,各级行政人员带头植树造林,形成新风。少数青年男女结婚时植树纪念。植树推崇优良树种,多从苗圃选用树苗,普遍注意市场信息,以经济价值较高的(如脐橙、蜜桔等)代替原有的树种。
    邵阳风俗中有许多对植树造林有利。如风水树。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风水树,谁要砍伐,破坏当地风水,就会群起而攻之,成为一个地方的公敌。城步岩寨乡金南村,有38株树龄在1600年以上的人工古杉群落,系东晋时侗族先祖定居建村时所植的风水树。立碑禁山。许多地方封山育林,立石碑于山口禁止砍伐,山门建庙,住庙者受权检查出山人员。绥宁黄桑坪上堡村存封山碑一块:“永禁斧斤,不许樵采。如有毁伤,必从重究。”同治四年(1865)立。坟山尤其不许砍伐。西南各县,为保护古树免遭砍伐,常在树干近土二三米之内钉上许多大铁钉,深入树心,随树干的生长而升高并嵌合无痕。
    (三)养  殖
    境内居民历来饲养猪、牛、羊和鸡、鹅、鸭等家禽、家畜,有些还兼事捕鱼猎兽。旧俗,猪、牛栏上,多贴有红纸符,上写“姜太公在此”,并打上石灰手印,以驱邪避瘟。新建猪栏时,主人要备餐请木工在栏内饱吃一顿,以示猪饱食易长。母猪怀孕,忌动土或打桩,并在栏门前挂一条秤,以免犯煞流产。卖出的肥猪,出门时,主妇要在栏边唤几声猪。家有青少年子女者,一般不喂种猪公。猪爪旁生内痣的叫五爪猪,猪头有白毛贯穿头部的,叫破头猪,农家忌养忌吃。牛犊出生,主人将其胞衣用稻草兜住系于枫树上,意为小牛会风吹叶长。卖牛,牛绚不给买主,把牛绚卖了,以后养牛不走运。买主牵牛走时,卖主赠红布一块系于牛角,谓之“挂彩”,还赠几句吉言。农家对牛特别看重,耕田月份,要注意休息时间,加点精饲料如酒糟豆渣之类,牛栏建到背北风的地方,冬天要防寒添料,“服侍老牛过冬”。牛死,农家有伤心哭泣的。养了多年的老母鸡,不拿来待客。忌叫化子进堂,否则养鸡不利。武冈等地有养鹅的习俗,“要得夫妻和,家里喂对鹅”,俗谓鹅的夫妻重恩爱,母鹅孵仔,公鹅日夜守护。
    农家还有养猫、狗之习。凡猫自动跑来的不要,有“狗来富,猫来扯孝(hao)布”之说。养猫每家只养一只,“两虎不同山,两猫不同堂”,多则会自己逃走,故称猫为“有义”。俗传三脚猫为猫中之王,视为珍奇,但属罕见。养狗多为看家护院和山地狩猎之用,外人不可当着主人之面打狗,“打狗欺主”。除疯狗外,一般不忍打杀自家养狗,也不卖给别人,认为狗是有义之畜。邵阳有放生的旧俗,某些人逢家庭添丁、做寿一类喜事,常常去集市将活的鱼、蛙、龟、鳖、飞鸟等全部买下,再请和尚主持,派人送至人迹罕至的河滨山谷,让这些生命恢复自由,回到大自然生长、繁殖。50年代之前邵阳市城区,每年旧历四月初八放生。届时市场上多有卖鲜活
鱼蛙龟鳖的,行善者买下后携往点石庵,由和尚领队去高庙潭放生。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科学养殖方法逐渐普及,门类也逐渐增多。80年代后,城镇居民养鸽的普遍。由于防止狂犬病,一般不养狗。
    (四)捕  猎
    邵阳为丘陵山地,溪河交错,居民捕鱼、狩猎者多。捕鱼以罾、网、钓、又及养鱼鹰为主。除塘养的草、鲢、鳙鱼不准任意捕捉外,其他的鱼均可捕捉。资江河面常有巨型拜罾,以楼梯形大索做拉绳,抄鱼的网兜柄长至四米,以整个木船做底座,罾面约4.5平方米。这种渔民,进罾而不能单独上秤的鱼,如半斤以下,习惯上不要。50年代前沿溪河有养鱼鹰的,秋末冬初,天寒水凉,资江及各支流鱼鹰小筏活跃,两岸围观者甚多,有些人往往跟着小筏走好几里才回头。小筏一直上溯到各个支流的源头。50年代后,养鱼鹰的渐少,以至罕见。拜罾也极少,而且进罾的小鱼也取用。
    当野兽为害时,山民或打棚防守,或响梆驱赶,冬闲时节,并组织赶山队,主动捕捉。清代至民国时期,狩猎者多信奉梅山教,塑小型神像,置于坛下,出猎前,需烧纸钱敬神,以卦占卜,择日出门,归来时荐以猎物。此外,猎户还要“庆梅山”,一年一小庆,三年一大庆,演巫戏祭神。庆梅山常由一猎头主持,其亲友及附近猎人馈礼赞助。相传宋章悖开梅山以前,梅山地区为瑶人所居,瑶人骁勇善猎,后入神之,遂分派衍教,奉为祖师。乡俗分配猎物有成规,开第一枪击中野兽者,则奖以猎物的头、皮或四肢,再与参猎者共分猎物骨肉,下水、杂碎则赐予猎狗。这种分配习俗一直传承。但60年代后,狩猎活动逐年减少。
    (五)工商运输
    开商店,以前称做坐庄生意。店中采购货物的叫跑街先生,管账的叫帐房先生、红薄先生,新投师的叫徒弟。徒弟入店时须央人介绍,交定额押金,写好打杂三年,从师学艺。满师后,要办出师酒,才能正式议定工资。染织业的学徒,“三年帮一年”。前三年没有工资,还要廉价帮工一年,才可出师。老板。  的儿子,多到别人开的店子做学徒,避免在本店以少老板身份出现。出师后通称先生。平时,店员都要住在店里,雇期一般一年一定。每年正月初五上工,过小年吃饭时,老板如荐某店员坐上席或将席上鸡头对着谁时,即表示他将被辞退,来年请别处高就。如因贪污或他事被开除,本市镇同行一般不再雇用,称为“卖了码头”。做生意讲彩头,清早开张营业,不借钱,不兑办、不借秤;第一笔生意尽力争取成交,以求开门大吉;每月初一、十四、十五、二十三日为忌日不讨帐,别人来讨帐,也可不理。每年正月初五前只进财不出财。初一不扫地,其他早晨,扫地须从门口向内扫。忌单日及二十四日出外做生意。
    走村串户的小买卖有货郎担,“一头扁、一头口(luan),走遍天下无人盘”。一般小本商贩,从城市购进针线、毛巾、钮扣、刀剪等日用小商品,到邻近乡村出售。有时以货易货,换来羽毛和畜皮土特产,转手卖给城市商店。货郎以摇耳鼓为售货信号,同时夹以吆喝声。
    一些有文化的人,在春节前后,从隆回的滩头买一担红纸,并自备书写大楷的笔和墨,到贵州省各处售春联,可得一笔收入。还有一些人,背着方形木箱,陈列各式眼镜,既出售,又修理,遍及内外远近城镇。50年代后,商业网逐渐密布城乡,货郎担也随着减少。
    市辖各县农村均有赶墟场的习俗。每隔十几、二十里的地方,设有墟场,或一、四、七,或二、五、八,或三、六、九为赶场日。日用百货、农副产品等均有购销。80年代起墟场设点比过去还多,邻近一些场的场期互相错开,各不相同,便于行商轮流作买卖。赶集贸易更日趋活跃。
   
    工匠行内,规矩严密。遵从“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古训。各匠一生带徒甚多,其第一个徒弟叫长徒,晚年最后的徒弟叫“关门弟子”。各业皆有所谓秘术,将秘术传给长徒或最宠信的徒弟称为“戒卦”。师傅临终前召徒弟跪受秘术,叫做“戒殁卦”。徒弟得其真传者,称“嫡传弟子”或“掌门弟子”。师傅戒卦的内容主要是毕生技术总结,但也有许多迷信成份,如预测吉凶的占卜祭祀,暗下“魇镇”以咒雇主家庭破败等。建房时,择吉日砌工破土下基,木工架马动工,均需杀雄鸡敬祖师,叫做“起水”。铁匠栽铁墩时,下面要放少许大米、茶叶、黄豆和食盐。开炉时,先打饭勺、菜勺,再打几枚门兜钉,然后再打别的用具。甲匠给人未做完的工夫,乙匠不得插手。工匠中,还有一些常用的行语,如称饭勺为秤,称筷子为篙杆,称切菜砧板为好吃,称吃肥肉为放水等。
    50年代后,手工业者组织起来,生产程序逐步机械、半机械化,老中青工人开展传、帮、带活动,经验技术的传授从出版物、讲座、观摩等多种渠道进行,秘术、戒卦、行语和迷信活动迅速消除。
    1949年以前,一般民用船,称“洞舶子”。船小,不怕风险,“船小两头尖,有水上得天”。船工每天凌晨要观察天色,从起什么风,测知天气如何,决定是否行船。船民视船头为一船主宰,忌人脚踩,尤忌女人践踏。船上忌讲龙、虎、鬼、梦等字眼,有人讲了,当天就不行船,或休息半天再走,碰上姓陈的要改称姓浮,因陈与沉谐音,防遇风沉船。 
    船民大都结伙出船,因一怕土匪二怕险滩。他们少则五、六船,多则十船、数十船,船多人多,小股土匪,不敢骚扰。过险滩、行逆水,分工协作,牵、推、拖、划结合,互相团结。 
    娄邵铁路建成后,境内县、区、乡公路成网,火车、汽车、拖拉机运输一条龙,水运由于资江下游建了柘溪电站,运输阻隔,煤炭木材等物资均用汽车、火车外运,故毛板船、洞舶子日渐减少,水运旧俗也随着消失。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