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魏楚斌与他的“楚瓷”

魏楚斌与他的“楚瓷” 作者:樊家信

地处湘东的醴陵市是瓷艺“釉下五彩”的发祥地,全国三大瓷都之一。这里人杰地灵,生于斯长于斯的魏楚斌,三十六岁那年被评为省陶瓷艺术大师、国家高级工艺美术师,湖南省杰出陶瓷艺术家。多年来,魏楚斌在省、国家、国际级博览会上,几十件瓷艺作品获金奖、银奖。连续六年在中国嘉德春秋两季拍卖会上参拍。

当下,艺术家的头衔也许并不能很到位地说明艺术家的分量,唯其作品,方能较真实地显示出艺术家的实力与价值。魏楚斌实至名归,似乎成为有点传奇色彩的人物了。

魏楚斌出生农村,父亲是木匠,维持着家中不富裕的生活。魏楚斌从小喜欢画画,多是临摹连环画上的人物。父亲怕画画影响儿子的功课,曾生气地没收了他一大叠“作品”。1997年一个机缘,让魏楚斌进了省陶瓷研究所,拜在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熊声贵门下学瓷画。他领悟力强,又苦学苦练作为基本功的瓷画的“线描”,深得师父喜爱。

几年后,陶研所解散。为生计,魏楚斌办过小工厂,离瓷艺渐行渐远。然最终还是“弃厂归瓷”。他总觉得,自己的天赋秉性就只适宜搞艺术作“弄瓷人”。望着自己将要走的漫漫艺术前路,他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于醴陵瓷釉下五彩的工艺,得前辈的真传,有实践的经验,自己可谓非常熟悉了。为了提高中国绘画的素养,他重新回到学校,沉下心来到中国美术学院花鸟系专业高研班等高校去进修了几年。一位美院的教授曾称赞魏楚斌“你对瓷器读得很懂。”他对“读懂瓷”有着自己广义的注释:一是熟悉理解“制瓷”的全流程,这方面自己是“懂”。然而这“读懂瓷”还应包括理解瓷的特质,如何造型、装饰及画什么、如何画等问题。这方面还大有学问,还要认真地长期地研究探求。

 魏楚斌主攻瓷画中的花鸟草虫。“以线造型”是花鸟画的基本功。魏楚斌以持久的定力,咬住“白描”线条下工夫最深。他笔下的鹰、鸡等禽类的羽毛,虎熊等兽类的皮毛,都勾画了了,根根挻秀,线条无一丝羸弱,让表现对象柔美中透出健雅,厚重中飘出清逸。他还把自己的感悟写成论文《醴陵釉下五彩线描技法》,发表在专业刊物《中国陶瓷科学与艺术》上,受到业界关注与好评。

更难能可贵的是,魏楚斌的工笔花鸟从不“以工而工”,特别注重“以形写神”。他笔下的那相互依偎的鸳鸯、炫耀着红色美尾鸣叫着的锦鸡、和鸣互答的麻雀……都被画家“情化”了:特别着意去刻画表现对象的神态,赋予了它们鲜活的生命力。究其实,这是画家“写意精神”的融入:远离甜腻媚俗,画幅间洋溢着一种爱怜,一种生活情趣。

  “望今制奇,参古定法”(刘勰《文心雕龙》)这句话于艺术创新很有意义。“望今”,即今人的生活、精神层面;“制奇”,即用新的题材、新的意境、手段去表现。魏楚斌很清醒,他不能淡薄“传统”这种“血缘”关系,这种“母体”的传承。否则,“创新”就很可能滑进浅薄的“艺术玩家”的陷阱。魏楚斌在夯实传统的基础上,追求大实大虚,以简驭繁、空灵雅致的风格。他依托醴陵瓷白度高的特征,画面上留白很多,造成一种空灵的气韵,一种禅意的“虚”。而“实”的花鸟,他重彩施色。有时还采用“堆塑”,将厚重的色彩凸出画面,造成一种浅浮雕的效果,让表现对象更加栩栩如生。瓷画家在塑造禽及兽类等形象上,有时借西济东,采用了适度的夸张变形的手法,更生动地凸显出鸟兽各自不同的特质。

这里不得不说说大师创作的“大球泥”系列。大自然的神秘造化,湘西雪峰山出产一种罕珍的非金属矿石。它呈球状,白度极高,可制成如薄纸透亮,似美玉温润的瓷器,人称“泥黄金”。瓷界称它“大球泥”。现矿源已枯竭。魏楚斌创作的《萌》、《清雅》、《雅趣》、《墨戏》等“大球泥系列”绝对是当今瓷艺中的极品。他充分发挥了大球泥的特质,瓷绘留白更多,且着笔少:一小束红果与一只螳螂,一只红蜻蜓,几只小促织凸显其中,大实大虚,高贵典雅,极富禅韵,已臻化境也。观赏之,把玩之,尽得美的享受。

他还与合作者将洒金、釉下五彩、青花有机地融合于一幅画面中,有一种富丽堂皇又不失典雅的异美。

魏楚斌具有夯实传统、变法创新的准备与实力,可望他有更多的精品佳作问世。

魏楚斌为自己的商品注册为“楚瓷”,取大名一个“楚”字。然“楚”亦可解为“湘”。人们似可从中体味到大师欲领异标新,独树一帜,精品频出的气概与意愿。

2019年12月26日于湘江畔

樊家信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省评论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