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云山有仙气

作者:龙会吟 来源:邵阳日报

我的家乡与武冈市毗邻,小时候,经常听大人说起,武冈有座云山,是道教第六十九福地。那里一年四季,云雾缭绕,云带灵气,峰呈福象。于是,我幼小的心灵里,便生出了一种对云山的膜拜,经常和小伙伴们爬上村后的山顶,虔诚地向云山方向眺望。目光所极之处,只见云雾茫茫,群山隐约,什么都看不清楚。而我们却兴高采烈,一齐嚷着看到了云山,看到了云山的奇峰怪石,看到了云山的古刹古道,还看到了云山的流泉瀑布。其实,我们那时候根本不知道云山在哪个方向,只觉得远方那座高大的虚无缥缈的峰峦,就是云山,相约着有朝一日,一定要去那里游玩。

遗憾的是,我们村子虽然与武冈毗邻,但离云山却有百十余里,在那交通闭塞的年代,一群小屁孩,根本没有机会去云山。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才有了登临云山的机会。那一次市文联在云山主办文学笔会,我有幸是学员之一。上山时,汽车把我们送到半山腰,然后步行上山。穿行在弯弯曲曲的登山小道上,只见玉树临风,山花吐艳,溪涧流泉,一转一奇。如此好景,使我们大开眼界,享受到的全是快乐。虽然喘着粗气,但却心旷神怡,一串串欢乐的笑声,抖落在绿叶丛中。

来到山顶,一路笑声不断的我们,脸上都罩上了肃穆。也许是觉得进入福地了,不能喧哗,只能肃静。我感觉到如临仙境,只见仙风扑面,仙气缭绕,隐约在云海下的奇峰峻岭,古道幽谷,全都充满了仙气。孩时对云山的膜拜,在这一瞬间,化成了出自内心的赞叹和惊喜。

笔会里有武冈文友,他们热心地向大家讲述云山的故事,让我们对云山的人文历史有了初步的了解。那次参加文学笔会的学员,每人都带来了作品。笔会主办单位请来了《湖南文学》的编辑,逐篇逐篇地为学员看稿子,然后又逐篇逐篇地提出指导意见。学员们遵照编辑的意见,精心修改,反复打磨,谁也不想浪费几天笔会的大好时光。听到同室文友的钢笔在稿纸上划出的沙沙声,我不禁心驰神往,浮想联翩。我们这些可爱的文友们,不也像传说中的卢生侯生一样,沉下心来,心无旁骛,精心打磨自己的作品,在进入文坛的路上潜心修炼。

改稿之余,清晨黄昏,文友们三三两两,四处游览,所到之处,峰萦水映,木秀石奇,那迎面拂来的习习凉风,仿佛是仙人用拂尘为我们轻轻扇凉。我们去得最多的地方是胜力寺。据说此寺建于三国东吴,初名“制止寺”,唐代改名“胜力寺”。宋代以后,结构造型宏伟壮观,名甲湘西南,与南岳齐名。后因战乱,多经摧毁。我们看到的是一个饱受摧残正待重建的旧寺,虽然破旧,面容沧桑,但沧桑的面容里,却仙气缭绕,仙风荡荡,寺前一站,令人禅心顿起,俗念尽去。

笔会结束时,我们没有坐车下山,而是从另一个方向,沿着秦时卢生侯生进山的秦人古道,东拐西弯,步行下山。一路上,香风轻吹,山涛轻吟,奇峰幽谷,溪涧流泉,怪石古树,一一入眼。我想,当年卢生侯生结庐于此,定是被这秀丽的风景所迷。而云山有了卢侯二生,从此仙风浩荡,仙气缭绕,成就了华夏一大福地。

一个文友说,这次笔会,让我们沾上了云山的仙气,一定会有大作问世。果真被这位文友说中了,那次笔会结出了很多硕果,大多数文友的作品都在省级刊物发表。

第二次登上云山,距离第一次上云山,相隔三十多年,那次是参加邵阳市文化局组织的戏曲作者采风活动。云山的变化太大了,用日新月异、今非昔比等词语来形容云山的变化,一点也不为过。经过重建的胜力寺,雕梁画栋,镀金抹红,熠熠生辉。三十多年前我看到的那种沧桑破败,已成为历史。

在无数看云山的山峰里,首推隆回县境内的望云山。

据说,望云山之所以叫望云山,是因为隐居于此的卢生,经常站在山顶遥望武冈云山,因此而得名。我不知道在望云山隐居的这个卢生,是不是云山上的那个卢生,也许是,也许不是。据说,古时有人出了一道上联“望云山上望云山云山在望”,至今没人能对。我向几个参加戏曲采风活动的文友说出了这个上联,文友们苦思良久,也没有人能对得上来。

去云山看看吧,云山有仙气。当然,也应去望云山看看,在望云山上望云山,那种神韵,比唐诗宋词里的神韵还要美。

(龙会吟,隆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