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放歌湘西南——乡土文学与纪实散文的践行者范诚

范诚作品直抒胸臆,文笔质朴,叙事生动,被评论家誉为“湘西深处的真诚心声”。


人物简介

范诚1963年生,湖南省新宁县人。湖南广播电视台一级文学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1985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先后在《团结报》、湖南广播电视台湘西记者站从事记者工作。长期研究湘西南历史地域文化及风土民情,相关散文和报告文学发表于各种报刊,并获“孙犁散文奖”等奖项。已出版作品集《本色凤凰》《阅读湘西》《走玩湘西》《崀山走笔》《崀山乡土》《凤凰:那些人,那些事》等多部。其作品直抒胸臆,文笔质朴,叙事生动,被评论家誉为“湘西深处的真诚心声”。

名家评论

 范诚是个至情至性的人。只要打开他的湘西作品,你随处都可以触摸到他那颗滚烫的赤子之心,随处都可以感受到他对湘西浓烈如火的激情。

  ——吉首大学原中文系主任、教授刘敦纲

 

 近10年来,范诚先后出版了《本色凤凰》《崀山走笔》与《走玩湘西》等7部散文集,计200多万字。这些作品,从“凤凰”“崀山”到“湘西”,“点”“面”结合,图文并茂,全面、具体、细致地反映了整个湘西——湘西南地区的历史、文化与人文地理等,从而不但为湖南文学与湖湘文化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而且为中国乡土文学与纪实散文的发展,也提供了极具意义的经验和启示。

 ——湖南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南省报告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章罗生

 

 我们在范诚作品中看到的湘西世界,不是普遍的、一般性、被粉饰和雕琢过的生活,而是独特的、个别的、带着作者情感记忆的生活本体。在这当中,我们看到了一个个真实生命的顽强抗争,对苦难和贫穷的艰难挣扎,我们也看到了真正的湘西民俗文化——它的神秘,它的异域色彩,不在夸张和猎奇,不在浪漫和传奇,而是深深地联系着湘西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深扎在每一个普通湘西人的成长道路和生活记忆里。它们不是一般的地方风情画,也没有情节曲折的恋情或殉情故事,却是湘西这块土地上的真实事件,是湘西人们的真实生活。

 它与那些沾染着浓郁商业文化气息的湘西书写不一样,它是以质朴而真诚的方式在叙述着湘西故事,它所展现出来的湘西,不施粉黛,却更为美丽,不加粉饰,却更见真实。

 ——暨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文学评论家贺仲明

 

 范诚在散文《洪水中的英雄》里,歌颂的是一种不屈不挠的植物——鸡婆柳,这是洞庭湖不可或缺的生态树。“滚滚洪流一来,他们便变得无比柔软,任洪水猛烈冲刷、撞击,它伸展水蛇般的腰肢,轻歌曼舞起来,甚至踏着洪水的节奏,像跳广场舞一样,左右摇摆着,让洪水对它们毫无办法”。作家描画事物,活跃着蓬勃的生命力,写出了一种动感超然的神趣,也是一种对人情世态的人性感悟。而且文字简净凝练,语言朴实,明白晓畅,表现出较好的文字基本功。

 ——湖南艺术职业学院教授、湖南省文学评论学会副会长张建安

 

 阅读范诚的作品,眼前就会出现漫山遍野的映山红,还有一只杜鹃在歌唱:“不如归去!”“不如归去!”相传映山红是对故土一往深情的杜鹃泣血所染,湘西系列乡土散文,是范诚的精血所凝结,与泣血而歌的杜鹃何其相似!“一叫一回肠一断,三春三月忆三巴”,范诚的湘西系列乡土散文,就是一个赤子献给故乡的歌!
 ——小说家、《老夫子》作者周晓波

作品赏读(一)

乡愁是一滴泪

 沈从文先生晚年,每与故乡交集,便常常情不自禁地流泪。

 1982年5月上旬,沈从文夫妇在黄永玉的陪同下,回到久别的故乡——湖南凤凰。

 一天下午,在黄永玉老房子前的空地上,县里几位民间艺人应邀为沈从文和夫人演唱傩堂戏。这是凤凰最古老的一个地方剧种,源于酬神还愿的伴舞,逐步发展而成为高台戏剧。

 这次表演的只是其中几个折子。锣鼓儿一敲起,沈老便开始激动起来。《搬先锋》是“还傩愿”中的一节,一个女艺人唱了起来:“正月元宵烟花光,二月芙蓉花草香……”当唱到“八月十五桂花香”时,沈老已情不自禁,手舞足蹈地跟着唱了起来。唱毕,他已泪流满面,赶紧掏出一块小手帕,擦拭着奔涌而出的泪水。

 1983年,沈从文得了脑血栓病,左半身瘫痪了。有一天,凤凰籍同乡、原中宣部副部长刘祖春登门看望。恰好,那天家乡凤凰来了三个人,请沈老为家乡新的一个旅游景点——“齐梁洞”题名。沈老听了几位老乡的乡音,听到“齐梁洞”这个熟悉的名字,心潮起伏,默默地流下了眼泪。这时,沈老已经不能拿毛笔写字了,夫人张兆和叫刘祖春代笔。刘祖春在沈老书桌上写了“齐梁洞”三个字,上款题“沈从文先生嘱书”,下款落上自己的名字。字写好了,拿给沈老看,沈老这才露出笑容。

 1987年,黄永玉从怀化一位博物馆朋友那里,得到了一块碑文的拓片。这是1921年,沈从文19岁在芷江工作时书写的。这是一块两米多高的墓碑,碑额刻有“芷江县警备队队长段君治贤墓志铭”15个大字,字体为长形篆体。碑刻正文部分为楷书,内容详细记录了段治贤的生平和为剿匪作战而死的事迹。字体匀称,苍劲有力,是一幅很好的书法作品。

 黄永玉将拓片特意送给沈从文先生看。沈从文注视了好一会,默默无言,静静地哭了。这把黄永玉夫妻吓坏了。黄永玉妻子张梅溪说:“表叔,不要哭。你十九岁就写得那么好,多了不得!你好神气!永玉六十多岁也写不出。”

 回乡流泪,回忆流泪,见到旧迹,睹物思情也流泪,为什么晚年沈从文先生这么容易流泪呢?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这是一种乡情的流露,也是一种乡愁的释放。一个人到了晚年,背井离乡,寄寓京城,对故乡的感情越来越浓烈,越来越深沉。每见到故乡的事物,常常激动不已,眼泪便不自觉流下来,这是辛酸的泪,也是幸福的泪。既是忧伤的泪,更是甜蜜的泪。

 诗人艾青曾经写过:为什么我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人生晚年时,乡愁就是一滴泪。

 ——原载2017.2.3《湖南日报》,曾荣获湖南省作家协会举办的2016第五届“潇湘杯”散文一等奖

作品赏读(二)

古村楹联传家风

 进入依山傍水的浪石村,我被深刻于民居大门青石上的楹联深深震撼。

  这个村落是一处保存较完整、建筑风格独特的清代古民居建筑群。所有房子都坐北朝南,依山而建,排列整齐,清一色的砖木架构。每一排房屋之间为青石板铺就的巷子,宁静悠长,古旧沧桑。

  村子最吸引我之处,就是在每一座古建筑的大门口,都建有一座像朝门一样的石坊,石坊的青条石门框上,刻有一副楹联。

  贴近石门框,仔细阅读这些楹联,发现其内容丰富,有写景、抒情、言志、修身养性、耕读传家等各个方面,寄寓着古贤先哲的志趣情操。

  有描绘自然风光的,意趣深远,“碧水环门龙起舞,丹山绕石凤飞鸣”,“一轮秋月光凝户,十里春风香到门”,“柳絮飞残幽巷景,梅花香到小门春”。

  有淡泊言志的,格调高雅,“月白风清,志甘淡泊;云环水绕,气抱中和”,“万里前程从此起,一生大业看将来”。

  有关心国家大事的,境界远阔,“放眼相关天下事,入门且喜一家春”,“齐家治国平天下,尽孝竭忠处世间”。

  有抒发情怀的,志存高远,“山村忧乐先天下,衡泌栖迟味道根”,“廉泉让水高人宅,种柳栽桃学士门”。

  其中,最多的是有关耕读传家内容的,“此地不嚣不俗,其间亦读亦耕”,“乐山乐水新院落,半耕半读旧生涯”,“是耕读人家门面,乃晨夕出入关头”,“满榻琴书绕古意,一帘风月证前身”,“三株玉树门前绕,五子经书室内香”……

  这些石刻楹联,有阳刻,有阴刻。楷书、行书、隶书、篆书、草书、行草等字体皆有。风格或遒劲,或清秀,或古拙粗犷,或灵动飘逸。其中好几副出于清代大书法家何绍基之手笔。

  一个村民告诉我,村里有石刻楹联41副,墨迹对联1副。其中字迹保存完好的有21副;字迹在“文革”时期被破坏但楹柱尚存的有9副;字迹虽残缺而尚可全部或部分辨析的有9副;还有3副已遗失,但村民可以背诵出其内容。

  据省内外诗词楹联专业人士鉴定,像浪石村这样,石刻门联如此集中,联语、书法、雕刻俱佳的古楹联村,在全国绝无仅有,颇具文物考究意义和文化旅游价值。前些年被发现时,曾引起轰动,2012年被中国楹联学会命名为“中国古楹联第一村”。

  这里为什么有这么多古建筑和楹联呢?

  浪石村有“鸡鸣五县”之说,位处湖南省武冈、新宁、邵阳、隆回、洞口五县市的居中位置。明太祖朱元璋第十八子朱楩在武冈传14代,其身边官员后代王政海相中这里交通便捷,商贸发达,而且后山石板层层翻起,形如波浪,于是定居于此。王氏后裔陆续修建,逐渐形成现在的古民居院落,刻印留存诸多有意义的楹联。

  数百年来,浪石村人遵循古训,诗书传家,人才辈出。据记载,王氏后人,每一代都有贤才,声名远播。

  恢复高考以后,这里的孩子秉承家训,好学成风。一个小村庄,先后有数百人考上大中专学校,活跃于政界、商界、科技界和文化教育界,大都质朴、清廉,有良好口碑。

  浪石村古楹联,内容简单朴实,传递着耕读传家、勤奋好学的家风,滋养着一方水土和当地民众。

  ——原载2018.4.21《人民日报》“大地”副刊,被《学习强国》转载

作品赏读(三)

母亲的手

 母亲本有一双绣花的手。

 母亲出生于我们小县城的一个商人家庭,外祖父一家曾是我们县城最大的布铺商,商号“同心和”。母亲出生于1933年,当时家道殷实。作为富商家的千金,自小习文读书,针织绣花,自然有一双灵巧的手。虽不是“纤纤擢素手”“指如削葱根”,倒也是一双白嫩的手。

 可惜好景不长。1944年,日本鬼子打进我们县城,一把大火,将县城烧成焦土。外祖父一家和所有资产也被大火烧毁殆尽,家道于是衰落下来。忧愤不已的外祖父从家道中衰中洞穿世事,明白了一个简单的道理,经商发财只是短暂的,只有土地才是实在的。于是到了母亲谈婚论嫁时,力排众议,将母亲嫁到我们城郊乡下,于是有了我们耕种的母亲。

 母亲练就了一双勤劳的手。

 从一个不识五谷的城里小姐到乡下村姑,母亲总是刻苦地学习,尽快进入自己的角色,以完成她的苦难转身。

 很快解放了,大集体了,生产队了。人人参加劳动,母亲也和其他农村妇女一样,参加各种劳动。开田、挖土、插秧、收割、种高粱、红薯……什么都得干,几乎学会了所有的农活。另一方面,在自留地种辣椒、茄子、南瓜、豆角,以及各种时令小菜。只有不断地种,一家人才有吃的。

 自从我家大姐出生以后,我们兄弟姐妹5个,一个个像陀螺一样蹦出来,围着母亲转,伸手要吃的。要养活这么一群嗷嗷待哺的孩子,也逼着她去苦干。

 父亲当时远在外地工作,母亲是地道的“半边户”。一个妇女拖着一群孩子,其情其景可想而知。

 母亲虽然历尽辛苦,可得到的报酬要比同村的妯娌们低。当时生产队出工都按工分计酬,一般男劳动力每天计10分,女劳动力每天计7分,而母亲却只能计6分。理由是,你一个城里人,才到乡下学会劳作,先这样吧,还算是照顾呢。

 这时母亲已经训练成典型的村妇,干什么活都不输同辈妯娌。生活的重压,使她摒弃了几分羞怯,增添了几分泼辣。她找到村干部提出要加工分。村干部觉得也有道理,但要说服众人,便提出了最原始的办法,让她同几个持反对意见的妇女比试。

 比赛就在我们家门口不远的一坵大田里进行。比试的内容是插秧。事先由村干部将一坵大田用秧苗划成几格,每格大小一样,然后挑了几个手脚麻利口齿伶俐又极力反对给母亲加工分的妇女参加比赛。扯秧、挑秧、插秧,一系列连贯动作,哪个地方出一点差错,都难有胜数。几个回合下来,母亲最早上岸,秧插得整齐均匀,笔直挺立。无论从时间上还是质量上,都胜过她人。

 比赛一结束,老队长问其他几个妇女,你们还有意见吗?其他人再没有话说。自此,母亲同其他妇女实现了同工同酬,这不能不说是个伟大的胜利。

      母亲不仅成为插秧能手,后来,还成为养猪能手,种菜能手……这一切,全凭着母亲的那一双勤劳的手。

 母亲有一双伤痕累累的手。

 每天参加劳动,妇女要割草喂牛,杀秧青肥田。一手持刀,一手握草,有时手被锋利的刀子割开口子,血肉模糊。忍着疼痛,从附近扯点草药捣烂,糊上。难免留下疤痕。

 家里养猪,要砍猪草。白天是没有功夫的,只能在晚上,在昏暗的煤油灯下,挥刀砍猪草。一不小心,便把手指砍开一道大口子,深见白骨。当时也没有创可贴之类,就从房门后面找一个蜘蛛窝,贴在冒血处,止血止痛。自然,又留下一道疤痕。

 给我们做鞋子,纳千层底。有时候,顶针被针头戳穿,针头插进了手指的肉里,渗出血来,钻心的痛。也只能强忍着,继续劳作。

 每到冬天,天气干燥。淘米煮饭,洗菜切菜,洗衣服铺盖,接触冷水多了,手便皲裂开来。再加握锄头挖土等,用力过猛,那裂缝崩开了,露出鲜红的肉来。再用手去接触生水,痛得嘴里发出“嗤嗤”的叫声。这种开裂越来越多,有时候,一个冬天都不会痊愈。

 经过岁月的雕刻打磨,母亲有了一双满是伤疤,满是老茧的手。

 到了老年,母亲有一双粗糙无比,不堪入目的手。

 母亲视力不好,我陪她作了白内障摘除手术。要打消炎针,护士摸着母亲的手,犯了难。

 这是一双粗糙无比的手。因为常年劳动,没工夫护理,再加上年龄大了,那手满是褶皱。又因为伤痕累累,结下疤痕,那手上有一种黑色泥土一样洗不掉的颜色,就像岁月在手上烙下的印痕。护士反复察看,竟然无法找到血管。后来只能撸起衣袖,从手腕上找血管,扎针。

 我抚摸着母亲的手,手掌里长满老茧,有些茧皮正在脱落,可以看出那老茧是一层一层的,就像给我们纳的千层底鞋底一样。手背上满是皱褶,还有伤痕,很有点像罗中立油画《父亲》中那双捧着碗的老手。指甲有些残缺,没有一点光亮。手指干枯,像放了许久的干柴棒。

 这是一双丑陋不堪,十分难看的手。

 我的眼睛湿润了,这是一双操劳过度的手,哪里还是当年绣花的手啊?何止相差十万八千里!

 母亲一双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手,却常常创造奇迹。

 同样是养猪,母亲养的猪长得嫩葱,长得快。那时可没有饲料、激素。同邻居一起买的猪崽,我们家的长到一百多斤,出栏了,交食品公司了,人家的才七八十斤。生产队养猪场,一群猪被一些干部家属养成了“精”。母亲一去,养好了,很快出栏。母亲总结说,“养猪无巧,栏干食饱”。

 同样是种菜,母亲种的菜鲜嫩,结的辣椒、丝瓜、茄子、南瓜等等,又大又嫩,让人家羡慕得不行。人家以为是种籽好,每年要母亲多留点种籽。后来发展到全寨的婶婶嫂子们都找母亲要种籽。父亲笑她开免费的“种子公司”。

 同样是做布鞋,母亲做的布鞋有模有样,结实耐穿。以至于妯娌们都请她剪鞋样。

 自我小时候起,母亲就教育我,你有一双手,什么都可以做,怕什么?

 我一直读书,成绩尚可。从乡中学毕业,首次参加高考失利,离录取分数线差十几分。我不太服气,表示想去复读,母亲积极支持我。为了减轻我的压力,又宽慰我说,只要用心了,努力了,就算没考上,也没关系。你有一双手,什么都可以做,怕什么?

 母亲已经离开我们几年了,我常常铭记着母亲的那句话——

 你有一双手,什么都可以做,怕什么?

  ——原载《散文选刊》2019年12期

作品赏读(四)

金鞭溪,张家界的少女

 重游张家界,我又一次来到金鞭溪。

 有人说,游览张家界,有三个不得不去的地方:一个是黄石寨,千峰万壑,争奇斗峭,向来有“不登黄石寨,枉到张家界”之说;其次是天子山,数峰云集,如剑如戟,如天子点兵,一望无际。第三是金鞭溪,峡谷中的一条小溪,绿树掩映,流水潺潺,云蒸霞蔚,静谧安详,有如童话般的境界。

 如果把黄石寨和天子山比为雄姿英发、粗犷神奇的伟丈夫,那么,金鞭溪就是眉清目秀,温情婉约的奇女子。同黄石寨与天子山相比较,我更喜欢金鞭溪。

 金鞭溪是张家界中的一条小溪,因流经金鞭岩而得名。全长约7.5公里,从张家界森林公园大门进入后,往前步行300米,就到了金鞭溪的入口。

 这是一条悠长的峡谷。一条清亮的小溪在谷底流淌,两岸是挺拔的奇峰,峰峦上长满各种植物,郁郁葱葱。峡谷中,随着水流的冲刷,冲击出一条自然的河道,水流顺着河道欢快地奔走。

 在河道旁,人工开凿了一条人行游道。人们就在游道上,一边呼吸新鲜空气,一边欣赏自然美景。

 站在金鞭溪的任何地方,抬头仰望,只看见一线天空。只要天气良好,那天空是碧蓝碧蓝的,上面漂浮着朵朵白云。不时有鸟雀划过天幕,自由自在地飞翔着。

 峡谷中的生态是最好的,谷底长满各种树木,有成片的楠木林,树杆高大,枝繁叶茂。也有其他一些不知名的杂木,枝干遒劲,绿叶葱茏。树底下,则长满了各种青草和野花。那野草,密密麻麻,绿茵茵的,散发着一种原始的芬芳。春天来了,一些小花点缀其中,在绿色的背景中显得格外醒目。最有名的是一种叫龙虾花的,那花朵就像一只只龙虾,活灵活现。这是一种张家界武陵源山中特有的植物。花的颜色丰富多彩,有鲜红的,红如珊瑚;有金黄的,黄如琥珀;有紫色的,紫如葡萄;还有混合颜色的,五颜六色,璀璨夺目,美丽极了。

 再看那溪流。历经数万年的冲击,那河床的石头被冲刷得干干净净,露出本色来,赤橙黄绿,五彩斑斓。那水流格外清澈,从石头上流过,只见清亮亮的,几乎看不出流动的痕迹。只有在落差时,跌出一层层瀑布来,白花花的,飞珠溅玉。石头两边的水草,有些浸入水中,水量大时,压弯了她的身姿;水量小时,她又挺立起来。她们就是这样,在水的怀抱中恣意生长着。

 水中有各种小动物,有小鱼、小虾、螃蟹,还有娃娃鱼。她们在水中游玩着,肉眼都可以看到,没有一点怕人的迹象。这娃娃鱼是湘西山中常见的保护动物,原来很多,我上世纪八十年代上山时,在这溪中还看到过。它们是黑色的,跟鲶鱼差不多,但它们有四只脚,属于水陆两栖动物。看她们在水中游乐,行动迟缓,慢吞吞的,憨态可掬。

 在金鞭溪边漫步,也要像娃娃鱼一样,慢慢地游走,才有情趣。这里远离都市,没有红尘的喧嚣,空气清新,阳光普照。那阳光,从峡谷顶上斜射过来,在密林中洒下斑驳的光线,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在这种氛围中,人也变得慵懒起来,步履节奏放慢了。

 行走累了,最好是坐在溪潭边歇歇,看天上的云彩,“云无心以出岫”。听林中的鸟叫,“鸟鸣山更幽”。看树上飘下的落叶,轻轻的坠落在潭水中,漂浮着。观水中的鱼儿,无拘无束地游走着。或者闭上眼睛,静静地聆听着潺潺的水声,有似音乐般的旋律,悦耳动听。那是最惬意不过的。

 一路风景如画,一路溪流欢唱,人到了这时,便进入一种空灵、一种无我的境界。静静地享受着,早把尘世间的烦恼抛到九霄云外……

 金鞭溪沿线是武陵源风景最美的地方之一,沿途有观音送子、神鹰护鞭、劈山救母、紫草潭、千里相会等众多景点。最后在水绕四门与龙尾溪、鸳鸯溪等小溪汇聚。奇峰三千,秀水八百。千年长旱不断流,万年连雨水碧青,把张家界的山水发挥到了淋漓尽致,被誉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峡谷之一。

 难怪1982年5月底,沈从文先生游览金鞭溪时,对她赞不绝口,称她为“张家界的少女”。

 对于如此般美少女,谁不钟情留恋呢?

  ——原载2019.11.13《中国旅游报》,被“学习强国”转载

资江潮文化公益协会微信号:

zijiangchao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