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干爹干儿满场走

官场摆干爹拜干妈的多如牛毛

崽大不由爷。当然,崽大他当爷。原先他低你一个级别,他定由爷;后来他跟你一个级别了,鬼才由你。副乡长转正当了乡长,他崽大便成爷,另立门户,他有他一亩三分地了,他指定不在你这个老乡长屋檐下低头。

辨识一下,崽答非崽大,要说大,他早大了,或许,比爷还大一轮,大一排呢。解释一下,排,在我老家,别有意思,伯乐伸进手往牛嘴里一摸,牙齿有几排了,意思是,年齿比较大了。崽大意思是,37岁的答应给38岁的做崽了,这个37岁的,不日,便可以升半级一级,可当老爷了。38岁可以生出个37岁的崽来?您不晓得48岁的都会喊这个38岁的做爹呢。年小的养出个年大的来,人间尽是奇迹,错了,尽是人间奇种。

有点不信是吧,举个例子,您就晓得,什么人间奇迹,不,奇种,都是可能卵生(当然也可能胎生)的。安禄山(703年—757年),这个您明白,安龟儿生于703年,死于757年,享年54;杨玉环(719年-756,这个您也明白,杨娘娘生于719年,死于756年,享年37。大家来摸摸牛排,安龟儿大杨娘娘16岁吧,“后三日(龟儿子来长安后,其过生日之后三天),召禄山入内,贵妃以绣绷子绷禄山,令内人以彩舆舁之,欢呼动地。”美女杨与丑哥安,玩么子把戏呢?“贵妃与禄山作三日洗儿,洗了又绷禄山”原来是大16岁的安禄山,答应给小他16岁的杨贵妃做崽,杨少妈妈给安龟大哈宝,在洗三朝。

禄山宫里养作儿,虢国门前闹如市”安龟儿本来已是爷了,这个爷坐轿,轿子还很是晃荡,曾经有人跟唐玄宗说了,安禄山这个爷,靠不住,先宰了他吧,正值神州猪荒岁月,他一身肥肉,可以略略缓解大唐国事紧张。不,安禄山已是我和我婆娘的龟儿子,朕不杀他,朕还要升他,大爷升老爷,兵爷升军爷。安禄山答应给领导做崽了,他就成爷了吧。这叫做崽答便成爷。

这个不好算?咱们都讲传统美德,82岁老汉娶了28岁的小妹,82岁老头之42岁的崽,也得喊28岁的小妹做娘嘛。对对对,但你不会看到,28岁的娘会把42岁的崽,放到抽水马桶,错了,放澡堂金盆里去,一个温泉水滑洗凝脂,一个翻身上马溅水花。

好吧,这个且不算。顾秉谦(1550-1632);魏忠贤1568年-1627年)。有点意思吧,顾公公比魏公公不大不小,也恰好大16岁,正好与杨贵妃与安禄山配一对活宝。魏忠贤您是知道的,这个顾秉谦,您还要百度一下,顾公公是万历二十三年中的进士,最先当的是编修。年纪一大把了,当大爹当大爷,就是没当上啥大官。祖坟不贯气?他想爬进祖坟里去看看,奈何阎王暂时不让他爬;娘肚子不争气,生他这么一个现世报来?他想再钻娘肚子,奈何也钻不进。

顾公公土也钻不进,肚也钻不进,有个地方相当容易钻进去,胯啊。胯里钻进去,胯里钻出来,这正是再生之道。您晓得的,魏忠贤胯大,胯里尿是有,终日湿漉漉的,没鸟啊,钻进去结两腿间去,三匝,有腿可依。顾公公顾虑也是蛮大的,大魏公公16岁,如何钻?“本欲拜依膝下,恐不喜此白须儿,故令稚子认孙”魏公公,看我一大把年纪,头发都白了,您满头青发,我拜您为爹呢,您肯定不应口,那我叫我家儿子拜您当爷爷吧。

顾公公儿子喊魏公公做爷爷,顾公公是魏公公什么?崽哒。顾公公答应给魏公公做崽了,崽做孙了,魏公公便照规矩操作:崽答便成爷,珰颔之。时其子方乳臭,即授之以尚宝丞”顾公公七老八十养的嫩毛毛,刚脱开裆裤的,便当了司局级了。老家伙顾公公呢?从此累官礼部右侍郎天启元年晋礼部尚书掌詹事府事。

崽答便成爷,魏公公这里有蛮多蛮多这样故事,有个叫崔呈秀的,确是个龟儿子,比魏忠贤少十多岁,原先只做他爹的崽,不做魏忠贤的崽,崽大也成不了爷。后来不做他爹的崽,做了魏公公的崽,崽答便成爷了。这厮曾做了官,贪官,赵南星参他了一本,眼看着椅脚断,屁股与脑壳一起顿两半,这厮赶紧去钻魏忠贤之胯,呈秀大窘,夜走魏忠贤所,叩头乞哀,言攀龙、南星皆东林,挟私排陷,复叩头涕泣,乞为养子”不仅死罪以免,活福猛灌,“累擢工部右侍郎并兼御史,督工如故。御史田景新言,侍郎兼御史非便,请改佥都御史

前面说过,不做自爹的崽,转做他人的崽,举行过典礼,仪式感蛮足的,有安禄山,有顾秉谦,有崔呈秀。没仪式有实际的,更是多了去了,比如说孝敬,逢年过节孝敬老爹十把几十或百把几把,孝敬老爷千把几千或万把几万,这般官场龟儿子,那是一个无限大的数字,这般人无崽之名,有崽之实,我们都没怎么笑话他。要笑话的,还是看那些举行了拜爹典礼的吧。还说这个魏忠贤,五虎五彪十狗的不算,男人没了根,不妨碍他有十孩儿四十孙

说来说去,不典型嘛,唐朝有个安禄山,明朝有个魏忠贤,不多嘛。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学好文武艺,不如找个干爹爹。没有好爸爸,自己另外找个好爸爸,没有好爹爹,自己另外找个干爹爹。老娘肚子不争气,生出一个现世报;小儿自个去钻胯,再造一个纨绔儿。这真不是一小撮的。李晓巧先生《历史是个圈》里说,五代晋王李克用,无谁敢做异性王,个个拜他异性爹,有名有姓的,做李克用干儿子的有一百多个;地处僻远的西蜀国主王建120多个功臣,都是:主席台喊王建叫王市长,酒席台喊王建叫王老爸。

崽子认爹爹,崽答便成爷;崽大成爷后,爷爷当其孙。唐玄宗先当了安禄山之爹,后来呢,安禄山要把唐玄宗当孙子。这般事例是蛮多的。事例虽多,却经不起“我是你爸爸”那份诱惑,一个愿做龟儿子,一个愿做龟老爸,官场古往今来,都有这么一条胯道,跨越人伦,跨越皇法,跨越政纪,跨越笑谈,“满朝皆义子,碧云应继魏忠贤”,跨越新世纪,跨成一条肮脏胯道。

来源:刘诚龙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