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都市情感‖书人书事三题

 书人书事三题

文/谢林涛

  小夏,老夏

  

  多年前,热心顾客沈老师经常向我提起小夏这个人,他是我同行。沈老师对淘旧书不是一般的热衷。南山周边,不管是小书店还是路边地摊,只要是卖书的,他都熟得很。

  沈老师说小夏也是湖南人,个子跟我差不多,人也好说话。小夏长小夏短,听得多了,我也想见识见识。按图索骥,我找到小夏开在大新村的小书店。我向他取经,也在他的店里顺便淘两本适合网上卖的书。小夏没有开通网店,我便有捡漏的机会。

这是多年前的事了。突然有一天,小夏的小书店换了主人,不再卖书。我与他,也就失去了联系。

这天上午,我眼睛的余光里,一个戴安全帽的矮个壮实男子,进得店来。来人站在我面前,叫一声老乡好。我抬头一打量,嗬,这不是多年不见的小夏嘛!

  故人相见,心中欣喜。我问小夏还开不开书店。他说几年前就改行做疏通下水道了。开书店,后来的那些日子,每天卖二三十元,不改行,早饿死了。

  小夏这次到我这里来,是为他的女儿买一本《新概念英语3》。说起女儿,能感觉出他心底的自豪。他的女儿今年参加高考,分数高出一本线48分之多。但她还是不满意,没有填写志愿,一心要复读,明年再上战场。她的理想是中山大学。小夏两口子本来已经很满意女儿的考试成绩了,不过既然女儿目标坚定,也只有支持。现在,他女儿正在汕头一所很有名的私立中学补习,尽管因不错的成绩学费减半,加上补课费,一年下来,还是要花不少钱。为女儿有个好前途,小夏也是豁出去了。

  想来时间过得真快。小夏的女儿留在我脑袋中的印象,还是两三岁时。有一个场景我特别深刻。有一次,小夏的女儿吃荔枝,不知是不小心,还是那颗荔枝不好吃,她把荔枝吐了出来。白白嫩嫩的荔枝肉掉在地上,小夏看到,一耳光扇向女儿。那时,旁观者我明显感觉到心里的痛。我能理解小夏的心情,我们都是外来工,低收入者,浪费不起。让我有些意外的是,他那挨了揍的小女儿,只是眼泪汪汪看着他,居然没有哭出声。

  面相上看起来,小夏似乎并不比我年轻。我于是问他年龄,果然,他比我还早出生一个年头。我应该叫他老夏才对。这样算起来,他结婚有点晚。老夏看出我的疑惑,忙解释说他结过两次婚。第一次是自由恋爱。因为他不会做人,总是由着自己的性子,不管不顾老婆的感受,结果天天跟老婆吵架,没几年两人就散了。老夏说,没有经历过就不知道珍惜。现在这个老婆,他看得很重,宁愿自己辛苦,也不愿老婆受累。

  老夏搞下水道疏通已经有几年了。这是种许多人放不下身段干的脏活。老夏这个曾经与书为伍多年,也斯文多年的人,却并不嫌脏。当然,也或许是别无选择。不管怎么说,能赚钱养家要紧。看上去,老夏乐观、坦诚、自信,精神状态很不错。人不就是要活出精神么?这样,就够了。

迎春大姐

  2014年元月,为把深圳写小小说和闪小说的文友聚拢来,抱团取暖,建英、老叟兄和我等几个文友经商议,创建了深圳小小说作者交流群。不久,迎春大姐也加入了这个QQ群。这是我跟她相识的源头。屈指一算,至今已快6年。

  迎春大姐为人热情。几天前,她在微信给我留言,要我给她发个书店定位,方便的话,等会送些书给我。那天,她刚从中山回到深圳。我与大姐在文学活动中会过两次面,但不知道她的年龄。从外孙子四五岁推算,她至少也有五十多岁了。看到她的留言后,担心她身体吃不消,我回复,不急,旅途劳累,先休息好。下午两点多,大姐果然提了两大袋书,给我送来了。放下书后,她只在店门口站了两三分钟。我请她进店坐坐。她说宝宝还在车里睡着,以后有机会再来。她说的宝宝,就是在她微信朋友圈经常晒太阳的外孙子。车是她女儿开的,那时正在马路边上等,不宜停太久。大姐就这样来去匆匆。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我内心的温暖感一阵阵往上爬升。我本来想,如果我们小店里有她喜欢的书,也顺便送给她几本。哪想她连店门都来不及进。只好等以后的机会了。

  去年12月,大姐从我的微信朋友圈看到我预售闪小说作品集《回家》,即给我发红包,订购支持。当我告诉她书还得个把星期才能到手时,她回复我好饭不怕晚。其实我的习作写得一般,哪算得上好饭。大姐是不吝惜她对我的鼓励。

  大姐爱心满满。她用文字记录外孙子的成长点滴,已有一千多篇,近百万字。这些文字,我认真读过不少。字里行间,全是姥姥对外孙子的爱。这个叫阿日善的小孩,真是幸福啊!有一天,当他长大成人,回头细读姥姥写给他的洋洋巨著,捡拾一个个歪歪扭扭的脚印,一定会感慨万千。

  大姐爱好颇广。除了含饴弄孙和抽空码字,还常常外出旅游,甚至加入一些户外社团。只要时间允许,她就会去亲近大自然,饱览各处美景。怪不得她就算上了年纪,精神还是那么饱满,身材还是那么匀称,身心都棒得很。

有人不在乎

  不久前的一天上午,有个中年男顾客走进我们小书店,看到门口小桌上堆着几本贴有某图书馆标签的图书,表情渐渐凝重起来。

  这是图书馆藏书,怎么会在你们这里?中年男指着书,质问我。

  这有什么奇怪的,图书馆淘汰下来的,人家再卖到我们这里。我微笑着解释。

  这么新就淘汰?不可能!中年男用力盯着我。

  有什么不可能?难道图书馆的书就不要更新?再说这边的图书馆又不差钱!我收敛了笑容。

  你应该把这些书还回去!中年男严肃地说。

  靠,把我当成被他抓现行的小偷了。本不想跟他计较,无奈他的目光太咄咄逼人,把我心中腾出的火气倏地一下点燃。

  你这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听不明白我说的话吗?能不能悠着点?你是来买书还是来找事?不买书赶紧走!我提高嗓音,放了串连珠炮,外加逐客令。

  中年男果真没买一本书就转身气哼哼走了,走时还絮絮叨叨说着什么。我把耳朵捂住了。

  又想起前不久到月亮湾山庄买书的事。主人黄先生搞装修,清理掉家藏的数千册书。他打算卖给我的,只是数百册拍卖图录。更多有价值的书,他则说要捐赠给图书馆。我卖旧书多年,对这边图书馆的情况略知一二。有几次,人家电话召我去图书馆收淘汰下来的书,我亲眼看到,也是有热心人士捐赠给图书馆的一大批书,根本没有上架,就当废纸处理掉了。

  我问黄先生,图书馆肯接收?他说,在这边联系了几家,还真没有一家感兴趣,最后还是联系了老家县城图书馆,才为这些书找到个好归宿。

作者简介:谢林涛,湖南省洞口县人,长期在深圳发展,经营一家小旧书店。闪小说爱好者,湖南省作协会员。有多篇习作在报刊发表。出版闪小说集《回家》。曾获2013中国年度闪小说总冠军大赛冠军。

雪峰文艺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