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李鸿章的遗恨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话怕是老师们的梦呓,您问问看,您学生母亲肯不肯。
您教了这么多年他的书,没这么喊过您吧。
崽在你手上读书,束脩是收过几条,崽没在你手上读书了,你可收到过半块腊肉?
老师们身为下贱,总是心想天高,造出些自我高置句子来,栩栩然做春秋美梦。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吾未尝见也,一日为湿终生为爹,却绝然真的。我等“情欲发耳”,癫癫狂狂,自我感觉爽歪歪,将干爽爽的席梦思,弄湿一小块,则“
物寄缻中”,便是“父之于子”,
若不发表声明断绝父子关系,则一日为湿,怎么着也是终生为爹的。此意思非彼意思?噢,最接近俗语意思的,不叫老师而叫座师的,那才无限接近“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意思。

这座师,便是古之监考官(与现在监考老师区别还是挺大的),或叫学政,大清也叫红翰林。翰林院之翰林,有红翰林与黑翰林之分,大体是,能外放去做学政考官的,叫红翰林;天天伏在办公桌上写材料的,叫黑翰林。红翰林,一脸通红,红光满面,当了帝国最大单位的教育部门一把手,吃甜的喝辣的,脸色油抹水光自是当然。当红翰林味死个人,更味的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了,你监考了他一次,录取他了,他入得官场,他终生门生,你终身座师(比终身教授味多了)——你九年义务,再加九年非义务教育他,特别是小学那会,上给他揩鼻鼻,下给他揩屁屁,你看,你看看,他有无如此尊你?

李鸿章从不想当甚老师,哪怕当了教授,他都要参加处长公考,跳出臭老九牌位,但李鸿章做了那大官,比处长高五六七八档,他日思夜想,他夜思日梦,他辗转反侧,他寤寐思服,不想死你们,他想死座师啦。

阁下死想的是,将厕所当卫生局,将卧室当计生局,将厨房当粮食局,将客厅当会议室,不仅在客厅要咳嗽几下,如厕也要大放几声,过过干瘾,过过官瘾。李鸿章这瘾倒是不那么强烈,他天天都如此,入得家来,官场那套场面不想也不用再彩排,“李文忠公文通武达,出将入相,早依香案,晚博侯封”,官瘾过饱了,尝足了,不用想,也天天有。李鸿章想懵了的是,“独终身不预皇华选士之役,不无缺陷。”

下想死了当官的味,入夜拿出小孩子作业本,签“已阅”,签“知道了”,签“拟同意”;李鸿章想死了当座师的味,没卵事时拿出高考作文,眉批“这是狗屁”,总评“狗屁通了,这篇没通”,卷头红笔打分“59+1”——算你及格算了,“公最喜衡文,前充总理衙门大臣,适同文馆学生年终考试,中文一场,试卷多有束笋。”作文卷子如山堆积,老师您见了,愁死了吧?“各大臣请公校阅,公喜甚。”可以当人师了呢,“扃门三日,亲手点定甲乙。”你演戏,过了一把官僚瘾,他充师,过了一把师爷瘾。

“岁在丁酉,顺天乡试将届”,又要科举考试了,李鸿章高兴得跳落那话儿,他听了风,风闻慈禧老佛爷这回,将补李二先生终身遗憾,放他外去当回学政(宰相了,还入梦切切,想着当阅卷组组长),急切切跑到瞿鸿机家,“排而入”,僧敲月下门,官推属下门,僧人有礼,素养高,官人去领导家,素养比僧人更高,去下属家呢,脚踢门而入。

瞿鸿机是长沙人,其时任内阁学士,比李鸿章官职卑微多了,“平昔绝鲜往来”,您说,若是下属老婆不漂亮,有几个领导降尊纾贵去顾茅庐的,何事来登三贱殿?吓得瞿鸿机整顿衣裳,“闻公来不识何事,急肃衣冠出见”,迎迓进屋,“公屏退左右”。

什么事什么事,搞得这么神神秘秘?宫斗事,还是政变事?都不是,是外放当主考事:“闻今科北闱乡试主考,已经内定。我与君均在选中,但我数十年戎马奔驰,久荒笔墨,不知能胜任否?君年优学富,久掌文衡,确系科场熟手,届时务祈主持一切,格外偏劳。”瞿鸿机官小,却是红翰林,先后出任福建、广西乡试考官及河南、浙江、四川、江苏四省学政,李鸿章不耻下访,不耻下问,看重的就是瞿公这经历。到时会让瞿公“格外偏劳”么?估计不会,他官者,阅卷会让人“格外偏劳”矣,录取则让人一边“特别安逸”去,而李鸿章指定是,阅卷与录取,都将是“扃门三日,亲手点定甲乙”,何搞呢?阅卷,可以过把好为人师瘾。阁下居群都感受到吧,赵鸿章,钱文章,麻将臭张,过师瘾那劲绝不输小吏官瘾,或还过之。

这让瞿鸿机吃惊。这回吃惊,不是领导下访,而是阁老此闻,“文慎(瞿鸿机)闻公出言突兀,不胜骇异,而未便辩驳,阻其兴致,姑漫应之。”这消息哪来的?我没听说过。李鸿章是领导,消息自他那里来,也是可能的。可能个鬼,这消息是李鸿章做了个梦呢,直把美梦当新闻。

确实是李鸿章一个梦,“文慎得江苏学政”(最终名单也落空),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将任命文件看了个遍,也没见李鸿章三个墨黑字,瞿鸿机“始觉前言全无根据”,是有人故意编笑话李鸿章?“不知何人凭空结撰,以饵公。”估计不是,是李鸿章自己做了此梦,拟梦做文件,下发给自己。

李鸿章那么死想与想死着当学政,推想也有话没话,有意无意,跟慈禧表达过这意思,慈禧也是听得懂的,老佛爷何以不开济开济老臣心?宰相都让他做了,教育厅长做做无妨哒。问题就在这个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教他九年,至多为老师,考录一日,便做了座师,此后做什么官,都是他的官崽子。干部皆为下属,下属却也是有种类的,至少可分两种,一是外人,一是心腹。何为心腹?喊蒋介石当校长的,喊李鸿章做座师的。他们做了李鸿章心腹,那么将做老佛爷什么呢?将做老佛爷心腹大患。李鸿章淮系已经蛮厉害,不过多是些兵痞而升武将的,乱世要武将,如今大清火山进入死火期,武将作用弱化,文臣群体才是治国团,文武都归了李鸿章,老佛爷肯定晚上睡不着了。慈禧又没有老公,睡不着难搞搞其他活动(李莲英解不了馋),不如除去卧榻之侧假睡人,一个人睡个安稳觉。

门生故吏,李鸿章做了大官,有大遗憾:多的是故吏,少的是门生。故吏枪杆子可以,其时也,马放南山了哒;大清缓过劲,暂不乱,真真假假是承平,笔杆子作用突出来,李鸿章没笔杆子怎么行呢?国史馆没他的人,李鸿章便没谁描摹光辉形象,描摹出来,着色多半不会太亮,果真,史册里李鸿章形象,还真的并不伟光正,也不怎么高大上。

刘诚龙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