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熬茶文化‖神奇的熬茶

 神奇的熬茶

文/曾菊风

 一大早,我饶有兴趣地走出家门。我对左邻右舍逐个问好:牙哪!牙哪!他们一脸茫然地望着我。我又笑着问:几好了吗?他们错愕地甩过来一句硬邦邦的话:你去了两天𦰡(nuó)溪,话也不会说了?发神经啊!

 我捂嘴窃笑。天机不可泄露,就当我发神经好了。

 我得意地问老公:你知我刚才说的啥意思?

 老公摇摇头,你神秘兮兮的,我搞不懂你说什么。

 我说的是瑶语呢!我哈哈大笑。牙哪是你好的意思,几好是吃饭的意思,我还知道喝酒叫几Q,吃肉叫几懒。

 还有么?还有么?老公穷追不舍,你倒是说一句长句出来让我听听。

 没有了。我有点扫他的兴,知道这些已经不容易了,我可是记了一个晚上才记住的,为的是回来镇镇你这个岩钵里看天的家伙。

 此家伙笑了。去一趟𦰡溪,能学到几个瑶语也不错。

 哪里就只学到几个瑶语哦!你根本不知道我喝过的𦰡溪熬茶的味道。我认真地看了看老公,顺手拍了拍他的臂膀,哪一天我带你去𦰡溪喝熬茶吧!

 好。要得!老公是懂我的,我有点欢喜。

 𦰡溪位于洞口县西部,雪峰山腹地,这里山高林密,景色奇秀,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誉为世界上“最神奇的绿洲”。𦰡溪的面积为298平方公里,是湖南省面积最大的国家级森林公园,最高海拔1821米,最低海拔290米。境内有四大景区,七大类108个景点,普照寺,湘黔古道,公溪湖水上乐园,万丈岩漂流等景观……

 写这些有用么?或许是有用的,说不定你看到这里,兴冲冲地就想去𦰡溪了。𦰡溪的青山绿水是值得去看的,它能陶冶性情,去除浊气。

 机缘巧合,我有幸去了三次𦰡溪,不,是四次,三十多年前去过一次,今年去了三次,之所以有这些机缘我都要感谢文学,是文学让我与𦰡溪结缘。

 去过四次,喝熬茶却只有最近这一次。熬茶是𦰡溪的土咖啡,我睡眠不好,不太敢喝。

 每年的清明、谷雨前后,瑶民从高山峻岭中将野生茶叶的嫩芽采集回家,他们把茶叶放在阴凉处摊干,然后放入大锅炒,炒至微软出锅,趁热用双手用力揉搓,再入大锅,再炒,再揉,如此反复三四次,后揉成鸡蛋大的一团,放在蔑萝里挂在火塘上,炕干。

 那天吃过午饭后,我们一行人去瑶民家里喝熬茶。

 早上刚下过雨,初冬山里的天气有些冷。一进到火塘,我感到温暖如春。

 火塘四四方方用木板圈成,两面靠壁,壁是清一色的漆了清漆的木板,两根宽条低矮长木板凳靠壁而放,一面有桌,桌上放着杯子、茶盘,另一面也有根短凳。我不明就里,一屁股坐在那根短凳上,落座的同行文友中有人大喊:坐不得,坐不得,那是主人的位置。啊!还有这讲究?我只好乖乖地坐在靠壁的长凳上。一个铁制的三脚架镇定地立在火塘中间,像不惧的勇士。看着火苗肆意地将它吞没,我脑子里竟突然冒出了小时候看过的电影片段,洪常青就义时的画面就有火苗在银幕上乱跳乱窜,那跳动的火苗曾烧烤过我的心,我记得我每每看到这里都会对南霸天心生仇恨。

 我坐了一会,就感到浑身燥热,快冒汗了。我向外挪了挪位置。火塘的火苗今天是欢快的、热情的,就像屋里的主人。

 熬茶正式开始。

 只见女主人将一口特制的小铁锅放在三脚架上,锅上有一个带孔的把手,她放入一坨茶叶,又从屋外舀来一勺山泉水倒入小锅中。女主人告诉我们,熬茶只能用山泉水,这样熬出来的茶,味道醇厚绵长,用自来水或买来的矿泉水都熬不出这样的味道。听完我心里一凉,原先我还准备带点茶叶回去,现在看来带了也等于白带,我家只有自来水,到哪里去天天弄来山泉水熬茶喝?

 熬了一会,茶水沸腾,女主人说再熬一会,再熬干一点。闻着茶香,我的喉里好像要伸出一只手来,我闻到了山的味道水的味道茶的味道。

 我看到女主人端正地站着,忍不住对她说,你咋不坐呢?站着很累的。

 女主人笑笑,熬茶只能站,不能坐。

 为啥?我不解。

 女主人五十来岁的样子,清瘦苗条干练,一看就是个持家的里手。这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坐了就是对客人的不尊敬。她说得淡然,我却听得心头滚烫。

 女主人看茶汁收得差不多了,就用一截削好的木棍插入铁锅的把手中,两手握着,一一将熬茶斟入杯中。杯子是那种小小的我们用来敬神的青花瓷杯,杯子摆在木质的茶盘里。女主人随后放下铁锅,端起茶盘。我们一人一杯。我一看杯子里还有冰糖,就用手一捏把冰糖拿出,我是不喜欢加糖的,喝原汁原味的岂不更好?茶水呈褐色,我一仰脖,“咕噜”一口喝下。有点烫、有点苦、有点涩,用舌头在口腔内一转,又感到有点香、有点凉、有点甜,过后满嘴生津,回味无穷。喝完后,我随手把杯子放在茶盘里。

 女主人开始熬第二道茶。

 她不急于加水,而是把铁锅放在火上干烧一会,待铁锅“滋滋”作响了,再倒人山泉水。柴火烧得旺,熬茶熬得欢。不觉间,第二道茶又斟入了杯中。女主人端上茶盘,我却迟迟不敢拿杯,刚才粗心没记住自己的茶杯放在哪个位置了,一模一样的杯子,哪一杯是我的?

 这杯是你的哩!端着茶盘的女主人用眼神示意我。我迟疑地拿起杯子一看,对,是我的,我的没加糖。女主人说,你放心喝,杯子不会搞混的,再多的人喝也不会搞混,再怎么转圈也不会错的。

 细微处见真情,我不得不佩服主人的细致与讲究。

 这一杯茶比第一杯茶的颜色更深,呈黑褐色。我小口小口地吮,小口小口地品,我想把它喝出花来。第一杯是茶,第二杯是精华。

 女主人笑容满面,突然亮开嗓子唱起歌来:

 敬我客人一杯茶,

正月开的是兰花,

我把兰花来谢你

早生贵子在你家。

 歌声清亮、悠长、深情,似鸟儿婉转鸣唱在枝头。

 敬茶歌有十二首,代表一年的十二个月,对应十二种花。月月有花,天天有茶,祝福吉祥在瑶家。

 敬我客人三杯茶,

三月开的是百花,

我把百花来谢你,

百发百中在你家。

 这歌声让我如痴如醉,听着歌,喝熬茶,就像把着酒呷龙肉。

 熬茶不但有敬茶歌,在不同场合,面对不同的人,还有驱兽茶,调停茶,欢聚茶,敬老茶,恩爱茶,迎宾茶,茶茶有门道,茶茶有渊源。

 可以想象,漫漫长夜,围炉而坐,熊熊火燃,照亮黑夜,火能驱兽,熬茶暖身,瑶民的先祖就这样枕着月亮,触着星星,迎来了黎明。

 可以想象,不睦的邻里,在族长的主持下,互敬熬茶,握手言和,一笑泯恩仇。

 ……

 主人还告诉我,熬茶能除瘴驱瘟,清热解毒,提神醒心,暖胃健身。

 喝吧!喝吧!哪怕今夜无眠,我也要喝他个尽兴而归。

 一杯、二杯、三杯……我一连喝了十二杯,我把一年的茶都喝下去了,我把一年的苦乐都喝下去了。抿抿嘴角,我感到神清气爽,血脉贲张。

 离开火塘,我踱出了屋外。

 不远处的那张客栈的招牌,似招魂的幡儿,在风中乱舞。要是有匹瘦马就好了,再配一柄长剑,衣袂飘飘,我就能剑闯天涯,我会沿着宝瑶的湘黔古道,绝尘而去……

 

 

作者(左三) 在𦰡溪瑶族乡调研熬茶文化

 【作者简介】曾菊风,湖南洞口人,邵阳市作协会员,自幼喜欢文学。曾有短篇小说及散文散见于报刊。

 

来源雪峰文艺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