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橘香花瑶‖虎形山,出产故事的地方

 虎形山,出产故事的地方

文/曾昭清

我是个爱听故事的人,每次出去游玩都会紧跟在导游身边,因导游大部分都是年轻的美女,所以大多时候都被误解为登徒子之流,当然,我并不介意。因为我深知,只有在导游身边竖起耳朵认真听,才不会漏掉那些优美的故事,而那些风景,还可以用手机拍起来,回家慢慢欣赏,而故事,错过就错过了。

 

接到作协林主席的通知,说周末去隆回花瑶采风。孤陋寡闻的我,还以为花瑶是个地名呢。手机上一查才知道,花瑶是瑶族的一支,因这个民族的女性精于挑花工艺,并且女性服饰花花绿绿、光艳夺目而得名。尤其是得知我们这次去的是隆回虎形山时,心中更是充满了期待,只愿周末快点到来,甚至可以说是迫不及待了。

 

虎形山,没错,就是这个虎形山,小时候听父亲讲故事时,不知听过多少次。不认识多少字的父亲,也不知是哪里听来的的故事,说的是一个与我们曾姓家族有关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繁育了我们高沙这一支曾姓的刘氏婆婆,就是虎形山的人,晚年时,她有一次回娘家不幸病逝在娘家,因路途遥远,只能选择安葬在娘家。下葬前,曾家人偷偷塞给了风水先生一大笔银子,希望能选一块好地。得了银子的风水先生,在选定地后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神秘模样,又加之是在娘家不便透露,只简单地说,在下葬那天,准备好十石糯米饭和一千只青花瓷碗,等棺材下坑的那一刻,迅速将装满糯米饭的碗丢进坑里即可,其它的,不管怎么问,先生就是不说。尽管懵懵懂懂,曾家人偷偷地还是按照先生的吩咐做好了这些准备,在下葬那天,随着棺材缓缓落坑,一缕缕青烟从坑里冒出。早就做好准备的曾家人迅速把一只只装满糯米饭的碗丢进了坑里,糯米饭的粘性和碗的瓷实很快阻止了青烟的继续冒出。娘家人才明白这是一块难得的好地,可想阻拦也迟了。因为占了娘家的风水宝地,娘家本就怀恨在心,又加上年代久远的缘故,直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家族的族老前往隆回虎形山寻找刘氏婆婆的墓祭奠时,才发现墓堆平了,墓碑也不见了。寻找了一个上午未果,正准备放弃时,族老中一位年纪较大的发现一件灵异的事:在他们寻找的过程中,一只不知哪里来的狗,一直蜷缩在一个固定的地方晒太阳,把它赶开,它又继续跑到那个地方,赶几次都赶不走。莫不是祖先显灵了?族老下令要不就在那个地方挖一下试试,才挖了没多久,就挖到了青花瓷碗,才确定这就是他们要寻找的刘氏婆婆墓穴。

 

故事听得多了,我权当听神话故事。长大后我看过族谱,确实记载了寻找墓穴这个故事,且写故事的人都还是亲自参与者。无从考证故事的真假,但虎形山这个地名,确实是从小就记住了。

 

采风如期举行。经过将近四个小时的车程后,终于远远地看到一座戴着“花帽子”的建筑物了,远远望去,俨然一位戴着花帽子的花瑶姑娘,在欢迎我们的到来呢。

 

负责接待我们的,是一位皮肤黝黑个子不高的男导游,自称沈导,约三十多岁,简单地穿着一件花瑶马甲。我内心不免有点些许的失望,还来不及表露出来,沈导已招呼我们上车,去参观大托石瀑和高山梯田景点。因下着雨,山里更是雨雾朦胧,看那些壮观的石瀑和梯田景色,就像看一位水汽笼罩中沐浴的美女一样,根本看不出她曼妙的身姿,提不起一丁点的兴致,连掏出手机照相的欲望都没有。

 

沈导带我们来到了一个叫“夫妻石”的景点。“丈夫石”伟岸刚直,“妻子石”体态丰腴,惟妙惟肖,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余,总希望能从沈导那里听到点什么故事。可能下雨天太冷,也有可能是沈导还没喝酒,最终还是没有听到。心里未免遗憾,这里怎么没有故事呢?这对夫妻近在咫尺而不能牵手,至少应该有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吧。肯定是沈导卖关子,在我们下次来的时候才讲给我们听。

 

一顿晚餐后,沈导直接改了姓,被我们叫成了花导。改名是源于他在餐桌上的突出表现,几碗瑶家米酒下肚,那瑶家歌曲是一首接着一首,那笑话是一个接着一个,并且都是那种花花的、荤荤的。我期待着第二天的行程,也期待着第二天的故事,因为我坚信酒绝对是故事最好的催化剂。

 

第二天,天放晴了,天空就像一块巨大的蓝宝石。花导带我们去一个叫“崇木凼”的地方看古树林。花导说,花瑶是一个非常崇拜树木的民族,从地名就可以看得出。刚进村口,一块刻有“永远蓄禁”四个大字的古碑,仔细一看,立碑的时间为“光绪九年腊月二十八日”。可见花瑶人视树木为生命、保护自然的意识由来已久。花导说,在大跃进时,有人要砍山上的树炼钢铁,瑶民自发组织了四百多人,每个人守住一棵树,声称要砍树先砍人,这片古树林才得以保护至今。山上一千年以上树龄的古树,有一千多棵。

 

拾级而上,花导带我们来到一棵有两根树干的古树前,问我们看出什么特别之处么,我们觉得就是一个树兜上长出两棵树而已。花导笑着说,这是两棵不同品种的树,一棵是水青岗树,一棵是白栎树。我惊诧的同时,走近仔细看了看,摸了摸,确实它们的树兜处,不是简单的挤压,而是深度的融合,更为神奇的是,两棵树的上面,有一处也粘合在一起了,就像一对恋人在拥吻。之后,还真从花导口中听来了一个美丽的故事:

 

从前,有位花瑶姑娘爱上了一名汉族阿哥,尽管他们情投意合,爱得那么缠绵悱恻,但不敢光明正大地去相爱,更不敢谈婚论嫁。因为在当时,瑶汉不能通婚,违规是要被处死的。他们只能时不时地在山上幽会,但最终还是被父母发现了,并惊动了族人。结果可想而知,绝对是遭到了家族人的极力反对和阻挠,姑娘还被父母关在了家里。心灰意冷的姑娘想到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就想到了以死相逼。在一天趁没人看守,偷偷地跑了出来,和情郎相约来到山上,准备殉情,偶尔看到了这棵树,心想两个不同品种的树木都能结合为一体,为什么瑶汉就不能通婚呢?这不是反驳他们的最好理由么?他俩马上回家喊来了各自的家人和族长,面对相亲相爱的两棵树,家人没话可说,只得同意了他俩的婚事。从此,开启了瑶汉通婚的幸福生活。

 

到了山顶,地势平坦,古树参天,花导说这就是“对歌林”。花瑶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靠对歌选择自己的意中人,说话间,花导马上扯起他那粗吭的嗓子,即兴来了一曲:

 

             呜…哇…

            一树好花伴墙载,墙矮花高露出来。

            水不浸墙墙不倒,花不逢春不乱开。

            十八妹呀少年乖,妹不约郎郎不来。

             ………

 

歌声在树林里回荡着,可惜没有对唱的,大家笑花导白费力气了。

 

在对歌林的右侧,花导指着一棵树说,那就是古树之王,有1500多年的树龄了。可别小看了这棵树,它曾经是花瑶眼中的“灾难树”和“不祥树”,因为它很少开花结果,但一旦开花结果,那一年就会有洪涝灾害,田里肯定颗粒无收,有几次都差点被砍掉了。可现在又被他们视为“幸福树”和“救命树”,通过专家考证,这是一棵濒临灭绝的珍稀树种,对环境的要求比较高,尤其是开花结果需要大量的雨水,所以碰上涝年它就能开花结果,瑶民们只要看到它开花就知道那年雨水特别多,早做好农事准备,更难能可贵的是,它结的果子香糯可口,能充饥救命。

 

一路歌声,一路故事,我甚至怀疑这山上的每一棵古树后面,都有一串美丽的故事。如果不是时间限制,我相信那些故事,肯定会从花导那满是酒香的嘴巴里缓缓地流淌出来。

 【作者简介】曾昭清,湖南洞口人,洞口县作家协会会员,国家税务总局洞口县税务局江口税务所所长。

  来源: 雪峰文艺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