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宝庆艺苑】刘时聪:短文两篇

刘时聪:短文两篇

 刘时聪

1

   天     边

小时候,我喜欢去山坡上放牛。在芳草萋萋的山坡上,任牛儿自由自在地或饕餮或咀嚼,我每每拣一块石头坐下,悠闲地读生生不息、瞬息万变的大自然。读朝暾与夕阳的起落,任思绪在广袤的田野上天马行空。遥望远方,只见群山环绕,目光的射程总是被山峦的锯齿咬断。哦,那兴许就是大人们常说的天边吧。天边之外是什么世界?我多想生出一双翅膀飞向远方……

年龄渐长,我不再想入非非。一天,父亲郑重其事地对我说:“聪仔,你也年纪不小了,得跟我练练脚劲了。”第二天清早,我和父亲翻山越岭去很远的地方挑煤炭。我为能走出井壁似的山峦而在心中欢呼雀跃。路上我忍不住问父亲:“爹,那卖煤炭的地方有天边远吗?”父亲笑道:“蠢宝,天边远得多哩。”我性急地爬上山顶瞭望,觉得对面看到的朦胧山界就是天边,可走近并登上那个山头,发现遥远的前方才是天边。我不得不相信父亲的话了。

为了追寻达到天边的理想,我拼命地去啃那艰涩难懂的厚厚的书本。岁月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中过去了。我终于如愿以偿地圆了象牙塔之梦。走出了重重叠叠的山岭。真正长大之后我才完全明白,宇宙何其寥廓,大地何其苍茫。世界上每一个地方不是天边,每一个地方又都是天边。

我们日常所从事的每一项工作,钻研的每一门学问,又有多少个“天边”和“天边”之外的诱惑啊?!

               

2

文    痴

肖先生已进入知天命之年,仍笔耕不辍,习文成痴。

肖先生年轻时也做过作家梦。其时,肖先生血气方刚,文思喷涌,频频练笔,频频投稿,但所寄文稿不是原样退回就是泥牛入海。肖先生的信念之花渐渐枯蔫,终于凋谢。

 然而,肖先生的写作热情始终不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笔杆磨秃了几支,墨砚磨穿了几方。磨去了青春的红润,磨去了头发的秀色。

肖先生任教一班语文。他几乎每次都为学生写“下水作文”。每周一次的作文课时,肖先生总要高声朗诵自己的作品。学生们竖起一群耳朵的叶片,接受一场春雨的洗礼。当然,肖先生绝不让学生单一模仿,他总要设法拓展学生的思维空间,让他们在广阔的天地里自由驰骋。教师们赞叹肖先生,说他教的学生的作文水准,总比同年级的其他班,明显高出那么一筹。

教室后面的墙壁上嵌有一块黑板,肖先生既当主编也是撰稿人,常常整版整版地刊发自己的得意之作。饭后课余,学生们的目光在黑板报上游移,浑然置身于肖先生营造的氛围之中。肖先生曾自我解嘲地说,那些大报小报上的“ 豆腐干”,其实没有多少人去嚼,其作用说不定还比不上黑板报哩。对此,我点头表示深信不疑。

肖先生酷爱写作一生终没戴上作家的桂冠,可幸还算是闻名一方的“笔杆子”。方圆数里之内办什么红白喜事,常有人登门拜访,请肖先生写写对联或祭文什么的。肖先生一脸灿烂,以此为荣,从不索取半点稿酬。面对肖先生闪光的人格,我不由得肃然起敬。

作者简介

    刘时聪,中学高级教师,在《星星》《诗歌月刊》《湖南日报》《湖南文学》《诗殿堂》(美国)等报刊发表诗文约300篇。系中国校园作家协会会员,邵阳市作家协会会员。

来源:宝庆府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