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雪峰诗韵‖蔚 蓝(外一章)

 蔚 蓝(外一章)

文/肖洪湖

 1

一个拾垃圾的老人,在垃圾箱里寻找值钱的东西,我经过的时候,他抬起明亮的眼睛看了我一眼,继续弯腰翻拨。

 我和这个捡垃圾的老人,在这个城市偏僻的道路,相遇,后擦肩而过。

 虽不做相同的事,却有相同的目的,一致的眼神,对一天的生活怀有炙热的野望。

 我回头去看,老人正把翻出的垃圾一一放回垃圾箱,留给我一个大众化的背影,在人海中不断重叠,模糊又清晰。

 这是立冬后的清晨七点,天空有了融化寒冷的颜色。

 2

驱车过湘府路大桥,湘江的水声低调,没有黄河的激流汹涌,没有大海的波诡云谲。

 看如眸的江水,与天空善意地相望,滋生明媚。

 舟楫在粼粼波光里荡漾。

 每天无数人车过湘江,那些憋不住在路边当众撒尿的人,请不要在江边停留。

 如卑微的草芥,也拥有与我们相同的天空,请放过,一切尘埃中的仰望!

 3 

夜幕降临,倦鸟归巢,我们埋头赶路。

没有片刻的歇息,身上还残留汗水与机油混合的味道,耳边仍传来机器与上司苛责的轰鸣,前方是家人殷切的期望。

偶而的抬头,便看到,一个月亮悄悄镶嵌在天空。

深邃的,宽阔的天空,像父亲的胸膛,能包容孩子所有的委屈与忧伤;更像静谧中的乡村,能接纳游子坎坷的过往。

在远方

秋去天更凉,我们习惯向熟悉的人抱团取暖,互送问候。

在我的远方,与我相关的一串名字,最后占据庭院与炊烟。

洞口——黄桥——东边,而我不在那里。

村庄里的方言、灯盏,与灶堂的柴火,一直在内心里亮着,我不轻易说出,她微笑的模样。

畦埂的土壤,四季都是热的,是劳作的父母洒下的汗水,放牧的余焰,是农民本色的守候。

大雁的叫声,可以击穿工厂的房顶,可以压制机床冲撞的嘶鸣,可以在我举起的水杯里掀起波澜。

它在我的世界里,片刻停顿。

它不让踩过的山道空着,不让菜地的寂静空着,不让浑浊的眺望空着。

仿佛远山的呼唤,必有回声!

【作者简介】肖洪湖,网名玉指揽风,男,湖南洞口县人,打工长沙,爱诗爱生活。

 

来源:雪峰文艺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