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王道清作品小辑

王道清作品小辑

文/王道清

 酒 妹

 “酒桶”的老婆生了个姑娘,两个大酒窝很明显,酒桶一时兴起,起个小名叫“酒妹”。

 酒妹虽然有四个哥哥罩着,但她一点也不娇贵。村里小朋友跳田,打翻板,没有几个人能赢她。学校的体育老师看上她,让她参加投手榴弹比赛,全区第一。

 高中毕业,回村劳动,酒妹干的是男劳动力的活。

 休工回家,酒妹老往麻子家里跑,借书看。麻子跟酒妹是同学,身体结实,为人厚道,肯出力气,就是家庭条件差点。

 酒桶看不惯,对酒妹说:“你一个姑娘,天天跑去找人家,丑呢!”

 “我喜欢他,我要嫁给他。”酒妹干脆打开窗子说亮话。

 父母拗不过,依了她。他们觉得近点,天天看得到,放心。

 院子后山的那片古树林里,有一棵香樟,枝繁叶茂。据说有近千年的树龄,隔老远都看得见,是一道难得的好风景。

 大炼钢铁,烧坏了炉,也烧坏了一些人的脑壳。公社干部把周边的树砍光以后,把斧头伸到了后山。

 那天,公社干部带着一伙人拿着家伙向后山进发。胆大的跟着看热闹,胆小的关上门躲到屋里。

 酒妹抓起一瓶酒,握着一把柴刀气呼呼冲出门,麻子扯了几把扯不住。

 酒妹看到一队人正好走到山边边。她横在队伍前面,咬开瓶盖,仰天咕噜咕噜喝掉半瓶,顺势把酒瓶往后一摔。酒瓶踫上石头,“咣当”一声粉身碎骨。酒妹眼露凶光,脸色绯红,高举柴刀,浑身发抖……

 “你——你这是要干什么?”带队的公社干部被这个场面吓住了,退后一步问。

 “今天谁敢剁树,我就剁他的脑壳!”酒妹用柴刀指着领头的大声说。

 围观的群众也纷纷帮腔。那伙人见势不妙,跑了。

 麻子走上前去,抱起酒妹背回家,一身的汗。

 后来麻子透露,酒妹喝的是水,不是酒。

 不管这些,保住树木就行。乡亲们都为酒妹捏了一把汗,怕她出事。

 酒妹事后也承认,是有点怕,不晓得自己有那么大的胆。

 从此以后,十里八乡,男女老少没有人敢跟酒妹在桌子上较量。

 有一年冬天,公社修万塘水库。眼看年关将至,旧塘的淤泥还没清完,无法埋下涵管。偏偏这时下起鹅毛大雪。如果年前不完工,年后发春雨,前功尽弃。公社书记急得双脚跳。

 这时,铁姑娘队队长酒妹,一手端个脸盆,一手提瓶烈酒走来了。只见她丢掉鞋子,灌了一口烈酒,把酒瓶递给旁边的人,第一个走下塘去……

 公社办了个水泥厂,迟迟不能生产,厂长辞了职。书记找到酒妹,酒妹一去,叫公社美术老师到厂子围墙上用石灰水写一行字:“我们伟大的、光明灿烂的希望也就在这里!”

 “这是谁说的?”老师问。

 “毛主席啊!”酒妹自豪了。

 老师一翻书,还真是的。

 酒妹带领全厂工人,夜以继日,顺利地完成了厂房的建设,但是还是不能投产。关键设备“球磨机”不能到位。机器是浙江一家大型国营厂生产的,小小的乡镇企业,人家根本不理,公社派人去了几次都不行。

 酒妹只好亲自出马。酒妹带了两个人赶到浙江,找到销售科长。科长面露难色:“近段乡镇企业办水泥厂的多,很难供货。”

 酒妹不死心,问科长还有什么办法。科长被她缠得头晕脑胀,让她找厂长。

 一打听,厂长出差去了,两天后才回。

 第三天早上,酒妹早早来到厂长办公室门口。厂长一开门,马上钻进去搞卫生,厂长还以为换了清洁员。看着不对,今天的保洁员连凳子脚都擦干净。

 “你——?”厂长问。

 酒妹满脸堆笑:“我是来要球磨机的。”

 “没有货。”厂长公事公办。

 “我一定要提货回去!今晚我请您吃饭,希望您赏脸。如果不答应,我明天上您家,晩上见!”酒妹头也不回走了。

 晚上,厂长如约带着销售科长来了。酒妹拿出从家里带过来的“包谷烧”。酒过三巡,厂长对酒妹讲“再喝三杯,明天拉机器走。”酒妹一听,高兴得跳起来,连干三杯,天旋地转……

 回程的路上,酒妹嘱咐两位同事:千万不要告诉麻子!

 水泥厂竣工那天,酒妹跟书记请了假,早早地来到对面山上。当她看到彩旗飘舞,机声轰轰,鞭炮齐鸣,人声鼎沸,整个人彻底陶醉了。

  捡花生

那个年代,花生很珍贵,本来分得不多,还要留着过年。

 有贵客来,舀一碗米酒,端一小盘花生,海阔天空,酒干物尽。小孩子在桌子边围着,大人用手指拈几颗放到孩子手心里,让小孩去外面玩。

 秋高气爽,生产队开始挖花生。

 每年的规矩是,凡是参加劳动的社员可以呷花生,但是不准带回家。于是就有“生产队里挖花生,茅坑房里挤死人”的现象。

 边上的几行已经荡然无存,牛吃了苗,人扯了根。花生一般种在当阳的“蚂蚁子”土里,土坡坦露,老远就看得到,白天“做案”,会被抓个正着。

 秋天的夜晚,月光明亮。我们几个模拟打仗向花生地进攻,胆大的走前面,胆小的后面跟着,一路鸦雀无声。

 小六子赤脚踩到一个土蚂蝈,“啊”的一声,一起卧倒,虚惊一场。领头的凯子要他回去,又“哇”的一声。我说一起去算了,才平息了风波。

 摸到圷边边,先观察“敌情”,确定平安无事以后,由领头的冲上去扯上两蔸,在水渠里洗干净,每人一颗颗分好,马上食用。千万不能带回去。然后把花生藤用土埋好或者丢到荆棘丛里。

 偷花生是不光彩的行为,不能多干。

 至于大家看电影回来,路过花生地,挖几颗尝尝,那是常事。小气的生产队长,在电影散场的时候,提前到花生地里大声提醒。

 大人做工可以呷,小孩子在四周溜达,口水止不住,老是往下咽。

 我们就去地里捡花生。花生壳的颜色和泥巴极为相似,很容易漏网,低头寻找,时有收获。

 七嫂的崽吮着手指在后面跟着。娘看着心痛,偷偷地从畚箕里抓了一把花生放土里埋了,上面插一朵葵花草。这哪里逃得过队长的火眼金睛,据说被队长罚了两分工。

 根蔸上有不成熟的“水子”,是队里不要的,摘下来,洗干净,白嫩白嫩的,清香微甜,别有滋味。

 最好呷的是“麻布袋袋”,这种籽粒过早地脱了藤,断了针,在土里埋着。风餐露宿,壳变薄了,皮变黑了,虽然不饱满,却又甜又脆。

 前面就有一颗,我扑上去,剥了皮,马上塞到嘴巴里。

 “哇哇哇”,这回轮到我哭,嘴巴皮和舌子麻木了!

 父亲听到哭声,一看地上的皮。半夏子!

 马上把我抱到渠边,手抠喉咙,黄疸水都呕出来了,还喝了两碗酸水。

 在卫校念书看到半夏标本时,我曾“自豪”地对同学们说:“我尝过。”他们都不信。

 如今,花生一袋袋买回家。餐桌上的水果琳琅满目:陕西的苹果,河南的红枣,新疆的香梨,广西的甜桔……

 我总觉得,格外香甜的,还是那时从土里刨出来的花生。

  戒  烟

我和烟草的接触由来已久。

 四五岁的时候,我同父亲去旱烟圷里锄草,捉虫,顺便把脚叶子扯回来。脚叶子离地近,雨水把泥土溅上来,附在叶片上,要在树桩或墙壁上轻轻拍打,去掉土灰,然后在太阳下晒干。刚晒干的烟叶太燥,要放在屋里润一夜才能切。

 等收割了烟草,一蔸蔸用稻草扎在竹竿子上,放到走廊壁脚的横梁上阴干备用。

 “读书读得高,裁纸不用刀。”小朋友的课本和作业都是卷喇叭筒的好材料。把纸对折,左手按住折叠线,右边沿折叠线均匀往胸前向下用力,裁下的纸,如刀切一样规整。食指、中指在拇指的帮助下握好卷烟纸,细细地抓一小撮烟丝紧贴卷纸握紧,用力往前一卷,接口处用舌头一舔,再把前端的纸往里一按,一支漂亮的喇叭筒卷成了。

 看到父辈抽得津津有味,我几次跃跃欲试,都被父亲喝住。

 终于摆脱家里的束缚,在长沙读书的时候,几个同学在经济困难的日子偷偷品尝龙山雪茄,雪茄卷纸是棕色的,含在口里有点甜。烟味又猛又烈,呛得睁不开眼睛。多次磨练,终于习惯。只是经常光顾小店,被老板戏谑:知识分子还呷龙山烟。

 班上有一同学,是长沙卷烟厂的子弟,经常拿着白壳子的内供烟炫耀,我们羡慕得要死。他考试时要我照顾,我经常能抽到几支。

 一角钱左右的烟都是那时认识的:新环球,经济,支农……

 参加工作,娶妻生子。烟钱没有纳入家庭财经预算,断粮的时候,就去门口的副食店借,以至于老板远远地看到我走过去,就拿出一包白沙放到柜台上。

 吸烟百害无益,好吸者仍然趋之若鹜。有人说,吸进去的是烟雾,燃烧的是岁月,吐出来的是烦忧。诸事不顺,大功告成,都可以点上一支,、。特别是值夜班,忙完手头事情,静静地坐下来,吞云吐雾,放松身心。

 “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不知误导过多少人。

 湖南省的香烟牌子几乎都见过:凤凰的古湘,龙山的思思,零陵的香零山,郴州的郴州,新邵的笑梅,常德的银象,长沙的湘烟……

 至于过年的时候,买上两三包好烟,那是正月初一待客用的。

 隆回烟厂有一个牌子叫辰河,烟质好,价格低,誉为神货。后来研制出茶山,因为与云南的山茶过于接近,遭到投诉,改为野茶山。这一改,增加了原生态成分,一下子“野”遍江南,因祸得福。

 因为在医院工作,来办事的朋友有时递过来二十响外加一支散装的,等把一支烟抽完,事情基本交待清楚。握手告别,再来一枪,吸的是伸手牌。

 好事的业务员,提一个纸袋,上面放一本资料,下面藏两条好烟,有的中间还夹一个小红包。这是万万不能要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单位男同志去外省学习或出差,总要买两条当地的香烟回来,大家一起分享。于是我们见识了红塔山、山城、娇子、大前门……

 单位创建无烟医院。火车禁烟,会场禁烟。公共场所全禁了。在汽车站,我刚掏出烟,还没点火,一位戴红袖章的大妈马上过来制止。

 烟民成了过街老鼠。

 4年前一天中午,有同事要请客吃饭。清早我就告诉父亲中午不做饭。我加快速度吃完,打了饭菜回来,放到父亲面前,顺便把礼烟放到桌上,接着上班去了。

 下班回到家里,父亲把我喊到他房子里。这是属于父亲的空间,我特意买了一套比较大的房子,让父亲住一间带阳台的房,方便他抽烟。

 我一看,架势摆好了,床前放着一根凳子,父亲坐在床沿,示意我坐下。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茫然望着老父亲。只见父亲慢慢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和天下!这是我今天中午吃饭收到的。

 “你现在呷咯号烟了?我到超市看了价格,要一百块钱一包啊!”

 父亲看我不作声,又从枕头下摸出一个红色储蓄本:“这是我节余的二万块钱,也是你们给的,你拿去,以后如果犯了错误,当做生活费。”

 我心一缩,无地自容,深深地低下了头。

 片刻,我抬起头,看着父亲,这位从事基层工作20多年,有50多年党龄的老同志,神情凝重,眼神容不得争辩。

 “您放心,我再也不抽了!”

 那一夜,我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第二天早上,我把打火机和剩下的半包烟,郑重地放到妻子手上。

 “怎么了?”妻子一惊。透过眼镜片,我看到了她怀疑的目光。

 “戒了,请你监督。”我头也不回,上班去了。

 4年多来,我再也没有染指香烟。

 而今,父亲已经与我阴阳两隔,但是他的声音常常在我耳边响起。

 

【作者简介】王道清,男,笔名洪流。洞口石江人,中共党员,洞口县人民医院副院长,邵阳市十六届人大代表,邵阳市临床药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来源:“雪峰文艺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