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雪峰山会战英烈墓地与抗战遗址亟待保护

我一直关注湖南,特别是邵阳地区的抗战历史,十余年来,想通过我的寻访,记录下湖南14年抗日那鲜为人知的故事,还历史以真实,还探寻邵阳市洞口县青岩那方洒满中国军人热血的土地,更具意义:因为青岩是一个日军跨不过半步的地方

湘西会战是中国抗日战争最后一场大会战,中国军队完胜。青岩之战由国军100军19师57团驻守,该团守备岩口铺、桃花坪、芙蓉山、青岩各要点,与优势之敌苦战月余,毙敌2000人,始终控制敌后主要交通线,使我主力作战有力,斩获颇多,战后,国民政府给57团颁发了“武功状”,以团为单位获颁“武功状”在国军的历史中极为罕见。钟雄飞团长个人也荣获“宝鼎勋章”。青岩战斗所在的三角垴战场,可以视为八年抗战日军攻势作战的终点,中国军队有数百名年轻战士长眠于此。

2018年期间,我们在洞口雪峰山会战江口74军抗战英烈纪念碑祭奠英烈时,意外地得到消息:当地群众告诉我们,不远处还有两处当年青岩战斗57团阵亡将士墓地,已经完全荒废。

我们在当地群众指引下,志愿者、青岩战斗指挥官19师57团钟雄飞团长(新邵人)的孙女钟姐一行,初步考察了青岩战斗100军19师57团的墓地。墓地共有两处,当地知情群众说,一共埋葬有超过400名在青岩战斗中阵亡的抗日烈士。

两处墓地分别位于江口镇江口桥下游500米至1000米河岸两边,其中位于左岸的墓地因靠近公路,“农业学大寨”时被辟为水田,前几年在工程建设时用作施工场地,现全部为水泥硬化,右岸的墓地沿着山坡分布,但当时只是制作了简单的木牌标志,现都已不见,另外在通往墓地的山路上,发现近十块烈士石碑。沿河的小路上,我们找到许多当年的墓碑,已经用作了铺路石。上面的文字,经过70多年的风化水蚀,仍然可以辨认。

看到这一切,我们除了痛心,还是痛心。当2019年春节炮竹声声的时候,我们不能忘记70年前就发生在我们雪峰山的那场抵御外来侵略者的枪炮声,更不能忘记在枪林弹雨中倒下的民族捍卫者。

74年了,我们这个社会,我们的当地政府,要用良知与正义,让我们的英烈有个安息的“家”——抢救与保护江口青岩之战57团阵亡将士墓地刻不容缓。

我们深信——正义尽管迟到,但一定不会缺席!

躺在乱石杂草中的烈士墓碑。

沿河的小路上,我们找到许多当年的墓碑,已经用作了铺路石。上面的文字,经过70多年的风化水蚀,仍然可以辨认。为国牺牲的烈士,他们的英名没有得到敬仰,他们的忠魂没有得到祭祀。

湘西会战时中国军队100军19师57团团部指挥所房东的儿子,向大家讲解青岩战事结束后修筑墓地的情况,57团钟雄飞团长的孙女在现场看到与爷爷并肩作战的英烈墓碑后,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我们在寻访中了解到:洞口县醪田镇原19师57团运输连士兵尹生斗老人(92岁),参加了青岩战斗烈士遗体的掩埋。他说:当时死了有几百人,士兵全部用白布包裹,集体掩埋,挖了几个又大又深的坑,一层尸体,撒一层生石灰,每个坑都埋了几层,一共有三个大坑。军官才有棺材。

肖祥生老人,81岁,洞口县江口镇桃田村村民。老人的家在三角垴西北约1.5公里的山腰,1945年春,中国军队100军19师57团钟雄飞团长把团部指挥所设在了他的家里。青岩战事爆发后,肖老和他的父亲一直跟随钟团长身边,成为这场战役的见证人。多年来,他与钟团长之子钟敦礼(82岁)一直在战场遗址上树立刻字立碑,唯恐自己死后,没有人再能记得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没有人记得在这里战死的数百中国士兵。

当年的墓地,沿河排列,现在已经基本湮没,代之的是荒地、树林和灌木丛。

这是萧老从战场上寻找到的当年部分武器。

这是青岩之战的57团指挥部。

这是在一个山腰上找到的一座无名英烈墓地,没有墓碑,据当地老人介绍,是当时阵亡的一位连长。

每年清明时节,志愿者都要来祭奠英烈。

青岩的山,江口的水,

流淌着英烈的血,

每一处,都有抗战故事。

(来源 | 邵阳老酒)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