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崀山翠竹为君青

作者:汤岚

天下有崀山。天地造化成就了它满被丹霞的山的刚毅,透绿如蓝的水的清纯,也注定了这方儿女的不同凡俗。

驻足山头水畔,听松林中风的述说,读翠竹间雨的倾诉,我不禁想起那位为共和国的今天壮烈牺牲的英雄和他背后那位崀山翠竹般虚静、柔韧的女人。

英雄叫宛旦平。女子叫李竹青。

1900年,宛旦平出生于新宁县西冲乡宛家岔村。是当地士绅宛光诂先生的三公子。自小立志不凡的他,在长沙求学期间,认识了毛泽东、何叔衡、夏明翰等人,并受他们的影响与培养加入共产党。1924年由中共湘区区委保送入黄埔军校学习。1927年春,宛旦平加入叶挺部队。南昌起义后,转战潮汕,进击东江,因揭阳一战失利,不幸被捕。经组织营救出狱后,他被派往上海开展地下工作,而后受命前往广西从事党的武装工作,直至担任红八军参谋长兼第一师师长。

如果说宛旦平的人生如崀山八角寨鲸鱼闹海的雄健,如骆驼峰负重前行的坚毅,那么,李竹青的生命历程,则恰如一场天下第一巷的独自穿越。这幽深狭长仅容一人侧身而过的巷子,凝聚了时光的厚影,集结着荡气回肠的寂寞,也集结着她心头的千钧重荷。

李竹青出生于新宁县城金石镇一大户人家,亭亭玉立,端庄秀美。1928年上半年,28岁的竹青经人介绍与和自己同庚的宛旦平定亲。下半年,她只身前往上海与夫完婚。

全身心投入革命的宛旦平,生命之危随时相伴,李竹青却坚定地理解和支持着丈夫的选择。恩爱夫妻在一起生活不到一年,党组织就派宛旦平去广西从事武装斗争。丈夫不忍心年轻的妻子独留上海,让她回老家等他。从此,竹青便开始了掰着指头的等待。十年过去,痴心不改;二十年过去,矢志不移。

当青丝染上白霜,已过天命之年的竹青依然每天倚门翘首以待。盼到了新中国的成立,历经了文革的艰辛,可宛旦平依旧杳无音讯。解放后,夫君无讯,家产被分,无职无业的她,凭自己的诚信勤劳和独自练就的好厨艺,靠在新宁县城当保姆为生。她一边想象着也担忧着男人在前方、在外界的风雷雨电,一边则把油盐柴米烹饪成一首首期待的歌谣。时光在通往外界的道路上蔓延出绵绵思念,岁月在“三渡水牌坊”下沉淀着坚贞的疼痛。直到竹青即将步入古稀之年,这位烈士的遗孀才迎来了荣耀加身的柳暗花明,也才明白自己苦苦等待40余年、作为邓小平、张云逸战友的丈夫宛旦平将军,早已在1930年3月战死于广西,身成泥土,消隐于光阴深处。

立身为竹,竹为君青。崀山之间,夫夷江畔,柔韧的翠竹年年摇曳满目的葱茏,书写着深情的守望。李竹青的等待,既作满江伤心绿,更写山头红韵诗。在这里,我看到她清瘦的身影映衬出夫夷江的莹湛,站立成崀山群峰里亘古不变的纯贞。

作者简介

汤岚,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邵阳市作家协会理事,邵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秘书长。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