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乡村视野‖爷爷的神话

 

爷爷的神话

文/肖金平

竹林瓦房、流水人家,构筑了我如画般的童年。

 忘不了与伙伴一起在竹林中戏耍、打柴、挖笋的乐趣;忘不了躲在自家瓦房的某个角落,与姐姐捉迷藏时的愉悦;更忘不了在门前的小河里戏水、摸鱼的那种幸福。爷爷拄着拐杖,迈着蹒跚的脚步来到河边,催我回家吃饭。爷爷帮我拿着衣服、提着鱼篓,我们背对夕阳,乡间小路上,拖着长长的影子……

 爷爷是我儿时的百科全书,他熟知各种仙界佛门的故事。晚餐后,缠着爷爷讲故事,成为我儿时了解外界或说是神话界唯一的途径。比如孙悟空踩着筋斗云,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顺风耳可闻声于万里之遥,千里眼千里之内一览无遗;还有洞口塘狗爬岩下的深潭里住着龙王,保佑着这一方水土风调雨顺……我总好奇地问爷爷,十万八千里是多远呀?爷爷说,也就是从我家到狗爬岩那么远吧,因为孙悟空一个跟头就翻到了那,并找到了金箍棒。对爷爷的话,我深信不疑。幻想着有朝一日,能目睹神仙们的风采,拜访一下住着龙王的洞口潭。

 后来,当地政府提出“要致富,先修路”的倡议。全村人积极响应,男女老少自告奋勇,硬生生地用锄头在山间开辟出一条马路来。通车那天,乡政府领导乘坐一辆拖拉机,为我们举行了庆祝仪式。那是我5岁以来第一次看见车子。为此,我兴奋了好一阵。幻想着有朝一日,坐着拖拉机去参观龙王的家,揭开那神秘的面纱。

 6岁那年,是我人生中第一个灰色年。爷爷永远地离开了我!我哭得很伤心,那个唯一疼爱我、给我讲述外面世界的爷爷,永远地离开了我!带着遥不可及的孙悟空、千里眼、顺风耳,还有那个从未谋面的龙王。爷爷走的时候,留给我唯一一句话就是:“要相信我,我跟你说的都是真的,他们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出现在你的面前”。当时,我哭得一塌糊涂。我对着天空大喊:“孙悟空、顺风耳、千里眼、龙王,你们还我爷爷,我再也不来找你们了,你们还我爷爷!”歇斯底里的呼喊,终究没能留住爷爷。

 8岁那年,乡政府动员老百姓安装程控电话。我家成为全村唯一安装电话的人家。为了目睹我打电话时的风采,小伙伴们用当地特有的南瓜子贿赂我。我哪经得起诱惑,便当着伙伴们的面演示打电话,告诉他们该怎么说话,搏得一致好评,威望提升不少。不过好景不长,父亲交电话费的时候,发现了我偷打电话。那一顿狠揍,揍得我满天星星。从此,我知道电话那玩意吃钱,摸不得,摸了就会挨打。

 不知不觉,我读初中了。每想着就要离开生我养我的地方,前往镇上读书,我就忐忑不安。整个暑假,我一直向伙伴们还有我家那头老黄牛倾诉。后来我发现,只有坐在爷爷墓前,我才能感到些许心安。

 终归还是到了报名的日子,跟着爸爸去学校报到。20多里的路程,没有车子,父亲用扁担挑着我的铺盖及装有衣物的箱子,沿着长满野草的马路,一步一步前行。一路上,一前一后,彼此都不说话。静静的,只知道跟着父亲走。到学校后,父亲为我办理好入学手续,拿着那根已有些年头的扁担,全然不顾后背上早已被汗水浸湿的衣服,说了句:“好好读书,为我肖家争口气!”就回家了。

 望着父亲的背影,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涌了出来。我第一次有种感觉:以后的路我只能独自前行了。

 3年枯燥的学习生涯眨眼即逝。我来到洞口某高中读书。终于等到了一睹“龙王家”风采的机会。那是一个晴朗的日子,我站在狗爬岩山脚下,静静地看着那一潭碧水,眼泪夺眶而出。旁人看着泪水直淌的我,疑惑不已。他们哪会知道,我心底积攒已久,爆发在那一刻朝圣般的庄严。

 高中的开销明显增大了,父母只能选择外出打工。为方便联系,给我买了手机。这给我带来不少便利,同样也给我涨了不少面子。但最大的弊端就是,一回家,就完全没有信号。这为我的进一步学习埋下了隐患。

 高中毕业后,我很庆幸的考上了二本,在填报志愿时,留了手机号码。然后,就回家等录取通知书。第一志愿录取结束第5天后,村长来家报信,要我去学校补填大学志愿。没有录取的原因,竟是高校方联系我多次,一直未联系上,将我的档案抛了出来。可恶的手机呀!万般无奈中,我在爷爷墓地前大哭了一场。次日,我在高校安排下再次填了志愿。也许是爷爷的保佑,我被顺利录取,并就读了一所医学专业的大学。

 大学期间,我没有回老家。寒暑假,我也只去父母打工的城市。5年后,我跟着父母回到老家。竟发现,那条长满野草的黄土马路,竟然变成了两车道的水泥路。我脑海中的瓦房,竟然变成了红砖屋。残存零星的瓦房,显得格外不合群。让我担心的手机,竟也信号满格。简单修葺一下自家瓦房后,我又一次来到了爷爷墓前。清除完墓地杂草后,坐在墓前给爷爷讲述我的见闻,并告慰爷爷:“这个世界上是有千里眼、顺风耳、龙王的,我已经找到了,爷爷您不需要再为我寻找了。”

 工作后,因各种工作压力及紧张的生活节奏,我又一次缺席了我的老家变化。一时兴起,我带着妻儿,开车回到老家。发现村中家家户户都有豪车,原先零散的瓦屋都消失了,只剩下我家的那座老屋,格外耀眼。与老人聊天时得知,他们早已搬迁至政府安排的安置房去了,奔上了小康生活。意外中,发现老人们的聊天内容,竟不是张三李四家的琐事,而是美国特朗普在与我们国家打贸易战,我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美国损失了不知多少亿美元等等的国家大事。虽然他们并不知道什么是贸易战,什么是美元。

 傍晚时分,随着音响的响起,村中的老人不由自主地走到村头,跟随旋律扭起了秧歌。虽然舞步有点凌乱,但却阻止不了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幸福健康生活的热爱。

 当我再次伫立在儿时戏耍的小河旁时。发现山更绿了,天更蓝了,水更清了。鱼儿成群结队的在水中戏耍,时而越出水面,似乎在跟我这位老友打招呼,向我分享近些年来农村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背着儿子,向鱼儿们挥手致意。

 带着妻儿来到爷爷墓前,跟她们讲述爷爷小时候给我讲的故事。

小家伙虎头虎脑地插言说:“爸爸你说的筋斗云、千里眼、顺风耳、可以保护一方水土的龙王不就是飞机、电视、手机,还有人工降雨吗?”

 “哈哈,是的,确实是的,可惜你祖爷爷没有看到,唉……”我有点伤感

 “不,爷爷已经看到了,他说的都已变成了现实。”妻子坚定地说。

  

【作者简介】肖金平,男,洞口月溪人,中共党员,洞口县人民医院感染科主治医生,热爱田园,追求自然。

 来源雪峰文艺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