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散文百家‖花瑶品花


 花瑶品花

文/黄竹青

 在蜜橘飘香的晚秋,洞口县作协的朋友打电话邀我:隆回花瑶采风,去吗?

 必须去。

 我喜欢凑热闹。今年以来,凡是县作协组织的活动,我是十处干塘,处处在场。我乃闲人一枚,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难得还有文学界的贤人记得我,倒不如与贤人们为友,拓展社交圈,倘若缺席了这次活动,说不定下次就没有我的份儿了。再则,我从来没去过隆回花瑶,对花瑶不甚了解,只知道其人口总数目前尚不足8000人,大致分布在隆回县的虎形山瑶族乡一带。于是,怀揣一颗探幽索胜之心去了。

出行之前,我一度固执地认为,此行去花瑶,一定是去看花。顾名思义呗。直到我被拉入了“橘香花瑶”微信群,进群一看,大抵知道了一些情况:我跟随的这支采风的队伍中,不乏名家大咖,其中,就有把当今诗坛激荡得风生水起的中国作协会员、诗人林目清;中国楹联学会、省作家协会、省散文家学会会员林涛;出版过中国第一部扶贫诗集的省作协会员张声仁……了解到此行要去采风问俗的地方是隆回县虎形山瑶族乡,那里属于高寒山区,天气多变、气温较低,上山采风必备雨伞、防寒服;令我喜出望外的是,这支即将成行的二十多人的采风队伍中,居然有半数以上是花骨朵般漂亮的年轻女性,均来自橘城的一家财务公司,她们的随行,自然而然就为采风活动增添了亮色;还知道安排了两天行程,此行的目的是看高山、看云海、看梯田、看石瀑、看古树林……唯独没有看花的行程安排。后来我仔细一想,高山瑶,半山苗,汉人住街头。花瑶属于瑶族的分支,是居住在高山上的民族,而此时高山地区,花期已过,山上早就开启了冬季模式。因此,从根本上颠覆了我之前抱定去花瑶看花的主观臆断。

 周末得以成行。这是一个难得的晴好天气,好天气带来好心情。

 大清早,我们从洞口县城出发了。不久,车上便有两个小精灵般的学龄期女孩唱歌了,是拿着车载麦克风在唱,童声童气,却是字正腔圆。于是,就有人鼓掌,有人喝彩,有人嘻哈,颇具当红童星的气场,惹得车窗外不知情的路人产生了错觉,还以为是幼儿园的园车经过。

我们乘坐的旅游大巴经过隆回县城,取道金石桥镇,就开始上山了。果然,这里“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山脚下还是艳阳天,身上穿着衬衣褂子都嫌热,才进山不久,老天就赶紧把那一轮火辣辣的太阳收了回去,匆匆忙忙就交给我们一个雨雾朦胧的局部天气。气温亦随之急转直下,而且越往上走,雨滴越大,雾气越浓,气温也就越低了。刚才还一路飙歌的两个小女孩,大概是扛不住山上的寒冷,此时噤若寒蝉了。于是陆陆续续就有人去行李架上的背包里找衣服御寒。短短时间里,车上一阵躁动,一片混乱。

 我睁大了双眼看,车窗外雨大雾浓,什么也看不清,简直就是雾里看花。索性打开车窗,贪婪的吸了几口空气,心生疑惑:为什么这地方的空气居然甜滋滋的?于是,我便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同行的摄影师彭刚。人家果然是大师,他的知识面广泛,并不局限于摄影,而是涵盖了天文、地理、自然、人文……他说:这地方的空气湿润,负氧离子极高,所以空气中才有了那种沁入心脾的甜味。我真为自己的无知而汗颜呀!我想,回去之后,我得恶补一下生活小常识了,免得孤陋寡闻,尽出洋相,看来,没文化,真可怕哪!

 经历了4个半小时的车程,我们终于来到了花瑶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虎形山瑶族乡人民政府驻地。

 下得车来,雾正浓,雨正大,而且寒气袭人。花瑶旅行社的一个姓沈的导游,早已在虎形山的花瑶游客接待中心迎接我们的到来,为我们安排好了中餐打尖的餐馆,我们刚下车就吃上了热腾腾的饭菜。对于他的友好,让我们穿得并不厚实的身上,涌动着一股融融的暖流。当他知道我们是途经隆回上山的,爽朗地笑了起来。我想,也活该他取笑的,4个半小时的概念,坐高铁都可以从洞口到深圳了;乘飞机都够从毗邻的武冈机场飞往海南走一趟来回了。

 导游说,从洞口来花瑶,由隆回县城绕过来,几乎是走了一条C字形路线,以后再来的话,就沿着320国道西行至洪江市的塘湾、洗马,取道溆浦县黄茅园,直奔虎形山花瑶,那才是一条捷径,从时间、路程上,各缩短了一半以上。看得出来,花瑶导游不仅是有心人,还是一个有意思的人。他引用了一个百试百灵的一个数学公理——两点间的距离,直线段最短。

 

 

 到了花瑶,我才知道,花瑶民族是一个与花相伴、与花结缘、爱花成痴的民族。

就说花瑶的服饰穿戴吧,那绝对是世界最爱美的民族。

 还是汽车经过小沙江的不远处、沿着上山公路喘着粗气进入海拔1200多米的山坳时,GP5导航系统显示,已经进入花瑶的地盘了。然而,这个时候,汽车即将突破连续运行4小时的红线了,车载限时装置在接连不断的提示,马上将进入超时运行的临界点了。这个时候,如果驾驶员再不将汽车熄火二十分钟休息,执意延时行驶,意味着违规行车,驾驶员将面临被处罚的危险。

于是,当汽车不得己停在路边的时候,我就抑制不住自己亢奋的心情,冒雨下车,走进了烟村密布、村姑出没的花瑶古寨。我惊叹从这一片高山流水、劲风疾雨中生长出来的女子,居然如此的奔放而不粗砺,纤美而不柔弱,大气而不俗气,骨子里透露出一种极为和谐的原生态之美。简直是毛竹一样婀娜的身材,明月一样皎洁的脸庞,清泉一样透亮的眸子,冰雪一样纯洁的心灵,在这样的女孩身上,找不到任何矫揉造作的成分,居然神圣得就像一朵朵盛放在冰山之上的雪莲花。当然,最新奇的莫过于花瑶女子的穿戴了,她们头戴五彩斑斓的挑花帽,上着蓝色圆领衣,腰系挑花彩带,下穿彩色挑花筒裙,腿扎挑花绑带。在她们的帽檐、衣领、衣襟、袖口、裙裾、绑腿等部位,都是工艺非常讲究的挑花。那时候,我真是惊叹不已,世界上居然还有如此精彩绝伦的挑花艺术,怎么说都是一朵朵盛放的民俗风情与民族艺术之花呀!

 花瑶的女子之美,美在外貌,美在心灵。从眼前的这位热情好客且又年轻的餐馆老板娘身上得到验证,她还真漂亮得像花儿一样。她逐个为我们敬上一杯热茶。我捧着茶杯端详起来,橙黄色的茶汁里,开放着一朵朵金黄色的形若唢呐的小花,每朵小花的喇叭口处却又突出几支针状花蕊。我说,我们是来看花的,果然,花瑶是花的世界,我们可以足不出户,在茶杯里就可以看花了。

 导游是地道的花瑶人,能言善道,还会说少儿不宜的荤段子,众人一起哄,索性就叫他花导。花导看到我崭露头角的白发,就知道了我是这支团队的长者。于是抛出一句经典语录——树越长越高,人越老越骚。这话显然是针对我的,却让人哄堂大笑。看来,这家伙毒舌,而且机智。

 餐馆老板娘告诉我,这里待客用的是金银花茶,客人乍到花瑶,受了风寒,喝上一杯,就可以预防感冒。别看这一朵朵小小的金银花,它是一种非常珍贵的药材,又是瑶家养家的靠山。在花瑶一带,家家户户都栽种金银花,并且已经被国家确定为隆回虎形山的中国地理位置标志产品。餐馆老板娘还说:金银花具有消肿活血、发散风热、解毒止痢、抗菌消炎、降血脂、增强免疫力等神奇功效。尤其非典时期,这里的金银花,曾经卖过每公斤260多元的天价,让种花的花瑶同胞们赚了个缽满盆满。

 难得餐馆老板娘这样有情有义,我端起茶杯,斯斯文文的小口喝着茶,眼珠子竟然骨碌碌停泊在餐馆老板娘的那身穿戴上,那花团锦簇的挑花,只有心灵手巧的花瑶人才能绣出;同样的道理,茶杯中那一朵朵灿烂辉煌的金银花,只有生活在虎形山上的花瑶人,才能得心应手的栽种与采撷。

吃过饭,喝过茶,外面依然是雨的世界,雾的海洋。我们揖别了餐馆老板娘,继续着花瑶之旅的行程。一路绕着弯弯曲曲的山路,去万贯冲看梯田,去大托看石瀑,去看花瑶古寨……但是,因为雨太大,雾太浓,倒是群山环抱的层峦之间云雾缭绕,疑似仙境,让人看得眼花缭乱,醉意朦胧。

 花导说,客人们来花瑶,寻找的应该就是这种感觉,水中望月,雾里看花,这才是一种朦胧的美,花瑶的奇妙之处,值得一次又一次的体验和琢磨,让你第一次看,会觉得自己知道了不少,但还没有看清庐山真面目;第二次再看时,会觉得原来还有不明白的地方;第三次还看时,就发现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花瑶。

 我想,大概是好客的花瑶人想留住我们吧,因为他们的真诚感动天地,才让天遂人愿而大雨滂沱,地合人意而云缠雾绕。

 我猛然想起,不正是如此么?原来我们在花瑶餐馆打尖后准备开启下午的行程时,餐馆的老板娘就悄悄地把大厅的背景音乐换了,换成了甜歌皇后石小阡主唱《请你留下》的经典老歌:

 请你留下,

请你别走。

请你留下,

我的朋友。

就算要走也请稍停留,

等到雨停了你再走。

 有什么事儿你要急着走,

下雨路滑路难走。

就算要走也请稍停留,

等到雨停了你再走

……

 怎么会走呢?我们已经恋上了花瑶了。

 花导说,今天只是为我们的花瑶之旅做一场热身活动,如果明天天晴了,将有精彩的活动项目——去崇木凼古树林里听花瑶的对歌相亲。对歌相亲,这绝对是绽放在花瑶土地上一朵璀璨夺目的民俗之花。

 于是,我们被花导吊足了胃口,一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似的满脸兴奋,翘首期望着一个风停雨住的美好明天快快到来。

走车观花,绕了一大圈,又折返花瑶,正逢虎形山街头赶场,街上的人还真多,这场雨催开了满街的伞花,五颜六色,蔚为壮观。伞下,依然是花的世界,走在街上的花瑶赶场人,从来都是显露出一张张传递着幸福的笑脸:花瑶小伙自信的笑,像迎风摇曳的君子兰;花瑶姑娘羞涩的笑,像袅袅婷婷的美人蕉;花瑶阿公开心的笑,像饱经风霜的龙牙菊;花瑶阿婆甜蜜的笑,像热情奔放的山茶花……更动人之处,花瑶人的服饰上开满了五彩缤纷的花。

 我走进了一家花瑶服饰工艺品专卖店,几个花瑶穿戴的妇女围坐在火盆边,一边聊天,一边挑花。火盆里的木炭蹿腾着熊熊火苗,很像是一束绽放的红梅花。我知道,这里的花瑶女人,都是挑花的行家里手,她们是趁着赶场的机会,在交流挑花经验或心得。毕竟花瑶的挑花工艺非常讲究,精彩别致,挑花时的行针长短、用线力度、针脚连接,均需一致,繁密之处针针相叠,不留底色。挑绣的色彩以红、黄、绿为主打颜色,配以白、蓝、紫、青,使得整个挑花饰品色彩斑斓、疏密有致、动静相济,给人一种远观颜色近观花的强烈视角冲击力。当她们得知我是来看挑花的,一个个都笑得很灿烂。

我想,在花瑶看花,不能称之为看花,如此用世俗的视线去看,会玷污开放在这片土地上的花朵;也不能称之为赏花,如果用亵渎的眼光去赏花,会让如此圣洁的花容黯然失色;只能带上一颗纯洁的心灵来花瑶品花,像在花瑶餐馆品金银花茶那样,慢慢的品味,慢慢的领悟,在品味中领悟,在领悟中品味,这便是品花的最高境界。

入夜,有朋友打电话来问我,你去了哪里?

我说:在花瑶品花,来么?

(花瑶服饰图片来自网络,其他图片均为彭刚拍摄)

【作者简介】黄竹青,男,瑶族,农民。著有小说《小木屋的歌》《山里婆娘》《拍照风波》历史人物传记《杨燕山传》等。著名作家、评论家、《湖南文学》杂志前主编潘吉光老师曾评价他的作品:“文字朴实、风格独特”。

◆来源 雪峰文艺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