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老家行

作者:向 徽 来源:邵阳晚报

最近陪同父母和小孩回了一趟洞口老家,与其说是回家看看,不如说是一场旅行。

骑行的山路

摩托车是这次回家最主要的交通工具,说实在的,我觉得摩托车对于山村来说是非常适用的工具。婉转曲折的山路于许多汽车及开车的来说是一项挑战,而摩托车就游刃有余了。

从镇里到乡里是骑摩托回去的,一路上是清新和映眼的翠绿,耳畔的山风糅合着蝉鸣,路边时而跃现的山泉,清澈甘洌。一路上,父亲和我讲着当年修路的故事,我的爷爷是这条不长但有众多弯道山路的一名负责人,他沉稳持重,很有声望。然而,由于医疗条件的缺乏,爷爷英年早逝。这条路竣工之时,他已病重。通车那天,爷爷拖着我爸艰难地爬上屋后的山坡张望。爷爷说过什么已不太清晰,但那满眼的希望永远印刻在爸的心中。

这条16公里的山路,曾是我爸那辈人拼搏翻越的路,多数时候是挑着重担步行的。后来,很多人从这条路走出,成为外出务工、建设城市的一员。到我的时候,这条路似乎是那道需要跳出的“龙门”,从雪峰山深处的中学,进入镇里的高中,再去往省城的大学,再到工作的城市……

现在这条路已经铺上水泥,成了联结故乡的穿梭在崇山峻岭中的飘带。尽管工作后回家的时间愈发减少,但每年都会回家几天。

除了这段路采用了摩托车的交通方式,老家很多地方的路都可以且适用骑行。去往深山游玩,爬上山峰观景,来到河边抓鱼等,摩托车均是绝佳的方式。回家短短几天时间,还曾和父亲去过一处修建于上世纪60年代的深山水库,尽管已经荒芜,但却是那一代人拼搏的见证。

深山里的精灵

尽管回家的行程常常很短,但每一次我都会去山中的小溪游玩,因为那儿有许多儿时的欢乐,守护着这份欢乐的是那些可爱的精灵。

最先想说的是“小娃娃鱼”,显然不是大鲵,据说也常在夏日的雨后,发出婴儿般啼哭的声音。我想应该是小鲵或者蝾螈的一种,但可惜我没有学生物专业,也自觉不必辨别得那么清晰,就当它是“娃娃鱼”吧,这样挺好!在那清澈的小溪里,清甜欢快的溪水中就能找到这种可爱的生物。翻开一些较大的石头,常常能看到手指般大小的“小娃娃鱼”藏在沙石或枯叶间,用手抓起来就能感受到它那黏黏的脚趾和湿滑的皮肤,宽扁的嘴巴和黑点般的小眼睛,全然一副“萌”样。

然后就是石蛙,这种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常是儿时的“战利品”。石蛙也是夏日傍晚或者雨后的重要“乐手”,发出“梆梆”的浑厚声响,而另一种叫“鸭蛙”的则会发出鸭子般“嘎嘎”的声音,再加上树林里的蝉鸣,风拂过树梢的声音,以及水流的“叮咚”,宛如一场交响乐。

小溪里的鱼是另一种让人流连的精灵,不管是钓鱼还是网鱼,都曾给童年染上缤纷的色彩。现在每年回去也会去钓钓鱼,不在吃,而在于那份静谧的感觉。

除了这些小动物,还有山里的那些野果,“五皮子”、猕猴桃、“八月炸”等都是令人心动的美味。我常说,那些是我吃过的味道最好的水果。

我常想,为何这些深山里的生物如此引人入胜?当因其点缀着这一片幽静的绿水青山吧!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