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那朵怒放的山槐花

湘中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希望文学社 张芳

秋风,落叶,我散步在片片黄叶沉积的小路,阳光从层层叠叠的树缝中撒下细碎的光。我踏着斑驳的树影想要寻出那曾经我们共同走过的痕迹,想要在“友谊”树下找出我们当初许下的诺言,但它似乎也随黄叶一般飘然而去了。

记得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吗?刚转学过来的你操着浓厚方言气息的普通话回答老师的问题,但却带着能暖人心脾的笑容。就是那时,一向颇为自闭害羞的我萌生了想认识你的冲动。也许你并不知道那段磕磕绊绊的开场白是我打很久腹稿的结果,很感谢你看出了我的窘迫,并笑着解了我的尴尬。如今,仔细想来,我们之后的相处总是你最先提出话题呢。很幸运,我们那时没有单车,家又都在离学校较远的同一侧,于是我们有了更多放学一同回家的时间。也很庆幸,我们共同从山槐树下捡的种子,在我们的精心照顾和培育下终于发了芽,正如我们的友谊。

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和我的羁绊越来越深。我们身处同一间教室,有着同样的老师授课,与同样的同学相处,幻想着同样毫不切实的未来。我们在课余并排躺在操场的草地上,看着辽阔而清远的天空,吐槽着老师布置的难题,讨论着即将到来的午饭和放学后的安排:在回家的路上跑到草丛里抓蟋蟀,到一个废弃已久的旧厂房去探险,看着我们取名为“友谊”的树苗茁壮地抽叶、成长……

说起来挺好玩的,我们相处的时间其实并不长。甚至,我们从未做过同桌乃至前后桌,但我们却比同桌更了解彼此。甚至相处越久一分,就觉得彼此契合一分。都说高山流水,知音难觅。我想,我很幸运,曾经遇到过你。还记得“友谊”开花的那一天吗?我们站在约一人来高的“友谊”树下,看着枝头,那唯一一朵怒放的山槐花,许下相伴长大、相伴读书,许下以后成家也要住在同一个地方,做一辈子闺密的诺言。可惜,那时候我们都太小,太小看一辈子的长度。

我们那时候说的最多的就是时间过得太慢,而就是这过得“太慢”的时间带去了年岁,带去了稚嫩,带来了离别。那几天一直阴雨不断,只有那天傍晚天色才露了些晴,我正想约你去爬山看落日。然后,你告诉我,你要离开了。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像我们这种他乡异客,总有一天要回家。但我没想到那个人会是你,更没想到会那么快。在那个没有QQ,没有微信,甚至没有电话的年代。我们唯一能交换的,只有对方具体的家庭住址。对不起,纵使我再怎么努力回忆,现在却也只能记得你家所在的省份了。

我们那一天一反常态地一路沉默着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特意慢你一步,不让你看到我在哭。我亦知你和我一样,因为我看到泥土上你滴下的泪。看吧,这该死的心知肚明的默契。那天最后,我们给对方留的最后一句话是再见。即使,我们都知道,这辈子,或许不会再见了。第二天,你没有来,我望着你靠窗的空桌发了一节课的呆。放学后,我独自一人走到“友谊”树下。许是因为冬天到了,花早已凋零,连叶也凋落待尽了。

不过等到下一个春季来临,“友谊”树就会重新焕发生气了吧?那我是不是也可以盼望着,未来有一天,在某个城市的转角处,我们能相遇并认出彼此,然后对视,微笑,说一句:好久不见。(来源:邵阳日报)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