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忍无可忍,苗家农妇用功夫收服浪子丈夫|苗岭往事

银 花

作者:杨盛荣

听我父亲说过,他有个亲姑姑,名叫银花。小时候,大人要给她裹足,把足缠得只有三寸长,名曰:“三寸金莲”,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慢慢腾腾,这才叫美。她死活不肯缠足,谁要给她裹足,她又哭又闹又咬,几天不肯吃饭,大人奈她不何,只好由得她去,久而久之,那双足长得比男子汉的还长。父母担心日后怎么嫁得出去,她闺房针线活一概不愿学,倒是田里农活样样能干,犁田耙田赛过男子,上山砍柴爬树,下河游泳比男客还麻利,三两百斤杠在肩打得飞脚起,一餐斤米斤肉斤酒轻松灌下,眉头不皱一下。

有年村里从武冈州请来了个武功高强的师傅叫万把师,十八般武艺都能,飞檐走壁,飞镖暗器无一不精通,十几个年轻后生拢不了身。村里的年轻人忙时种田,闲时学武,就在红庵堂设了把场。学点功夫,一可强身健体,二可防盗抓丁,一举两得,何乐不为,家长都愿意。

银花闹着要学功夫,大人哪拗得过她,由她而去。谁知她天生是个学武的料子,各种招式套路,师傅一教就会一学就通,悟性极高。“夏练三伏,冬练三九”,不怕累不怕苦,练就一身好武艺。后来在学武结业过招上,师兄师弟不是她敌手,甘拜下风。万师傅叹道:“银花徒弟呀,你真是个女中豪杰,巾帼英雄,不让须眉!师傅这点家底都让你掏空了,只是还欠火候,假以时日会不得了!望你去另投名师吧。”万师傅卷起铺盖回武冈老家去了。

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远近来相亲的好几个青年,银花既不是大家国秀,亦不是小家碧玉,不是嫌她粗俗就是嫌她会武功,以后动不动打起老公可不得了。谁敢娶她?成了二十五六还嫁不出去的老闺女,把父母愁死。最后老天开了眼,总算嫁到几十里外的黄水老山界上,给一个叫李彪的人做老婆。

李彪,上无父母下无兄弟,仅有几个远房叔伯,他人一个卵一条,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老光根,无怪乎三十多岁还打单身。父母留下几丘薄田,他懒得种,眼看着田荒废,游手好闲。李彪有三宗爱好:一是喜欢进山打猎,打得猎物,野猪山羊,拿到镇上卖几个钱买些油盐米;二是嗜赌如命,把打山货赚来的钱花在牌赌桌上,十赌九输;三是打老婆,自从银花嫁给他后,三天两头挨顿打,三十多岁好不容易讨个老婆他不珍惜,有人劝他莫打他不屑地说:“关你屁事!我打自己的老婆不打你的,狗咬耗子多管闲事!”

银花嫁给李彪后,处处守妇道,勤劳贤惠,把荒废的田垦复过来,泥里来水里去,粮食满仓。每天三餐热饭热菜服侍丈夫,洗脸洗澡水送到手,挨了打屁都不放一个,也不回娘家告状,任劳任怨,这样的老婆打着灯笼火把也找不到。

李彪这样的人世上也难找。他变本加厉,把银花辛苦种来的粮食卖了去赌,把银花辛苦养大的壮猪卖了去赌。有一天,人家拿了杀猪刀杀她栏里的猪,她莫名其妙,问凭什么杀她的猪,人家告诉她,你丈夫把猪输给他们了。银花火了,责问李彪:“你为什么赌我的猪?你喂过几次猪?你寻了几次猪草?”。横蛮无理的李彪眼一骨,“赌你的猪怎么的,说不得哪天把你也赌了,你信啵!”银花忍气吞声,想动手教训教训这个不成器的丈夫,但想起父亲的话:“花花,你是学武之人,第一学会一个忍字。”银花伸出的手缩了回来。不知哪位先人造出这个忍字,真缺德,你看忍是心头上插把身利刀,人家拿刀捅你的心还要忍,岂有此理!

有天,李彪在外又赌输了,喝了几杯“马尿”,回到家又要打老婆出气。银花道:“李彪,,你真是娘爹死早了少教育,我尊重你是夫不还手,你要知道,兔子急了也咬人,“你不要动不动就打人,你一个男子汉顶天立地要讲理,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我到你家,一不偷人二不学野,三不好吃懒做,凭哪样打我?我知道你曾到新化黄年山学到些功夫,实话告诉你,你那几手鸡抓类的三脚猫功大我根本没放在眼里!

李彪眼瞪得桐子壳大:“喏喏,想不到平日里三天没放两个屁,今天舌似莲花,道理一大套,我真得刮目相看,打你不服气?我看你不顺眼就是要打!打你还需要理由吗?好,我告诉你,古人云:买来的妻,牵来的马,任我骑任我打,这就是理由,你嘴巴各硬,娘卖匹的,哪天打你个皮开肉绽,知道我马王爷几只眼!”

银花怒道:“喂,你嘴巴放干净点,我娘老子敢骂!你草吃多了,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行!打就打,不过我提两个条件:第一,三头对六面,摆开场子,请来双方长辈做个见证。”李彪表示同意。

银花又道:“第二,你赢了,我任凭你处置,要打要剐或休了我都行;要是你输了,从此立下誓言,不打牌赌宝,不打老婆,老老实实在家种田。”

李彪又表示赞成,选了个良辰吉日,请来了银花父母,李家的族长和远房叔伯,在晒谷坪上摆起了擂台,听说李彪夫妇比武,消息不胫而走,这天,远近乡邻像赶集络绎不绝,云集晒谷坪,把个能摆上百床晒席的晒谷坪,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谁也不愿错过这几十年不遇的好机会,以饱眼福。

晒谷坪上摆了张红漆桌,桌上放了两样东西,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剑和两个墨黑的砂罐。族长和银花父母端坐在上首,李彪远房叔伯端坐两边。

李彪身穿洁白衬衫,头扎英雄结,脚穿箭鞋,走到桌前拿起那把寒光闪闪的宝剑站到东边;银花身着紧身衣,脚穿绣花鞋,腰扎丝巾带,秀发披肩,走到桌前跟父母耳语了几句,拿起那对黑砂罐站到西边。

族长跟银花父母及李彪叔伯打了声招呼,朗声宣布:乡村们,欢迎大家光临。今天,李彪和银花两口子认证武功,比武过招,点到为止,谁胜谁负,自有公论,现在比武开始!

夫妻双方按武林规矩,抱拳拱手:“请!”

李彪跃至银花跟前不足一米,首先一招黄蜂进洞,剑光卷起大朵剑花,寒光闪烁,快速无比,直指胸腔。银花会者不忙,一招风摆杨柳,轻描淡写化解了李彪的招式,来而不往非礼也,接着闪电般转到李背后,两手左右开弓在背上撸了两砂罐,李彪的白衣上立现两个罐印。

李彪快速转身,又是一抬“黑虎掏心”,利剑直指银花,谁知慢了一步,突然不见了银花,这一剑又落了空,原来银花撸了丈夫两砂罐后,估计要来更厉害的招数,展开凌空虚步跃在凉衣杆上,像杂技演员踩钢丝,在杆上来去自如,时而金鸡独立,时而观音坐莲台,时而荡起秋千,潇洒飘逸,观众喝彩之声,响切寰字。农村晾衣架是用三根棍子捆住一头,然后把另一头棍脚打开,相当于三脚架,一头一个,上面横摆一根南竹竿。衣服或被褥就凉在上面。

李彪虎吼一声,一剑削断晒衣架,衣架倒了,银花一招“燕子三抄水”轻飘飘如树叶落地,李彪乘她站立未稳,一拨寻蛇直刺背心,银花背上像长了眼,几个前空滚翻避开了剑势,接着来个“乾坤大挪移”,人不知鬼不觉到了李彪身后,两个砂罐鼓点般落在背上,这连串动作,一气呵成,令人目不暇接。几个回合下来,李彪连银花边都未沾着。

观众欢呼雀跃,大饱眼福,银花父母微笑不语,叔伯们发话了:“彪仔,不要出丑了,你哪是媳妇的对手?”族长发话了:“你还不认输?脱下白村衣!”李彪脱下白衣一看,面红耳赤,整个背部染黑了,要是用剑刺已穿透无数个窟窿,想不到银花武功这么高,自己与之相比,真乃小巫见大巫,荧光之火也。从此以后,再也不敢小觑老婆。

以后,李彪判若两人,对银花敬之如神,自己不打牌赌博,老实在家种田,真乃浪子回头金不换也!

作者简介:杨盛荣,苗族,年过八旬,绥宁县武阳镇人,湖南绥宁县第一中学退休教师。著有民间文学作品多篇。

古苗疆那些事儿

微信号:sngmjiang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