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苔花何逊牡丹香

作者:尹全业 来源:邵阳日报

欧阳亮先生谦逊地将自己的作品集署名《苔花散采》,自言取自袁枚的诗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读了他的作品,我以为,哪是苔花,应该是家乡漫山遍野盛开的山茶花,红红火火,散发着乡土的芬芳;或者是南方四季不凋的三角梅,红艳艳,香气袭人。乡土作家倍觉亲,书中写到的山门镇、黄泥江、蔡公馆等,都是如此熟悉、平常,但写入文学作品,就添了一种艺术魅力和神圣光环。

他的妹妹欧阳潇在文集的序言中说,哥哥是凭着勤奋与努力,靠着手中的一支笔,在部队找到了用武之地。勤奋,诚然是,书中引经据典,诗词名言,古迹考据,信手拈来,可以看到他博览群书,涉猎广泛,丰厚的文化底蕴。

一个农家子弟,从乡村走入军营,站岗执勤,到考学提干进入机关,公务繁忙,没有勤奋的精神和意志,勤于读书,勤于思考,勤于写作,怎么能够如此博学多才,写出如此丰富多彩的作品。手中的笔人人可拥有,勤奋与努力人人可付出,但不一定有他一样的成就和高度,他的精神品质,见识才华,农家子弟的质朴、善良、正直,一步一个脚印,才是成功的基石。

从乡村到校园,从社会到军营,丰富的阅历,多姿多彩的生活,这是文学的源泉。他善于观察生活,感悟人生。他的散文诗《雾·露珠》,文字优美,想象奇特,写雾:“你是大山的女儿,却时刻梦想着爬上天庭”;写露珠:“是月里嫦娥的寂寞和牛郎织女的相思化作的泪滴”。他的小说《归途》,一个年轻的军人家属独自带着小孩回家,错过了末班车,天将晚,又逢雨,困难之中,一位好心的货车司机主动停车搭载她们,在人与人之间缺乏信任的当下,女人心情忐忑不安,但结果平安到家。虽然取材平凡,却写出人间自有真善美。他的杂感随笔每有独到之见,给人振聋发聩、耳目一新之感。

作为军旅作家,反映军人精神风貌是他的天职,书中悼念战友的散文和纪实通讯,讴歌了新一代军人为保卫国家和人民幸福安宁的献身精神,也讴歌了军民鱼水情深。

他的访古记游与书评序跋尤其精彩。几篇访古记游将历史与现实链接起来,既穿越时空,走入历史人物的舞台,看到他们的功过,也回归现代,观照后人的品评,渗入自己的剖析,不仅传播了丰富的历史人文知识,也给人观古知今的启迪。《泗泾访古》中的复旦创始人马相伯,现代报业巨子史量才,一个倾家兴学,一个舍身办报,的确值得后人景仰。《百年忧思宋教仁》给人沉重的叹息,斯人若在,中国历史也许会改写。《奉新故里话张勋》对一个开历史倒车的复辟狂给予客观的评价,既批其逆,又赞其忠,一分为二看待历史人物。

他待人诚恳,为人作序,秉笔直言,正如他在文中引用的古人言:“一字之褒,荣于华衮;一字之贬,严于斧钺。”“虚与委蛇,非我所愿,秉笔直言,恐人不喜。”他的书评序跋基本上采用故事法,即写他与作者的交往,写作者的为人,大约是文如其人吧。通过写人来说书,拉近了作者与读者的距离,既有亲切感,可读性也非常强。尤其是从书评序跋中看到他深厚的家国情怀,忠孝自古以来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旗帜和道德标杆,书中写他家族的过往,和他为亲族作的书评,无不充满了对亲长的尊敬与讴歌,感戴与怀念。作为农家子弟,更身为军人,他对国家民族的忠诚与奉献溢于言表,他的《黄桑欧阳氏四修谱序》提出的四点“管见”,实在高明,指出如何正确处理国家、社会、宗族以及宗族之中不同群体的关系,足见他见解超群,虑事周全。

读他的作品,文学爱好者可以获得丰富的艺术素养,懵懂青少年可以得到励志鼓舞。掩卷品悟,真有赏花赢得香满袖之感。自谦苔花小,何逊牡丹香。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