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飞水寨游感

作者:李胜明 来源:邵阳日报

有朋友常说,新宁县一渡水镇安阳村飞水寨瀑布非常壮观,很值得一看。我在朋友圈里看到图文并茂的美篇,多次勾出了我的“馋虫”。我便心猿意马,于是邀约几个文友欣然同往。

到了一渡水镇进入通往安阳的村道,路旁的两棵银杏树挺拔高大,其中一棵要四五个人手搭手才能围住,另一棵中空了,人径直就能走进去,随行的村民说树龄近百年了。可知其历经了多少风雨雷电,见证了山村多少人世沧桑。

到了安阳村,山路走了多半时,终于听见哗哗的水声了。我们猜测应该到了吧,张望时却不见它在哪里。山脚有一条约三米宽的小溪,两岸的树木遮掩着水面,水沁凉沁凉的,小鱼儿穿梭在浅底清晰可见。

溯溪而上十来米,瀑布赫然在眼前了。看到它,我从心底震撼了!心想,这样的瀑布我好像在哪里见过的?哦,我记起了,在李白的诗句里——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干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这首诗简直就是为它而写。眼前的瀑布自百数米巉岩的崖口倾泄而下,轰然跌落于山脚深不可测的水潭里,溅起无数水花,使得瀑布下面的一半宛如在云雾中。那急遽奔流的水帘,好像是洞门大开,尽情地把水倾泻下来。啊,这神奇的瀑布啊,咆哮乎其声,雄壮乎其势,瑰丽乎其形,绚烂乎其景!

未及潭边,刚才还热汗涔涔的我们竟有了微微凉意,心神爽朗起来。攀上溜光滑腻的巨石,立于潭边裸露的乱石上,那一阵阵的水沫不时随风飘过来,飘在衣服上、头发上、面颊上、眉毛上,众人感觉正在与瀑布之沫亲吻,不,简直是在与瀑布亲吻!有人在做深呼吸,仿佛要把这儿的天然氧全部吸进去,荡涤尘胸;有人双手做喇叭状放在嘴边朝瀑布喊叫,似乎非要她应答了自己才停止;有人沿着水潭希冀找到去瀑布深处的路,以享受让瀑布披头盖脑的冲击感。随身的手机、相机和众人一样忙得不亦乐乎。大家在瀑布前的姿态表情复杂多变起来,镜头中你我他,或侧身含羞,或昂首挺胸,或举手叉腰,或金鸡独立,或大笑开颜,或怡情矜持……自选动作之后,大家紧密地站在潭中浅水区约五六平方米的一个酷似龟背的石上,又如立于江心的一叶扁舟中,留下以壮美飞水寨瀑布为背景的合影。

水潭是瀑布经年冲击而成的,潭底不像《小石潭记》那样“全石以为底”,潭下面的溪水便是从这里渗出去的。水潭面积近二百平方米,四周青草绿莹。潭水清澈见底,有人很想下潭“献艺”,几番跃跃欲试,想探知潭中心是无底洞还是通天河?我却想这瀑布后的山崖里,是否也有个“水帘洞”“花果山”?是否仍有孙悟空的子孙在此修炼?

返程时,大家恋恋不舍,也不无惋惜今天没有太阳的照射,不然我们会看到彩虹的。彩虹倒是经常会看到的,瀑布彩虹却不易见。古人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今天见了这瀑布,已足慰平生。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