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美女敲门


文/谢长华

现在,每当门外无故响起敲门声,无论轻的、重的,急的、缓的,如果不自报名号,或者没有叫我及家里人的名姓,我都会产生一种莫名的紧张——自认为主动送上门来的,绝对没什么好事。

去年冬天,窗外阴云低垂,寒风呼啸,我一如既往地敲打着键盘,沉浸在长篇小说世界里。忽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是那种不轻不重、不急不缓的敲门声,显得很有涵养。但我还是厌烦有人打断我创作。

打开门一看,门口站着两位年轻美女。真的很年轻,都是二十出头、没结婚的样子;确实是美女,还很端庄,穿着整洁的蓝色职业服,胸口还挂着某种工作牌。

顿时,我有些开心:冷冽的寒风,竟然刮来一对美女!

领头的美女问:“你是谢长华吗?”

我点了点头,然后做出请进的姿势——进门都是客嘛,何况是年轻的小美女,且比我大女儿大不了几岁。

她俩却没有进来,领头的美女说:“我们是□□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我姓武。这里有一份对你的起诉书。”然后递来一份密密麻麻的文字资料,不下五页。

我顿时懵了:我一个兢兢业业的文学工匠,怎么就惹上官司了?

情急之下无心细看资料,我连忙问道:“这是——这是什么情况?”

“这是××银行对你的起诉书,我们律师事务所负责××银行长沙市分行的诉讼业务。由于你的房产已有两个月未能按时支付按揭款,已违反合同法,你在××银行的信誉受到了严重影响,××银行将依法收回你的房产,打算进行拍卖。请你明天来我们律师事务所一趟,否则,我们将起诉书提交法院。”武美女说着,递给我一张名片,“名片上有我们律师事务所的详细地址和电话。”

在冷冽的寒风中,我吓出一身冷汗:我什么时候违反合同法了?并且还违反得如此严重?!

我连忙辩解:“我没有违反合同法,十多年来,我一直按月支付房产按揭款的。银行一直是从我那张专用银行卡上自动扣费的。中间肯定有什么环节出了问题。”

“谢先生,不管是误会还是别的原因,既然银行准备起诉你,你不能不理不睬,否则后果更加严重。请你明天务必来我们律师事务所一趟,否则一切按法律程序办。”武美女说完,和另一位美女消失在门外的寒风中。

我连忙细看那份起诉书,根据上面详细的扣费记录,以前十多年的扣费,一直很正常,唯独近期的十月、十一月份没有扣到按揭款。

到底出了什么状况?我无心重返创作世界,找到那张专用银行卡,慌忙跑到银行柜员机一查,卡上只有两百多元余额。

看来,是我自己疏忽了:十多年来,我一直往这张专用银行卡上一万两万地转款,然后让银行每月自动扣取,可是,由于近期沉浸于一部大长篇小说的创作,竟然忘记往专用卡上转款,导致余额不足,扣费失败,居然……

郁闷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上午,我和妻子一道乖乖地来到□□律师事务所。
这是一家非常气派的律师事务所。看来,只有做大银行的业务,才会有如此规模。

我和妻子通过重重关卡和层层登记,才得以走进其中一间小办公室。

这次是武美女单独接待我们。尽管外面偌大的办公室,每个格档里都坐满了工作人员,一派业务繁忙的景象。看来,武美女是我这桩案子的主办律师。

武美女长得美,也比较好说话,我们沟通了一阵之后,她让我签下一份按期付款的保证书,同意撤消这份起诉书。

但是,还是要我缴纳五千元钱。

她解释道,这笔费用包括撤诉费、办案费、违约金、税金等等。她还说,五千元是我们事务所最低收费标准了。

我和妻子再次懵了。

接着,妻子一阵软磨硬泡,加之一番刻意奉承与情感攻势,我又送给她一本亲笔签名的新书。最后,武美女动摇了,她说:“谢先生,想不到你是一名作家,我这次的办案费也不收了,我去请示一下领导。”然后走出了办公室。

最后,我们支付了二千八百元,总算了结了这场意外的官司。

世上还是好人多啊,我和妻子频频向武美女点头致谢,走出了□□律师事务所。

这时,街上飘起了久违的雪花,我的心情却无比沉重,也格外郁闷。

想想,我在××银行的长沙市分行先后办理了两张银行卡、一张信用卡,上面都有我的详细资料以及电话等,××银行就算无法在我那张专门银行卡上扣取按揭款,为什么不主动打个电话提个醒呢?

好,就算我十多年前留下的手机号码有变动,可是,我新办的银行卡和信用卡上都留有我的新手机号码啊,银行的工作人员在推销保险或其他银行业务时,可以不厌其烦地打我电话,为什么就找不到我的新手机号了呢?

就算××银行找不到我的新手机号码,我的房产总不会跑路吧,为什么不能派个工作人员上门提醒一下?就把起诉书往律师事务所一丢?!

说到底,银行办理房产贷款时,前期已收足了贷款者的利息,后期才是房贷的本金,这样一来,他们划不着另花精力,把起诉书往律师事务所一丢,多省事!

另外,银行和律师事务所既然有着密切的大宗业务,自然有着息息相关的经济往来,他们巴不得发生更多的业务费用呢。

水至清则无鱼,事至清则无图,说的正是这个理。

【作者简介】谢长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69年出生于湖南省洞口县。1987年开始文学创作,发表小说、评论、诗歌、戏剧、科幻、童话等作品500余万字。以长篇动物小说创作为主。文风古朴、词句醇美,入选“百班千人”书目。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