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城市镜像 风露清愁

作者:蔡英 来源:邵阳日报

湖南的春天,我想用“明”来形容。阳光是明媚的,呈现金子般的光泽,温暖里带着腾腾的热气,迫不及待地拉开草长莺飞的帷幕。那时的花朵也是明亮的,那是披荆斩棘冲破层层寒冷的勇气与智慧。秋天呢?我想用“净”来形容。晴日,天空高而远,呈现纯净的瓦蓝。水也是纯粹的深蓝,一圈圈水纹缓缓荡开,像一个幽远的梦。坐在樟树下的长椅上,秋风从耳畔柔柔拂过,带着草木干爽的气息,空气微凉。这天,这水,这风,都是纯真的,让人疲倦的身心渐渐安静下来。很多浮躁的东西从心底一点点清理出去,心就空下来。空下来的心,才能带着诗意欣赏这个尘世,打量身边的一草一木。

那天清晨,我沿着公园散步。在一片长满荷花的湖边,三三两两地架着三角架,镜头对着对面的湖滩。原来一群白鹭正在觅食,雪白的身体,修长的腿,不紧不慢地迈着优雅的步伐。它们时而把嘴插进水里,时而在草丛里寻觅,时而理理身上的羽毛。忽然一阵扑扑的响动,原来这群白鹭展开雪白的翅膀直冲上天。一抬头,对面的天空成了白鹭的舞台,姿态万千。满湖都是鸟儿清亮的啼声,愈显秋的幽远与洁净。难怪这里经常聚集着摄影爱好者,原来是为了捕捉“一行白鹭上青天”的诗意。

弯弯曲曲的湖岸种着各种花木,有的叶子落光了,有的结着累累的果实。独有芙蓉花渐次开放,倒映在清澈的湖水里,衬着远处蓝莹莹的天空,真是好看。芙蓉花白里透粉,花瓣里滚动着露珠,露珠在曦光里熠熠夺目,真似美人粉面含羞。怪不得黛玉的花影就是芙蓉。走近前,一对新人正在芙蓉花下拍婚纱照,他们眼睛里溢出柔情蜜意。不知是花衬了人,还是人衬了花,若再来一壶酒,可不可以算“当轩对尊酒,四面芙蓉开”呢?

深秋霜降,百花开始凋零,芙蓉花却傲然怒放,因而也叫“拒霜花”。芙蓉花清晨开花时是白色透粉,中午慢慢变成粉色,傍晚则渐渐变成深红色,一天三变,一生三色。公园里的芙蓉花,白的、粉的、红的,深深浅浅,错落有致,像一幅浓艳生动的油画。伸手轻轻捧起一朵芙蓉花,花瓣的脉络清晰可见,隐隐有淡淡的清香。随着天气转凉,芙蓉花的花期会越来越短,有时清早开花,晚上就会花落归根。这感觉,像极了薄命的美人,从初绽的风华正茂,到盛放的美丽绝伦,再到凋零的衰败冷落。

当我在芙蓉树下徜徉时,忽然听到湖边传来袅袅的丝竹声。寻声过去,原来有十来位银发老人,手持二胡、京胡、月琴、长笛等传统乐器合奏。他们微闭着眼睛,脸上带着陶醉的神情,偶尔望一望谱架上的乐谱。我不由驻足,虽不熟悉他们合奏的曲子,却感受到了中国民乐的魅力,带着扣人心弦的内敛神秘。

都说最美人间四月天,可在这天高云淡秋叶飘零的清冷季节,长沙城的每一处每一树芙蓉花,其美、其姿、其芳、其性,把这一季装扮得多姿多彩。湖南人是偏爱芙蓉花的,不然满城尽种芙蓉?若非如此,怎会有“秋风万里芙蓉国”“芙蓉国里尽朝晖”的磅礴与大气?

(蔡英,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散文集《南方草木记》《水墨村庄》)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