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樟树垅茶座 从书信到微信

作者:夏启平 来源:邵阳日报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在党的领导下,新中国的变化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与我们息息相关的衣食住行,无一不在变好、变美,变得更方便、更快捷。在此简单地说一下从书信到微信的巨大变迁。

改革开放初期,我们的通讯方式主要是书信,偶尔打个长途电话,发封电报,不过电报最快也要两三天的时间。1982年,我于邵阳工业技术学校制造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邵阳内燃机水泵厂工作,恋人却在邵阳县城关镇直属粮站工作,那漫长的5年时间里就只能鸿雁传书。书信往来,一般一个来回就得三五天。不过也收获了两样东西,一是在文字中“深化”了彼此的了解,在书信的“等待”中增进了感情;二是收获了“历史资料”,书信存了一箱子,保存至今。

女儿很小的时候,我因工作需要经常出差,有时时间较长,女儿一两个月见不到我。我回家后,女儿“认生”不让我抱。为此,每每出差,我都要给女儿用图画“写”信。比如,坐火车就画个大火车,乘轮船就涂个大帆船,去四川就画个熊猫吃竹子,到杭州就描个美丽的西湖,并在信中央画上竹叶或三潭映月等,用这种方法沟通感情,免得孩子“忘”了自己。只是书信“走”得慢,有时人已经回家了,可信还在路上。

1987年10月,我被派到距市郊近50公里的某乡搞社教,到了乡里后给家里寄了信报平安,却因信在途中“迷了路”,家里迟迟未收到。后来,县社教办转来我爱人的信,信中说:“你下乡快两个月了,不知你在哪里?也不知是死是活……”下乡期间,由于交通不方便,去县里开会办事,不是骑自行车就是搭老乡的小拖拉机。那时候路况窄小又坡高弯多,车马很慢,书信很远。

上世纪80、90年代,行政单位工作的传达,主要靠信件和电话。当时,我省有18个地市,一般电话沟通工作,先向省市县电信局长途台挂号,长途台再通过各地县乡的电信局转接,方可通话。有时开全省会议,光电话通知就要几天时间,一个会议下来,负责发通知的同志嗓子都喊哑了。那时候,普通家庭安装电话还很稀少。

后来,国家对普通家庭安装电话实行开放政策,电话开始走进寻常百姓家。由于安装及通话费用高,拥有电话的家庭并不多。另外,由于电话线路少,即便有条件安装电话的家庭,没有线路也枉然。上世纪90年代初,我家搭便车装上了电话,为把线路拽到我们楼里,找朋友托人才如愿以偿。当时,安装费用2700多元,是我们近一年的工资奖金收入。安装电话后,工作生活都方便了许多,也经常“接待”邻居来家打电话,或代接代转。感觉电话方便了生活,也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

不过,短短的十几年后,随着手机和网络的普及,我家座机电话也随之退出了“历史舞台”。

2000年前后,我用上了手机。最初,手机也只有移动电话和发短信的功能,那时,人们已经感觉方便了许多。近些年,随着手机功能的增加,“一部手机搞定一切”已不是神话,方便极了。逢年过节,通过微信发个祝福,天涯海角,天南海北,互致问候,加深了友情,沟通了亲情,开阔了视野,拉近了距离。

我表弟上世纪80年代初移民到新加坡,由于通讯不方便,当时一年都难得联系一次。电脑带来了“伊妹儿”(电子邮件),手机带来了微信,还有音频、视频通话,还是免费的,我和表弟经常通过视频聊天。真可谓天涯若比邻,真正感受到世界小了,人类逐步走向了“地球村”……

回望祖国发展的70年,我们走过了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历程,而我就是其中的亲历者、见证者。我由衷地感到骄傲和自豪,更期待着正在强起来的祖国明天更美好!

(作者系邵阳县作协主席)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