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家乡的灯

作者:赵大明 来源:邵阳日报

国庆节前的一天,我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青山庙。入夜,我站在庙门前的空坪里,抬头看向祖屋的小院子:只见小院里灯火阑珊,乡亲们家里不时传出欢歌笑语,那是他们在收看电视节目。在太阳能路灯的照耀下,我信步走在平坦的水泥路上。秋风习习,蛙鸣阵阵,惬意极了。

回到祖屋里,我打开电灯开关,客厅里明亮如昼。我的目光盯上了神龛上那盏煤油灯,往事即刻浮现在眼前……其实,我的家乡很偏僻,同时也很落后。上世纪五十年代,我的家乡连煤油灯都没有。

记得我父亲在去世之前的一个夜晚,突然与我讲起了祖辈点桐油灯的事来。

那时,一到晚上,奶奶就拿一个小碟子盛些桐油,放一根沾油的灯芯,划燃火柴点起,光线很暗淡。爸爸告诉我,就是那盏桐油灯,成就了我的祖辈和父辈。我的大爷爷、二爷爷靠这桐油灯成了晚清文武秀才……解放后,桐油灯照出我的父亲和散文作家赵海洲伯伯。

到了六十年代中期,一角多钱一斤的煤油可凭票购买了,家乡才点上煤油灯。

我读小学一年级时,母亲是人民教师,学校里给她配备了一盏马灯。于是,一到晚上,我们家的灯比乡亲们的要亮堂很多,为此,乡亲们对我家很是羡慕。

记得公社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来我家乡演出,戏台搭在庙门前的大坪里。戏台上挂了几盏汽灯,通亮通亮的,就像白天一样。那时,我就想,家乡的晚上夜夜如此,该多好啊!

改革开放后,我的家乡终于告别煤油灯。乡亲们集资,架起水泥电杆,从山外的人民公社扯来电,安装了电灯。记得通电的那天晚上,我和弟弟们以及院子里的小伙伴们高兴得唱呀跳呀,一直折腾到深夜一点多钟。

建设新农村,国家出资在我的家乡装起了太阳能路灯,从这个院子到另一个院子,再也不用打火把或手电筒照路了。后来,上级发现家乡人养猪的多了起来,便派来技术人员进村入户指导乡亲们沼气发电,用沼气煮饭、炒菜。再后来,乡亲们又在党和政府的支持下,发展起了水电。

从此,我的家乡电力充盈了起来,既有国家电网供电,又有沼气发电,还有水力发电。家乡的灯越来越明亮。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