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煮酒论史 陈尧佐书事

作者:陈扬桂

陈尧佐是北宋仁宗朝的宰相,他和哥哥尧叟、弟弟尧咨,在父亲陈省华和母亲冯氏的教导下,均成为英才俊杰。陈尧叟是宋太宗时期的状元,后官至宰相,因治国有方,倍受皇帝恩遇。陈尧咨文武双全,咸平三年中状元,曾两任主考进士的考官,后弃文从武做了大将军。陈尧佐是一位勤奋务实、政绩突出的良臣,中进士后,从最基层的县尉一级级做到宰相。他还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书法家,深受宋代文坛领袖欧阳修推崇。欧阳修在《卖油翁》中介绍陈尧咨射技的同时,更满腔热情地为陈尧佐写下洋洋2000余字的铭文赞叙。

陈尧佐为官清廉,爱民如子,死后被谥“文惠”,其冒险戮鳄、捐米救灾、筑堤治水等德政,掩盖了他的文名,而其书法成就更被宋代如蔡襄、苏轼、黄庭坚、米芾等众多名家遮蔽。但是,从典籍记载和碑刻遗存可以发现,陈尧佐的书法成就非常人可以比肩。

对陈尧佐的书法,《宋史》称:“善古隶、八分,为方丈字,笔力端劲,老犹不衰。”宋代王辟之的《渑水燕谈录·书画》介绍得更为详细:“陈文惠公善八分书,变古之法,自成一家,虽点画肥重而笔力劲健。能为方丈字,谓之堆墨,目为八分。凡天下名山胜处,碑刻题榜,多公亲迹。世或效之,皆莫能及。”“八分”这个名称出现于汉末魏晋之际,它是一种带有明显波磔特征的隶书,亦称“分书”或“分隶”。相传秦汉时期书法家王仲割程邈隶字的八分取二分,割李斯的小篆二分取八分创造“八分书”,故名。

从典籍的介绍可知,陈尧佐对隶书进行了改造,所书写的“八分书”字形特大、点画肥重,自成一格,被世人称之为“堆墨书”。这种点画肥重的“陈隶”,很适合题榜铭碑,当时请陈尧佐书碑题字的大有人在。

在宋代,隶书的身份、功用发生了改变,它不直接作为文人创作的主要对象,而被视作书法训练的重要基础,是书学修养的重要体现。宋初的隶书普遍存在因袭唐隶的倾向。陈尧佐的“堆墨八分”能够“变古之法,自成一家”,加入了自己的理解和改造,文人化的因素得到彰显,其积极意义是不可小看的。

在嘉庆《长垣县志》卷十四《艺文下·诗》中,可以看到《全宋诗》失录的陈尧佐五言绝句《登寺楼》:“晓日都门路,春风古寺楼。归心与吟意,自爱且迟留。”在同书巻十五《金石录》中还收录该诗的碑刻拓印,碑刻的字体正是陈尧佐亲自书写的“八分书”。由此可见,陈尧佐的书法结局大气磅礴,结体横向扩展,运笔秀美流畅,燕尾飘逸多姿,其字体风格表现为既端庄刚正、遒劲有力,又精到细腻、一丝不苟,即使刻到了石碑上,那细细的游丝依然清晰可辨。

陈尧佐的书法因特色浓烈、个性鲜明,既在宋代书法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也流传下来不少有趣的书苑轶事。陈尧佐曾与洛阳石中立同在相府共事,石中立一向诙谐逗趣,有一回竟然拿陈尧佐的书法开起玩笑来。在他们办公的政事堂里,有一张大黑桌子,石中立取来白色的灰粉,堆成一堆放在桌子的正中央,对陈尧佐说:“我经常学习你的堆墨书。你看,我已经能写‘口’字了。”陈尧佐知道石中立是在取笑自己的堆墨体书法,心里也不恼不急。类似的趣闻还有一则:陈尧佐任郑州知州时,曾在府中摆宴,一位伶人说:“我想写个字。”于是拿出一张大纸,用浓墨全涂黑,然后用白粉笔点上四点。陈尧佐问道:“你写的是什么字?”伶人回答:“这是堆墨书写的‘田’字啊!”陈尧佐听后一笑置之。

陈尧佐的母亲冯氏虽然贵为诰命夫人,但很体贴下人,常常带着儿媳们帮厨。如此家风熏陶下的陈尧佐,养成了为人宽厚,性情温和的品格。上述两则书法趣事虽然未必确有其事,但契合堆墨书的风格,也与他的性情相符。而接下来这则关于他的书法逸事,就显得不大可信了:传闻陈尧佐游览长安佛寺时,方丈请他为佛寺题词。一位侍从不小心打翻砚台,弄脏了陈尧佐的鞋子。陈尧佐一怒之下,便将毛笔塞进侍从的鼻子里,随行者无不大笑。依笔者看,爱民如子的陈尧佐断不会这样野蛮跋扈,他那稍微骄横一点的弟弟陈尧咨,做了将军后,还被母亲打了一拐杖。

(作者系湖南省作协会员、文史研究员)

来源:邵阳日报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