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艺术

邵阳诗韵 “诗家天子”咏武冈(外一篇)

作者:刘宝田

王昌龄(约698-756),字少伯。唐开元进士,授汜水尉,迁江宁丞。51岁时,贬龙标(今湖南黔阳)尉。留有181首诗作,题材主要为离别、边塞、宫怨。他诗歌的数量并不很多,但其艺术成就和影响却高于许多同代诗人,有“诗家天子”(或说“诗家夫子”)“七绝圣手”之誉称。在其不多的诗作中,有两首是写邵阳的。

其一为《送柴侍御之武冈》:“沅水通波接武冈,送君不觉有离伤。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这是诗人被贬龙标尉时的作品。柴侍御要经龙标前往武冈,少伯写了此诗送行。千古送行诗皆抒离别之情,但少伯此作却透着别致的情调。本写离愁,但字面上却“不觉有离伤”。为什么呢?因为友人要去的武冈,与龙标“沅水通波”,江河相“接”,道无艰危,且比邻相近,“青山一道同云雨”,同一轮明月相照,又何曾是“两乡”?一正一反,语气恳切,很自然地拉近了与柴侍御的距离,我们别如未别呵!多么亲切、亲近,诚挚之情叫人怦然心动。但毕竟是“两乡”而非“一乡”,而且是在交通不便、信息阻塞的时代,为让友人欢愉地前行,诗人以新颖的语意,轻快的调子,灵动的笔法,表达了人分两地、情同一心的深厚情谊。看似平直,实则曲而又曲,尽得“文曲”二字之妙,而又寓于无形之中,实在不枉为“七绝圣手”。

另一首《送程六往武冈》:“冬夜伤离在五溪,青鱼雪落鲙橙齑。武冈前路看斜月,片片舟中云向西。”

五溪,沅江的五条支流,分别为雄溪、横溪、酉溪、氵无溪、辰溪。龙标地属五溪地域,这应当也是诗人居于龙标时期的作品。凄冷冬雪的夜间,诗人以青鱼、橙齑为程六饯别,离别的伤感弥漫心头。想像着友人在前往武冈的旅途中,看着天边的一弯西垂的斜月,夜不能寐,舟中的云影也总是向西漂移。有一种解释说:“一叶叶小舟向着西边行进。”这是说反了。当时的武冈县治在今城步,宋代才移县治于今武冈市区。那么,武冈在龙标的东南,向西行到哪里去呢?或曰:少伯诗说的是“向西”呀。少伯说的是“云向西”,舟向东南,云向西流,说明程六恋恋不舍龙标之少伯,其实是少伯抒写别后思念程六的情思。这正如杜甫的“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本是自己行旅中见月思乡思妻,却偏写“闺中”的妻子在鄜州独自望月思他。以己推人,双相思念,其情更深,更感人。

“五言长城”的邵州诗

唐开元年间的刘长卿,诗工五言,自称“五言长城”,可见这位进士颇有几分孤傲不凡之气息。也许,正因为这种傲岸与耿介,他的仕途颇为不顺。进士及第后曾任海盐令,不久便贬谪至南巴(今广东境内)。后任监察御史、检校祠部员外郎。旋被诬陷贪赃,再贬睦州司马。德宗时任随州刺史。诗人身世坎坷,屡遭贬迁,常常陷入一种怀才不遇的痛苦、消沉之中。这种情绪,使他很自然地产生“倘许栖林下,甘成白首翁”“愿脱头冠与白云”的出世隐逸之思。于是,又很自然地结交僧道之友,唱和应酬,他与诗僧皎然、灵澈都是好友。

也许,正因为这种际遇养成的性灵取向,这位籍贯宣城(今安徽)的诗人,却有吟咏邵州的《望龙山怀道士许法棱》《寄龙山道士许法棱》《喜鲍禅师自龙山至》《茱萸湾》《送方外上人》等诗篇。可以推想,许道长、鲍禅师、方外上人,应当都是他在邵州修真或驻锡、挂锡的朋友。当然,这些诗中,缺失焕发的青春活力和洋溢的生活热情,更没有扶摇九万里的大鹏气概,但却有一种平和冲远、宁静淡泊的意境,赋予古邵州这片土地一种幽寂、和谐的气氛,一种空灵、深遂的诗意而令人向往。

在《望龙山怀道士许法棱》中,有句曰:“朝入青霄礼玉堂,夜扫白云眠石床。桃花洞里居人满,桂树山中住日长。”有仙气之氤氲,无人间之烟火,实乃倦搏于风浪的江湖游客的心灵港湾,飞厌于云霄的鹰鹏的幽静林窝。《寄龙山道士许法棱》曰:“悠悠白云里,独住青山客。林下昼焚香,桂花同寂寂。”情韵悠长,境界静寂,无风无波,似乎世界已经定格于此一瞬间,身神俱静。《喜鲍禅师自龙山至》云:“故居何日下,春草欲芊芊。犹对山中月,谁听石上泉。猿声知后夜,花发见流年。杖锡闲来往,无心到处禅。”幽寂中有生机萌发,静日里有流年暗转,旷远处显泉流月色,悠闲时悟禅机自然。读来觉心灵熨帖,灵魂安然,不知今世何世,无复再有秦汉。

来源:邵阳日报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